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下雪的唯美散文(深秋下雪的唯美散文)

2021年的初雪落下,朋友圈霎时间成了雪的世界,洋溢着喜悦的气氛。对于在北方住惯了的我们来说,只有下点雪,生活里才

2021年的初雪落下,朋友圈霎时间成了雪的世界,洋溢着喜悦的气氛。对于在北方住惯了的我们来说,只有下点雪,生活里才有灵魂,只有下过大雪,才是真正的富有韵味儿的。透过窗户,看到远处的楼顶、屋顶上,近处的地面、草丛里,全都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俨然成了一个童话的世界,我深深地陶醉在这晚秋的第一场大雪之中。

天色刚亮,伴随清晨第一缕晨光到来的还有第一场雪,真是:曙光千里照人间,又见飞雪踏冬来,落尘自有雪来扫,一片净土储田园。雪微小的象盐粒儿,若有若无的,又像树上摇落的轻霜 ,不摇是没有的,然而是谁的圣手,在哪里摇又是不知道的。只是远处望去,地上已是一片雪色遥看近却无的诗意。风吹过,有的地方就像被轻霜呵过的玻璃,开出奇妙的无法想象的白色的花朵。太阳原是没有的,后来是片片白光在云里穿行,后来终于露出了半个间或整个的白玉般的面庞。整个世界是和谐的白,包括人们佩戴的白色口罩。

散文:灵台初雪,比初恋还要美/冯永乐

窗外的杨树,枝头上零零散散挂着几片叶子,随着雪花的沉积,树叶漫漫垂下头,那平日”趾高气扬”的风光一去不返,或者说,它以谦卑的姿态迎接这残酷而美丽的季节。”低头”或者说贬义的成份多了一些,生活并不是每个人都按各自的意愿行事,深居其中,很多人或事,很多人,事物与环境是我们无法改变的,有时候,为了某种意愿,为了某个人,不得不低头,但低头不等于妥协,不等于卑微,话有三说,人有两作,不卑不亢,赢的心安,输的释怀,就像这些零零散散挂在枝头的杨树叶子一样。

有人说初雪像初恋,都一样的纯洁美好。初雪的惊喜,就是这么不期而遇,初雪,像少女,羞羞的,怯怯的,柔柔的,悄悄的,美美的,美在心头,美在眉梢,美在每一个初见它的人们的喜悦里。

一路雪伴一路观景一路心情。马路上没有积雪,只有湿湿的路面,这下洒水车师傅可以休息了。雪,存在绿化带内,存在路边的树叶上,存在墙头上。雪中的空气依然的很清新,雪中的我,心情是如此的欢欣。

雪落得很轻很轻,时光簌簌,岁月在旷野里遁入天际,这时,才想起在这尘世浮华的背后,还有一份浅浅的挂牵,这浅浅的感觉,也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萌发,每每它促使我想送出一句问候,一句叮嘱,一句很挚情的想念!天遥,如雪轻,薄,如雪一般把心里的念想化入你窗前;地远,如雪净,甘,如雪一般把我对你的情感埋进心灵深处,即使多年以后,我依然会记得我们相爱过,这就够了。

不负光阴,当黄昏离我越来越近的时候,我见到你,承认时光飞逝该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那时我们,已经守护着各自的清苦岁月过了半辈子,迟来的遇见,像这初雪一样,甘甜,纯净,自然,恰如其分。时光在那一刻也为我们开启了年青时的热情,奔放,然后又像初雪融化时那样无声无息。

雪真的开启融化了,一缕薄薄的阳光穿透云层,也刺破初雪的肌肤,你瞧,一棵老槐树下,雪正在一滴一滴融化,来年的春天也许指日可待,那时的我们,是否依然愿意做一颗带着期许的尘埃在红尘中相遇……

作者简介:冯永乐,80后文学爱好者,有新闻、摄影、诗歌、散文作品散见于报刊、网络,系灵台县皇甫谧产业园管委会开发交流科科长,平凉市摄影家协会会员,灵台县博物馆理事,灵台县政协文史特约研究员。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