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的情感散文随笔(唯美抒情散文随笔)

作者:悠悠我心(青海)宋代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中写到“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人在感情上是贪婪自私

作者:悠悠我心(青海)

宋代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中写到“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人在感情上是贪婪自私的动物,自从与你相遇,颠覆了我对这句流传千古的绝唱的认识。我多希望自己能朝朝暮暮与你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在跌跌撞撞前行的路上与你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相惜,走进彼此的生命里,刻进灵魂里。感觉这是上天赐予的一段美妙的缘分。感情是一种奇妙的东西,说不透道不明,是一个无法解读的密码。

在茫茫人海中的相遇,大千世界中的相识 ,人来人往中的相知。不得不感慨,或许是我们前生的约定,所以今生才会有如此美好的邂逅 。每当你风尘仆仆地奔赴我而来,哪怕不言不语也胜过世间所有的温柔。你的深情会融化我的心,我也拥有了女王级的待遇。我该拿什么感谢你,回报你——我的爱人。我没有什么实力,只有一颗深爱你的心。

我深感自己是上帝的宠儿,所以才遇到你。我深感真正的快乐,莫过于与温暖的人安然相伴,在寂静的光阴中对望成诗,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人世间爱的最高境界,不一定是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也不是山盟海誓,而是我懂你。只有同频率的人才会洞悉彼此内心深处的柔软,能够理解你的欲言又止,心疼你的不容易,读懂你的情绪,分享你的心事。不必过多言语,一个眼神,一次包容,一份理解足矣。

散文随笔:情陷在浅秋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想一个人的时候,夕阳是你,晚霞是你;斜风是你,细雨是你,点点星辰也是你。”今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些话的含义。每天的想念如此之深,每次的相聚却如此之短;每次的相处如此之美妙,每次的离别却如此之难舍。我该拿什么挽留飞速流逝的时间,拿什么词语表达我心中的那份离去时的难舍之情。我无能为力,唯有默默地目送你的离去,然后默默地消化心中的那份失落,那份患得患失,还有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对你默默的思念与期待。

愿我们在彼此的思念中期待下一次的相见,且行且珍惜,在落日的余晖中留下我们相伴前行的身影。

作者简介:张晓英,笔名悠悠我心,青海民和人。2002年走上三尺讲台,辛勤耕耘在教育的这块沃土上。喜欢看书,听音乐,更喜欢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觅一处清幽静谧的角落,执笔画心,将生活的点点滴滴珍藏。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 抒情的唯美散文随笔(晚霞湖边的主人的唯美散文随笔)

    晚霞湖边的主人【散文随笔】李三祥沿着晚霞湖西边的九曲桥走廊,边走边看,行一路,看一路,总是觉得有看不完的美景,在你不经意间时不时会感动我们!漫步在落日余晖和晚霞斜照中的湖水之域,一行人走走停停,陶醉在大自然神奇多姿的美景之中。徜徉在湖水中央,漫步走过行道桥,看夕阳映照下漂浮的

    2022年1月10日
  • 冰封的湖面散文随笔(有关雪与湖的随笔)

    早晨刚醒,风儿便溜进窗隙,送来一缕灵动的清寒。一阵久违的感觉拂过心头,下雪了吗?抬眼望去,窗上已覆上一层浓浓的雾气。屋旁的青松每一根枝条都落满了厚厚的雪——我很少看见“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景象,更多的时候,老松将雪当成迷路的雀鸟,温柔地举着双臂让她们小憩,从不舍得将她们弹开。我望着窗外的雪花,一些思绪也渐渐纷纷扬扬了起来……雪是最懂得生命的意义的。从天空到地面这短暂的时间里,她尽情地

    2022年1月7日
  • 的爱情散文随笔(天地悠悠,惟情最长久随笔)

    天地悠悠,惟情最长久作者:张体龙(江苏)年轻时,对于人生想的很少。多年以后,我仍蹒跚在人生的道路上,见惯了周围熟悉的人走着走着就掉了队,从此就离开了我们。他们或因老、或因病、或意外而离去。这时的内心里难免不会触动,想的也就多了一些,时常会想人生的真谛到底是什么?一你说是吃吧,不怕你笑话,有段时间公司里上新设备,我的一位朋友天天要陪着客人到酒店里吃饭,也算是享尽了口福,但那段经历给他留下的是

    2022年1月7日 作家随笔
  • 秋天散文随笔500字(伤感散文随笔)

    作者:子墨五月,入了夏的时光缓缓,季节的风吹皱了一湖碧水,展开了一幅幅画卷。花间行走,蔷薇月季开得正好,等着有心人来赏,等着有心人走入时光的诗画里。阳光下,人来人往,暖暖的贴心的光线平行着生活

    2022年1月8日 作家随笔
  • 2021感悟生活散文随笔(文人感悟生活散文随笔)

    当手机日历上的蓝框字,差不多接近底部时,我猛然觉醒,2021年的时光真的要飘然而去。三个月前刚从工作的山里回到久离城里,感觉,城中蜗居的小屋真是很静。孤独的风从窗口悄然而来,只掀动窗前梧树轻轻的摇曳。偶尔几声邻家猫,在阳台上咪咪叫,到也衬托了几分幽然之意。今夜江南无雪但有月光,想起曾经山中柴扉小叩的想当然,只停留在微合的书本上。屋间的灯并不明朗,幽

    2022年1月8日 作家随笔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