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旋一柱思华年(一弦一柱思华年隐喻)

南风:后来,我年轻有为,步步高升,终于官至丞相,同样是一个雪天,我遇见了知意,她如锦瑟一般天真善良,她是那么温柔可爱。

她感恩我帮她治伤,又解决了她们母女的生计,她总想着报恩,又觉得没有什么可以为我做的,只有用那一双巧手,为我做了衣裳,那普通又特别的衣裳我穿着莫名的安心。

那天我有些喝醉了,将知意错认为锦瑟,有种内心的隐秘的角落被发现的难堪,幸好知意并不知道我认错了人,她低着头不好意思看我,脸上可疑的红晕出卖了她内心羞涩与紧张,她匆匆的走了。

后来,我看到在看书的知意,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只是知意父亲留下的书有限,而有些句词晦涩难懂,自从父亲走后,便再也没人教她了。

在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社会,平常百姓家的女儿能识字便已是难得,像知意这样的更是少之又少。

那一刻,心仿佛有什么被一下子触动了,我便提出知意在完成当天的工作后,可以去相府看书,有不懂的可以问我。知意自是高兴地应了下来。自此,我们的相处多了起来。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慢慢地,她走进了我心里,在那天,我向她表明心意之后,得知她对我也是一样的心思,只是觉得自己身份低微,怕配不上我。

我也曾是平民出生,一路走到如今的位置,我心悦她,并不在乎身份的差别,她的出现,让空置了多年的心仿佛被一下子填满了。

只是在这个等级社会里,她就这样嫁于我难免惹人非议,我不想委屈她做妾,为了她能名正言顺嫁于我为妻,特意去求了皇上赐婚,本以为皇上不会答应,没想到皇上一口应下。

知意:初次见南风,我狼狈又惊慌,他是丞相,却对我这个平民百姓很是温和,他帮我治伤,帮我娘亲看病,又给我们母女安排了工作,刚开始我对他只有感激。

我也没有别的可以报答他了,便做了身衣裳想要送给他,我拿了衣服,到了相府,在小斯的带领下到了南风的墨渊居,小斯便让我进去,让我诧异的是,室内并没有丫鬟伺候。

只见精致的珐琅花瓶摆在角落里还插着几束新鲜的牡丹花,地面一尘不染,两把紫檀木雕花大椅,案几上放着名贵的青花瓷器和玉件摆设,墙上挂着一幅大家的山水名画,颇有些意境。

我放下衣服,便准备走了,忽然听到一声“别走”。紧接着有什么跌落的碰撞声,这声音是从里间传来的,好奇心驱使她掀开了珠帘,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鼻孔,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精致的雕花装饰的床榻。

只是南风好像喝醉了,不小心连同锦被一起掉下床榻,我赶紧上前扶起南风,怎料力气不足,反而被南风带的一起倒了地,以一种及其暧昧的姿势。

这一摔让南风有些清醒了,急忙拉着知意站了起来,原本紧闭着眼的他半睁开了眼,含糊不清的声音响起:“是你吗?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慌张的说明来意:“民女没有其他可以报答相爷的恩情,只为相爷做了件衣服,特意送来,还望相爷不要嫌弃。”

软儒的少女声音传入耳中,南风知道自己认错人了,俊美的脸庞略微有些尴尬的说:“放下吧,多谢知意姑娘。”

知意见到了不同寻常的南风,而南风有时也会想起那尴尬又暧昧的一幕,后来,南风有时去新开的铺子,视线便会落在知意那认真又美丽的小脸上。

知意见到南风心中欣喜,面上却是毕恭毕敬的,偶然一次,南风见到了在读诗经的知意,“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原来知意的父亲是个秀才,她喜欢跟着父亲读书,父亲只有她一个女儿,便也乐意教她。

久而久之的相处,让两人有了彼此相惜相依的感觉。

意外的发现让南风对知意有了全新的认知,而知意也很好学,时常去相府向南风请教一些书中不懂的句子段落,南风也很耐心,聪慧的知意一点就透,南风虽然官至丞相,却鲜少与女子接触,除了……锦瑟。

南风出生贫寒,他习惯了凡事亲力亲为,府中的丫鬟便也不多,没事的时候便让她们退下了,所以当初知意送衣服来才没有遇到侍候一旁的丫鬟,

终于有一天,南风向知意表明了心意,得知两人郎有情,妾有意,虽然两人有着身份地位的差异,南风却也不想委屈知意,更不想让知意受到世俗的非议,便向皇上求了圣旨赐婚,有了圣旨,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娶她为妻。

锦瑟:我本不喜欢宫中的尔虞我诈,可是华年待我极好,在我面前,他从来不摆皇帝架子,让我私底下唤他“华年”,而不是“陛下”。

他对我宠爱遭到一些妃嫔的嫉妒,她们总是暗地里想要害我,可是华年永远相信我,从不舍得罚我,在他的保护下,我没了初入宫时的担忧和小心翼翼,在这紫禁城里,过得在西洲一样自由自在,华年说待我诞下皇子,便封我为后。

当得知南风想求皇上赐婚时,我便想要成全他们,于是给华年说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丞相一直未娶,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女子,不如成全,这样他内心感激圣恩,为国为君才会更加尽力,华年果不其然答应了。

华年:明黄色的龙袍上绣着龙腾的图案,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衣袖被风带着高高飘起,飞扬的长眉微挑,黑如墨玉般的瞳孔散发着冷漠的气息,只是在看到贵妃锦瑟之后,那冷漠便不负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数不尽的温柔。

还记得锦瑟初入宫时,大概是因为出生西洲,不同于后宫其他女子的勾心斗角,她是那么单纯善良,虽然后宫佳丽三千,却只有锦瑟一人入了他的眼,他的心,锦瑟那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让六宫粉黛失了颜色。

他宠她爱她,又怕自己的宠爱招致其他妃嫔的嫉妒暗地里伤害排挤她,他是一个君王,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可能一直护着她,于是让她从不起眼的才人做起,后来锦瑟的位份一直晋升,终于成了宠冠后宫的锦贵妃,这份爱才变得明目张胆起来,在锦瑟诞下皇子后,又被封为皇后。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