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瓜子唯美散文(瓜子情缘散文)

文/张福献图片/来自网络同事小耿老师就要结婚了,她给我们办公室里送来了喜糖、花生和瓜子。我喜欢嗑瓜子,喜欢瓜子嚼在嘴里的香喷喷的感觉,我总觉得,我和瓜子之间有一种独特的情感和缘分。上世纪80年代初期,农村还很贫困落后,物质条件极为匮乏。那时,我尚在幼年,家里没有

文/张福献 图片/来自网络

同事小耿老师就要结婚了,她给我们办公室里送来了喜糖、花生和瓜子。我喜欢嗑瓜子,喜欢瓜子嚼在嘴里的香喷喷的感觉,我总觉得,我和瓜子之间有一种独特的情感和缘分。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农村还很贫困落后,物质条件极为匮乏。那时,我尚在幼年,家里没有什么零食可吃,偶尔能吃到一块糖,便是绝好的待遇了,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哥姐们参加工作。二姐嫁进了县城里,每到周日,她和姐夫都要回娘家来看望父母,那时,我才知道,葵花籽经过加工后竟能做成味道极佳,清香扑鼻的瓜子。

姐姐带来的瓜子,我特别喜欢吃,父亲母亲总要给我留着。每当放学后,我就钻进堂屋里,大快朵颐,在地上制造出一地的“垃圾”——瓜子皮。父亲和蔼可亲地坐在我的身旁,一边陪着我嗑瓜子,一边和母亲聊天。

那时的我是个“小人精”,吃瓜子的速度极快,吃相也极其贪婪,嘴也极馋。我埋在沙发里,不停地磕着瓜子,其聚精会神的程度不亚于中学时代的我在课堂上听课的状态。我用牙齿咬啮开瓜子皮儿,再用舌尖一舔,一粒瓜子便跌进了嘴里。二哥戏谑地说我是“手脚并用”,我反唇相讥,笑他“太笨,连个瓜子也吃不进肚皮”。堂屋里传出来一阵阵的笑声,吃瓜子的氛围是有趣的,也是融洽的,和睦的。

我喜欢用牙齿嗑瓜子,久而久之,牙齿上便留下了深深的痕迹,我给它们起了个名字,叫做“瓜子豁”。许多年后,身边总会有人注意到我牙齿上的豁口,我就笑着解释,那是“瓜子豁”。我就会想起英年早逝的父亲,想起幼时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磕瓜子的情形,心里就有了痛痛的感觉,鼻子上酸酸地不是个滋味,眼里也有了些湿湿的感觉。

散文Ⅰ瓜子情缘

成年以后,我依旧喜欢吃瓜子,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瓜子的品种也多样化了,有鸡汤味的,有焦糖味的,还有原味的,嚼在嘴里,依旧是香气扑鼻,沁人心脾。前几年,瓜子又有了新的品种,是用一种个头极小的葵花籽——油葵做成的,我却没有耐心去一粒粒地嗑,抓起一把,就放进嘴里咀嚼,然后把残渣吐进垃圾桶里。妻子笑话我了,说是有点像猪八戒吃人参果的样子,我笑笑,不语,然后,又把一把瓜子塞进了嘴里,味道浓浓的,却有点太咸,没有一丝斯文的样子和感觉。“当心。扎嘴,卡着了。”妻子嗔怪起来。儿子站在一旁,笑了起来。妻子便红了脸,转过头去。我的心头热热的。超市里还有西瓜子,南瓜子等新品种,瓜子已不再是稀罕的食品了,早已走向了千家万户,融进了人民的生活之中,这一切却都要归功于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了。

那年,我和妻子结婚,母亲让我俩去购置婚礼时用的瓜子和糖果,母亲特意叮嘱我们,要多买一些。我的婚假结束时,母亲用一个大大的洗衣盆把瓜子、糖块和花生拌在一起,装进了方便袋里。于是,第二天,办公室里便有了一包包的糖果、花生和瓜子,一连几天,老师们都很开心,地面上每天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瓜子皮,可忙坏了值日的老师们。母亲说,同事们待我挺好,得好好地犒劳一下他们。母亲那颗感恩的心如金子一般,闪耀着夺目的光芒,照亮了我的一生,照亮了我前进的道路。

“这瓜子可真香!”下课了,刚进办公室的老师们品尝着美味的瓜子,商议着去参加小耿老师婚宴的事儿。“这瓜子有鸡汤的味道。”我慢慢地品尝着瓜子,回味着过去的日子,怀念着童年时,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埋在沙发里,一起吃瓜子的情景……

这瓜子的味道,似香喷喷的鸡汤!似春天盛开的牡丹花香,似夏日槐树林里飘荡的槐香,又似中秋时节的桂花清香!真美!我惬意地笑了。

作者简介:张福献,原名张慧峰,山东省成武伯乐一中地理教师。用诗歌记录人生的喜怒哀乐,用文字叙述世间的善恶美丑;好读书,喜书法,要颂尽人间真情,言尽世间不平。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有作品收录于《中国乡村》、《师兴旷远》、《清泉录》中。著有中篇小说《吉祥和他的伙伴们》,还有短篇小说、微型小说、散文、诗歌若干,共数百万字,作品散见于各网络平台。

壹点号 张慧峰作品选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