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唯美散文简短(抒情唯美的散文简短)

《菊园赋》文:周政深秋,时逢重阳,沿着金牛山细竹般的山路,我来到友人那令人心醉神弛的菊园。这是一座普通的农舍,我的友人初名音叫它《菊园》。竹篱

《菊园赋》

文:周政

深秋,时逢重阳,沿着金牛山细竹般的山路,我来到友人那令人心醉神弛的菊园。

这是一座普通的农舍,我的友人初名音叫它《菊园》。

竹篱扎绕的围墙上,爬满了残留着的豆角、丝瓜、佛手瓜、牵牛花的枯蔓。

菊园不大,却种满了白菊、绿菊、绣球菊……

初名音虽生在农家,却博古通今,喜以吟诗习画,种菊养性,称得上乡村的高洁之士。

初名音喜画,时常背上画板上金牛山写生。不为排遣闲愁,只为寻觅真,寻觅美,寻觅爱。

一次,他见一只锦鸡忽地飞起,在锦鸡飞起的地方,山腰野酸枣树间,他发现有株镶金边的金菊,在风霜中怒放着。

他忙支起画板在沟堰上画起来,快画完时,抬头看到一个肩背篓,手拿铲的女子,站在山腰沟堰上挖起了那株菊。他惋惜地重重地叹了口气。那女子惊回首看他时,不慎一脚踏空,他忙喊:“小心!”扔掉画笔,上前托住了她的腰。

那女子是白云。

他们相爱了。

青未了|散文《菊花赋》

两人每日一起“朝饮木兰之坠露”,一起“夕餐秋菊之落英”。生活倒也逍遥快活。

然而,每日里情意缠绵后,初名音仍觉得生活中还缺少点什么似的,不是空虚孤独,不是寂寞无聊。

婚前一个月,初名音忽然对白云说:“咱办个家庭学校吧,我当老师,你当师娘。”

白云羞笑不语。

他们省下结婚的花费,盖了东西两排厢房,置办了黑板、课桌等。夫妻俩就硬是招收了四个班、八十多个学生,他们的父母多是进城打工扔下了他们。期末考试,四个班均拿了全县数学、语文、历史、英语第一。他俩第一次当着学生的面抱头流泪了。后来,村里学校的校长和镇上管教育的镇长,一大群人来到他们的家,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后,责令他们停办学校,并封了他们的教室,说这是违法!

初名音当时啥也没说,看了眼满院的菊花,默默地点了点头……

下午,我们三人依旧各自沉浸在那种超然的寂静中,谁也不忍打破。

又过了一会儿,初名音很洒脱地端起酒杯来:“人的一生,难免有些不尽意的,教孩子们知识,教孩子们学做人,俺觉得没错。他们封了教室的门,俺再揭下来嘛!”

“学校你还要办下去?”

“办!再招四个班!”

太阳快落山了,我起身准备告辞。

白云浅笑着说:“大凡文人皆爱菊,不知这盆山石黄菊,你是否欣赏。”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哇”,多好看的一盆菊抱山石呀!多好的菊花盆景呀!菊高二尺,依着盆中的枯木与石柱临风而立,细长的黄色花瓣,孤单单几片绿叶,整个体态显得潇洒而刚毅,那么不惧风雨的样子。我不由得看眼身旁的初名音,他也临风而立,那消瘦的肩头,在风中瑟瑟,很像一株傲霜的菊。我看看菊,再看看他,心中陡然生起敬佩之情:老兄,真君子也。

初名音说:“花有清香月有阴,愿你永远爱它。”

是啊,世上人人都有一分爱心,纤弱的生命就有了保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月9日 04:09
下一篇 2022年1月9日 04:55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