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的秋散文(青春唯美散文)

宁琳净小城的秋天像羞涩的少女姗姗来迟。十月下旬,放眼望去仍然是满目绿色,苍翠欲滴,除了街头零星的银杏点其间,你很难感觉已经到了深秋。而此时的家乡,早已是层林尽染,漫山遍野全都披上了黄红相间的秋装,宛若雍容典雅的贵妇人,浑身散发着成熟的味道。由于“森林”工程的推进,现在的小城,随处可见银杏安详的身影。她们像深藏不露的天仙,静静地矗立在丛林,散

宁琳净

小城的秋天像羞涩的少女姗姗来迟。十月下旬,放眼望去仍然是满目绿色,苍翠欲滴,除了街头零星的银杏点其间,你很难感觉已经到了深秋。而此时的家乡,早已是层林尽染,漫山遍野全都披上了黄红相间的秋装,宛若雍容典雅的贵妇人,浑身散发着成熟的味道。

由于“森林”工程的推进,现在的小城,随处可见银杏安详的身影。她们像深藏不露的天仙,静静地矗立在丛林,散发着迷人的气息,与其他树木和谐相处,从不张扬显摆。

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一袭秋风,三瓢秋水,便把羞涩的少女打扮得宛若弹奏钢琴的古典少妇。郭沫若在散文中曾经写道“秋天到来,蝴蝶已经死了的时候,你的碧叶要翻成金黄,而且又会飞出满园的蝴蝶。”多么形象生动的描绘!半扇形的树叶在秋日的照耀下,灿烂宛如金色蝴蝶在微风中翩然起舞,沙沙的响声像一曲古典的歌谣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秋雨过后,树下便落下一片橙黄的树叶,远远望去像一条金色的地毯延伸而去,随时恭候迎接尊贵的客人。

小城有一条大道,道路两侧全部是清一色的银杏树。一排排挺拔的树干随着路势,蜿蜒逶迤远去。枝枝杈杈规则地绕匝在树干周围,向蓝天伸展开来,橙黄色的叶子在蓝天的映衬下,分外妖娆动人。上次驱车路过,恍若置身童话世界。若非公事缠身无暇逗留,真想下车徒步其中,敞开心扉与自然对话,放松身心与银杏拥抱,感受它那令人窒息的美丽。

郭老在散文中曾经赞美银杏“你的果实可以滋养人,你的木质是坚实的器材,你的落叶也是绝好的引火的燃料。”然而于我,我看重的不是银杏的实用功用。凡是果树都可以滋养人、做木材、当燃料。而银杏则迥然不同,作为植物中的活化石,享受盛誉。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曾经一度濒临灭绝,但是靠着自己顽强的生命力和适应性,不断生殖繁衍。无论是以前贵为国家保护植物,还是现在“飞入寻常百姓巷”,银杏从不张扬个性显摆自己,总是默默地为人类服务,以“小家碧玉”似的美丽诠释者生命的意义。

春天生机盎然,处处萌发着生命的种子,但是我更喜欢秋天,尤其喜欢银杏叶子装扮的秋天,它不仅散发着成熟的味道,而且诠释者为人处世的道理。正如郭老笔下你的样子“那是多么的嶙峋而又洒脱呀,恐怕自有佛法以来再也不曾产生过像你这样的高僧!”

我爱秋天,我更爱银杏的味道!

我爱秋天,我更爱银杏的韵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