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与何人说的上一句

“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柳永《雨霖铃》,可曾宽慰别离心?

更与何人说的上一句-1

有朋友来问,柳三变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写尽离别婉转,是否在词中有宽慰之词?

这个问题其实简单,我们展开来看他这首作品: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我们不如看看整篇的译文,然后找出这位朋友想要知道的,哪些句子流露出安慰的意思:

秋后的蝉叫得凄凉而急促,傍晚长亭中,急雨忽停。城外设帐饯别,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手对视,满眼泪花,直至无言相对,空自啜泣。从今往后,千里迢迢,一片烟波,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边。

多情人从来最伤心的是离别,更何况又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估计是在只有晓风残月陪伴的杨柳岸边。这一去长年相别,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能和谁一同欣赏呢?

更与何人说的上一句-2

整首词凄凄切切,伤入肺腑,对词人自身来说,是一滥到底,干脆让情感沉沦的,并没有借助寒蝉、悲秋、杨柳岸来自况的意思。也就是说,写完整首词,柳永也没有让自己从这种离愁别绪中解脱出来。

多愁善感的白衣卿相,当时的心思就是,让我死了吧,反正离愁如此痛苦,我不需要解脱,我甚至要借这种离愁写新词。

事实就是如此,柳永在各地留恋,与每一个遇到的花魁写词都是情真意切,但是当他要走的时候,即使离别再伤感,词作再动人,他却从不拖泥带水,所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所以不要被他骗了,他只是个专业的词作家,从来不会在自己的作品人物上倾注自己真正的情感。

他的每一次离别,都是动人的,可以谱成曲演唱,可是他的每一次离开,都是自我清洁式地逃离。

一定要找出安慰的句子来,那大概就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不过这也是对对方的安慰,并非对自己的宽慰,而且这只是一种行为,是能起到安慰的作用,还是加强对方伤感难受,结果是不一定的。

更与何人说的上一句-3

文学作品来看,词人是长情的。但是从现实来看,也许送他离开的那些花魁,其实更是满腹心事——也许希望柳永带自己离开,也许知道柳永无法承担自己未来的生活

在才与财之间的选择,花魁们无一不选择生存,柳永的离开,也是基于这一点,但是他还是要离开,因为他是一个才子,需要不同的人生来激活自己。

或者说,他需要让自己的才华得到更多的展露,因为调戏官场制度,被御赐写词,无法走仕途,所以只能曲线救国,在花街柳巷打出名声,并且为自己的才情寻找更能出高价、适合自己名声的买家。

人生在世,总是艰难。

词人和花魁,都是身不由己。

告别总在发生,离情总是磨人,无须宽慰也无法宽慰。

薄情人借此写词,深情人独自承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