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回忆的唯美散文(描写梧桐的唯美散文)

望着工作台两边刚刚换上不久的两盆兰草,思绪又开始上演漫无边际的遐想,根本不知道她的真实名字叫什么,始终认为她们应该是君子兰,随心签了个QQ心情也以君子兰名之其实自己心中也是有所疑惑,君子兰是何等高贵的兰草贵族,大厦物业也未免实在大方。边上网追寻心中疑问,果不其然,此兰另有其名,曰“金边吊兰”。此兰刚取代大叶缀草没有几日

望着工作台两边刚刚换上不久的两盆兰草,思绪又开始上演漫无边际的遐想,根本不知道她的真实名字叫什么,始终认为她们应该是君子兰,随心签了个QQ心情也以君子兰名之

其实自己心中也是有所疑惑,君子兰是何等高贵的兰草贵族,大厦物业也未免实在大方。边上网追寻心中疑问,果不其然,此兰另有其名,曰“金边吊兰”。

此兰刚取代大叶缀草没有几日,怎能如此萎靡不振,叶尖黄黄,毫无生机,枯萎的叶片散落在盆沿,有的叶片甚至有些曲卷,这样的姿态是在躲避什么呢?这样的观赏视觉失却了我对兰草那片美好的记忆。

幽幽的记忆,忽明忽暗地闪现在眼前,记不起确切的日期是何月何时何辰,只记得自己还是少年时。也许是祖脉的缘故,我对于花草有几分怜爱。时常偷偷越过姑奶奶家的院门,独自或是几人一同观玩那些美丽的花花草草,姑奶奶可谓大家闺秀,性情倒不是那种柔弱的小家碧玉,甚或有些刻薄为人,挑拨离间。但是这些对于一个人,对于自然地热爱丝毫没有影响。记忆总是模糊的,一日,在无人的时辰,我偷偷地从那片没有人照料的兰草中,剥取了几枝,挖个坑取斜土,浇些水。把兰草养在自己的家院中,应该是那片葡萄藤下,单纯的想法就是这几枝带有些本土的兰草能够繁殖出一片茂盛的针片枝叶。

有意的取之,埋植,却无心地养着这几株兰草,不知自己是何意,我没有把那几株兰草栽植到院落西墙边的那一片月季,还有些药草,一株从未开过花的玫瑰当中,是不是兰草确实清高,冥冥中暗示了我,实在说不清源于何故。

冬去春来,夏隐秋至,一个生命季节的往复循环,无心的兰草却自己创造出了自己的生命辉煌,繁衍得如此茂盛,本身几株稀稀拉拉,那时却神奇的繁育出一片,簇拥着,似乎争着要呼吸大地的精气。野兰草的生命如此的顽强,点缀着整个小院绿色生机盎然,月季日日争辉,月季似乎总是稍纵即逝,美丽来得早,花容凋残的也是如此之快,残留的芬芳也只是短暂的诱惑了人类的嗅觉,没有扎住人的心房。

野兰的那些花儿一窜窜的扎在条状的弧度中,没有多少绚丽但却有几分幽淡的清新,没有造作的虚伪,真真切切的四季常青的绽放着自然的神力赋予生命的美丽。

回忆着记忆碎片中的那点幽淡之情,再定眼眼前的两盆金边吊兰,不免心生些失意的感觉,是什么阻止了生命力的无限释放。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月4日 20:05
下一篇 2022年1月4日 20:5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