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现代诗

野草

 

-1

你的外衣发黄、陈旧,

抵挡不住深秋的凉。

你把脚踝往泥土深处遁隐,

贴紧大地仅存的一点温暖。

 

冬天的脚步临近。

北风携带着锋利的刀斧,

就要剁碎你弱小的躯体。

 

抛弃这身残败。

你把一颗心连同根须一起

潜入黑暗深处。

坦然面对冬枯春荣

这寻常的光阴。

 

沉睡。只待春风唤醒

梦中的那片葱茏。

立冬

 

-2

朔风透过窗棂的缝隙

在晨熹微光中惊醒

温香沉沉的梦

西北风卷走多日的阴郁

也捎来凛冽的寒意

落叶衰草把青绿的过往封存

邮寄给来年

 

白昼的忙碌让人忘记

季节的转换

傍晚和清晨总会在你的耳边

轻轻提醒

冬来了,要住上一段漫长的时日

只到那个叫作春的姑娘

来换班

偶而,在正午金辉的暖意里

也会捕捉到一丝她的讯息

风来

 

-3

风来,携一场秋雨

打湿夏的衣衫

要等来年的骄阳重新晾晒

转身轻嗅着冬的气息

 

风来,送走一地繁华

那些浮华如春的旖旎

留在了记忆

匆匆赶赴另一场约会

这是宿命的轮回

 

风来,自作主张

刮瘦了星星的亮,月光的白

今夜,夜凉如水

漫过寂寂流年

 

风来,飞花落叶

像蝶的翅与梦一起吹散

却把种子留在土中

矜重沉静是这一季的主打

明媚热烈是过往与希翼

在寒凉里小心封藏

对话

 

-4

你说,别人都在看我

看我的与众不同

 

看我娉娉袅袅

在秋天小雨中撑伞的窈窕

看我蓝色长裙上洁白花朵的娇俏

 

不,看你像从远古走来

 

看我脚步里踩出的唐风宋韵

如平平仄仄的顺

玉样温润

 

不,看你不谙世事的格格不入

 

看,那只瓷瓶娉婷的身

冬天插一枝梅的新,夏天插一枝荷的纯

就有了春

 

无用,就像你

 

我们买一颗白菜吧

饱满朴素

做一锅暖胃的汤,炖煮

实实在在的温度

好,你说

月光

 

-5

那夜的月

像光洁的脸

滋润饱满

你眸子的亮,盖过了星辰的闪

我在那汪深邃里迷失

 

我看着你

你看着远处的风景

桃红李白只是东风的追逐

不是我梦的绮丽

凝望,只痴于你的丰满或清瘦

 

高处不胜寒

冷却澎湃的心潮

春花落尽,西风又误

青鬓遮不住霜色

我望你成石

终究不见,那一回首的温柔

那一季

 

-6

那一季

花开如霞

芳草萋萋

青春如风

风如剪,瘦了谁的心事

 

一纸相思诉玲珑

百转千回

水复山重

寻不见那三个字的葱茏

 

溪芦花似雪

芦笛欲吹絮飞落

梦里秋风霜月白

水面缤纷

起了萧瑟

 

光阴斑驳的影叠错

手握盈虚,抖落成空

未在指缝间停留

只是

暮然回首

那一季的风华依旧

秋雨夜的忧

 

-7

车轮在马路上涩涩驶过的声音渐远

我不需靠近在窗前

就知道秋天夜晚的雨已淋湿了地面

 

放下母亲的电话,却放不下心头的沉

母亲说,大弟的左耳听不见

明天要来住院

我想起他因为车祸已失明的右眼

 

我不愿去回想

那个晚上的惨

他肿胀变形的脸

鲜血染透的衣衫

眩晕着母亲嚎啕的悲声

泪水像决堤的江流,没有流在我的脸

却汹涌着漫过了我的心田

 

重症监护室外

父母无助痛楚的凄然

侄女稚嫩茫然的泪眼

他离异,生活的不幸没有另一个肩膀可与他共担

 

母亲的头顶,一夜之间多了一个铜钱大光洁的圆

那是斑驳的发,整缕地脱落

苍老的背驼起日常的艰难

 

我不想看

诊断书上的文字叫人心颤

眼球破裂,从此他那耷拉下的右眼

再也撑不起双眼皮的重

再也看不见光亮

高挺的鼻梁断裂塌陷

上颌骨粉碎骨折……

每一个字都是滴血的疼

 

我不想说

官司过程的冗长繁杂

全责肇事方的躲避冷淡

我知道

家人亲友和领导同事的关怀哀怜

最贴心的温度,能减轻身体的伤痛

帮他度过那段难捱的熬煎

 

我不知道明天医生的诊断

会不会带给母亲更多的苦痛

这夜晚的秋雨湿冷地揪着我心底的忧

我希望他的日子不是在烟和酒的麻痹里颓废孤单

希望母亲不要再整夜地失眠

雨打风吹去,吹去她心里的愁

有一个安稳的觉

秋阳舒展的颜,依然是明晨慈悲的暖

淡淡篱边人

—那时我还很小,依稀记得你抽烟的样子,我的邻家孤寡老太。

-8

你坐在院子的墙边打盹

深秋午后的阳光很暖

照着你的白发

也照着篱笆边的几株菊

菊开的真好,黄的,白的,紫的

饱满又纯粹

让人忘记悲愁和寒凉

 

拐杖静静地靠在墙壁

陪着你一起打盹

似乎也在做着梦

梦见你新嫁娘时娇媚的样子

你只做了三天新娘

三天后,你是未亡人,你是烈属

 

青灯黄卷度余生

你迈着小脚走在旧时光的寂寞里

从凉薄的日子里走过

走过青年,走过走过中年,走过春,走过夏

你一个人熬着岁月的炎凉

转瞬青鬓变银丝

 

宁谧的夜晚,孤灯冷月

照着你床前早已为自己备好的棺椁

照着那只装着嫁衣的陈旧樟木箱

照着你手里长长的烟袋

一点一点闪烁的光亮

一圈一圈缭绕的烟雾

带着你唇的温度

温润夜色,消散忧愁

 

白昼,你浅浅的笑隐去苦痛

用善良朴实安度日常

宛如素贞的篱边菊

花瓣点缀萧瑟

清风里幽香淡淡

 

初心未忘,细水流长

你是那淡淡篱边人

作者简介

 

袁敏(孟启居士)江苏省沭阳县粮食公司财务出纳,沭阳诗词协会会员,忽然花开文学网站诗词栏目副主编、中国诗歌网江苏诗社宿迁分社《宿迁诗歌》微刊编辑。喜爱古典文学,有诗,词,赋,散文发表于《中国诗歌网》、《中国好诗词》、《作家导刊》、《春风有约园》、大连城市文学《蓝色弧线》、中华文艺赤峰《冰雪诗苑》、《关东情文学大观》、《宿迁日报》、《宿迁晚报》、《石榴》、《虞美人》、《粮油市场报》、《宿迁粮网》等多家文学网站和报刊。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12月18日 15:52
下一篇 2021年12月18日 16:09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