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

  • 说话的小草

    他还是来了。 已经两年了,又是晴天。乌兰山下,行人不断,我静静的冷眼旁观着。黄土大地上偶有几只蚂蚁,以小小的身躯扛着丰厚战利品返回洞穴。这种场面我早已司空见惯。在乌兰山的两年里,我…

    2022年4月7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