夸人的优美句子(夸别人漂亮的短句)

现代人学文言文,一个很大的动力好像就是学习古代人“夸人”的词汇。

之前在字画公司上班,老板专门整理了几页纸的吉祥词汇和吉祥寓意给我们。还说毕竟是在文化公司上班的,不能显得太没有文化。

我对那些四个字四个字的祝福话并没有太多兴趣,从实用角度来说,现在也好像不怎么用得到佶屈聱牙的“生僻字”。

我更喜欢诗词歌赋,更完整,更生动。

夸人的优美句子-1

今天给你带来了5篇最著名的描写女人美貌的诗词歌赋的选段,这5篇你大概率都见过,也曾想象过其中女主的容貌。但可能,还缺一遍细致的赏读。

5篇中三篇出自唐代,展示了那个年代女人最自信的姿态仪仗。一篇来自《诗经》,那是中华文化美的源泉。一篇来自曹植,才高八斗的曹子建信手挥洒心中郁垒,成为千古无人超越之绝唱。

夸人的优美句子-2

先看《诗经》的吧。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几句出自《卫风·硕人》。

柔荑,即柔软温润的白茅之芽。比之后世的葱指,玉指更加含蓄,也更加的优雅。

肤如凝脂,这是我们一直到今天还在用的形容词,可见一词一句生命力之伟大,只要词本身的魅力足够强,它就能够跨越几千年的时空,一直影响到今人的审美语句。

领即颈,蝤蛴为天牛之幼虫,身长而纯白,这里形容女子脖颈之优美。

瓠犀即瓠瓜子,也是白色,而且排列整齐,这里用来形容女子的牙齿整齐洁白。

手、皮肤、脖颈、牙齿。观察者的目光一路往上,也揪着读者的好奇心一路抬头看去。

提及女子容貌,中国的文化向来含蓄,很少有具体五官的描写,这里只用了4个字:“螓首蛾眉”。

螓音秦,是古代一种小虫子,似蝉而小,头宽广方正。于是螓首就用来形容女子前额丰满开阔;蛾眉也是一直用到现在的词汇,即蚕蛾触角,细长而曲。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是最得我心的一句,因为这一句里的女子有了动作,活了。

静态描述再多,也不过像是段誉在剑湖宫所见神仙姐姐之雕像,唯有巧笑嫣然于眼前耳畔,才会让人真切感受到美人之唯美。

夸人的优美句子-3

第二首是《长恨歌》。长恨歌中对杨贵妃的描写很多,有几句都可以称为千古绝句。

如还没有入宫时候的“天生丽质难自弃”;

如入宫之后初得宠爱后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如写唐玄宗对其专爱的“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如后来在海上仙山中,贵妃飘摇而来的“风吹仙袂飘摇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这些句子至今我们也还在用,但这几句还不是白居易《长恨歌》中最厉害的句子,最厉害的句子是: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为什么提这句?

这句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

从这句诗中演化出的成语“梨花带雨”,至今仍然是我们形容女子落泪的不二之选。

大家可以试着问一下自己,若路旁偶遇一美女哭得伤心,是否还能想到别的形容词?

大概是想不到的。

一树雪白的梨花在春雨中随雨落下,一想就凄美,一想就怜惜。

夸人的优美句子-4

第三首是李白的《清平调》,也是写杨贵妃。

《清平调》三首,最有仙气的还是第一首,我在不久之前的文章也做过赏析,大家可以参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夸人的优美句子-5

第4首可能没有那么出名,诗人张祜的《集灵台》

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

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杨贵妃一人受宠鸡犬升天,她的三个姐妹都被封了虢国夫人,其中,三姐就是诗中提到的虢国夫人。

历史上曾有一幅《虢国夫人游春图》饱受争议,因为不知道画中哪个人物是虢国夫人。最近又有新观点,认为其中根本没有虢国夫人。

学术界的争论纷纭与我们无关,举这幅画只是想要印证诗中“骑马入宮门”的描绘。

唐朝的女人是不惮于骑马过街、抛头露面的。当然还是会顾忌一些,带着垂纱的帽子遮挡容颜,但后面也就流于形式。

我之所以要选这首诗,也是因为它观察女性的角度很少见。

它是从精神层面来描写的。

“平明骑马入宮门”,“淡扫蛾眉朝至尊”。

两句之中透露着浓浓的自信。

虢国夫人的容颜现在不能得见,但我相信,她素颜朝天,骑马入宫的样子一定很惊艳。

夸人的优美句子-6

前面讲了三首唐诗,最后我们来看这一篇《洛神赋》。

《洛神赋》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秾纤得衷,修短合度。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延颈秀项,皓质呈露。

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云髻峨峨,修眉联娟。

丹唇外朗,皓齿内鲜。

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瑰姿艳逸,仪静体闲。

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奇服旷世,骨像应图。

曹子建不愧为曹子建,写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就一下子用上了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

几句之中,有远观亦有特写;有比喻亦有论断。从身形服装写到云髻修眉,从体态光辉写到丹唇皓齿。

曹子建似乎根本不想给后世人留余地,他的意中人就在这一篇《洛神赋》中永生,且无可超越。

《洛神赋》问世,谁又敢不自量力,与其度德量力,争个高下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12月31日 21:48
下一篇 2021年12月31日 21:5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