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青春唯美散文(青春唯美散文600字)

七月,流火的天。这天地发威的时节,植物尽情生长,催生出盛夏浓烈的绿色。大自然的色调迅猛汇聚、浓缩起来,像一条条小溪,一旦流进江河,抵达海洋,早已深得听不到那源头的声音。这时的绿,如同大片的水域,汪洋晃荡,蕴藏着深渊的美。这种深渊的绿,呈现出一种万水千山的壮阔与万马

七月,流火的天。

这天地发威的时节,植物尽情生长,催生出盛夏浓烈的绿色。

大自然的色调迅猛汇聚、浓缩起来,像一条条小溪,一旦流进江河,抵达海洋,早已深得听不到那源头的声音。

这时的绿,如同大片的水域,汪洋晃荡,蕴藏着深渊的美。这种深渊的绿,呈现出一种万水千山的壮阔与万马奔腾的喧闹。

总有一些花儿在风中凋谢,也总有些花儿在风中盛开。万物遵循惯有的规律,自然有着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闹。浩浩荡荡的绿里,有一种特别的,不起眼的花儿,国槐花。

早年间,村里有棵大槐树,枝繁叶茂,每当盛夏,长出黄绿色的花蕾。村里人取了低低的枝叶上的槐米,采回去炒制成茶。喝上槐米茶在那个年代倒也是极其奢侈的事情。

加上老槐树是好多年的树了,是夜里神仙们居住的地方,虽说谁也没有在夜里看见过神仙,但是村里人就相信这树和茶是神赐予的,喝起来就多了些神仙的气息。

七月流火,恰似万马奔腾(散文)

我们居住的小城随处可见国槐,尤其是卫生街上。格外喜欢这个时候的卫生街,国槐树枝繁叶茂,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洒下来,斑驳的阳光仿佛细碎的金,人还未走近,先是闻到一股淡雅的香气,从街上走一遭,头上身上总会粘上几粒槐花。

槐花一点点开放,一开始是一朵两朵落下来,渐渐地越来越多,槐花簌簌落下,真真如一场花瓣落雪,香气隐隐,落下来的花瓣是细碎的,多皱而卷曲,尤其是落雨的时候,地上的花儿呈现出一种忧伤的美。

心里觉得有些惋惜,又明白生命本身就是一场归宿。开到荼靡花事了,一切各安其命。

诗人叶芝超然地说要“从枯萎而进入真理”,那众生自当各安其命。各安其命,应该是对生命历程的坦然接受,不盛大,也不浩荡,却有一种荣华之后的淡然。

电影《霸王别姬》里有句唱词:将军战马今何在,野草闲花满地愁。

前尘旧事难辨认,再说起来竟是那样的百转千回,沉默的念白总是比言语要多得多。一切恍如云烟,每个人都有不能遗忘的伤和无奈的,不是吗?这又有什么呢?

一切都会过去的。就像每年都盛开的槐花一样,开花的时候就开花,热烈地开,用风声把自己装饰起来,开出静好闲散的样子,不担心随时会来的雨把一生浇透,从从容容把每一寸光阴覆盖。

(作者苏醒,桓台作协会员)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