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郎织女小古文(牛郎织女小古文翻译及注释)

《牛郎织女》故事“荒唐猥琐”?一位退休语文老教师有话说。

老夫早已过了花前月下的年龄,本来没想要掺乎“七夕情人节”这档子事。不料这两天朋友圈里,可能因为我当过语文教师的缘故,有不少人转来同一篇文章让我发表意见。这就是发布在“短史记”上的奇文《那个偷窥沐浴、偷拿衣服的猥琐牛郎,又回到了语文教科书》,作者署名是“严汣霖”。

说实在一开始并不想读,因为一看这哗众取宠的“猥琐”标题,本能就有些生厌。但看看朋友圈里转发得多了起来,有的还义愤填膺地表示支持,说“这种教材就是教唆孩子们犯罪……云云”。我还是认真“拜读”了一遍,然后就觉得真该说点啥了。

严文说,在现在的五年级语文教科书有一篇课文《牛郎织女》,里面有一处非常猥琐的情节:

为了获得织女,在老牛的教唆下,牛郎跑去偷窥织女洗澡,偷走了她的衣裳。然后在织女洗完澡找不到衣服的时候跳出来搭讪,博得织女的好感,继而结为婚姻。

作者评论道,“实在是太狗血了。正常情况下,织女该怒斥牛郎是个流氓才对吧?”其实,我个人觉得该怒斥的恰恰是杜撰出这段文字的行径,为了误导不熟悉教材的读者们,作者不惜堆砌了“教唆”“偷窥”“偷走”“搭讪”“博得”这些极易触动大众神经的狗血词汇。

说实话,这篇课文我太熟悉了,因为自己不仅当学生时学习过,做老师也是教了半辈子。但为了严谨起见,还是从年轻同事那里找来了统编小学语文教材五年级下册,认真地重读了一遍《牛郎织女(一)》这课,发现基本保持了多年的原貌。

牛郎织女小古文(牛郎织女小古文翻译及注释)-1

我特地摘录下这一段被人论断为“猥琐”情节的文字,请大家自己判断一下:

……

老牛真会说话了!

牛郎并不觉得怎么奇怪,像是听惯了它说话似的,就转过身子去听。

老牛说:”明天黄昏的时候,你翻过右边那座山。山那边一片树林,树林前边一个湖,那时候有几个仙女会在湖里洗澡。她们的衣裳放在草地上。你要捡起那件粉红色的纱衣,跑到树林里等着。去跟你要衣裳的那个仙女就是你的妻子。

“知道了。”牛郎高兴地回答。

第二天黄昏时候,牛郎翻过右边的那座山,穿过树林,走到湖边。湖面映着晚霞的余光。他听见有女子的笑声,顺着声音看,果然有好些个女子在湖里洗澡。他沿着湖边走,没几步,就看见草地上放着好些衣裳,花花绿绿的,件件都那么漂亮。里头果然有一件粉红色的纱衣,他就拿起来,转身走进树林。

他静静地听着,一会儿,传来女子们上岸的声音,听见一个说:”不早了,咱们赶紧回去吧!”过了一会儿,又听见另一个说:”怎么,你们都走啦?难得来一趟,自由自在地洗个澡,也不多玩一会儿——哎呀!我的衣裳哪儿去了?谁瞧见我的衣裳啦?”

牛郎听到这儿,从树林里走出来,双手托着纱衣,说:”姑娘,别着急,你的衣裳在这儿。”

姑娘穿上衣裳,一边梳着长长的黑头发,一边跟牛郎谈着话。牛郎把自己的情形一五一十地说了。姑娘听得出了神,既同情他又爱惜他,就把自己的情形也告诉了他。

……。

说实在,教学多少年,我不知道读过这段文字多少遍,从没有读出来一点“性暗示”,难道是因为我神经迟钝,还是某些人太过敏?

在这个故事里,牛郎按老牛的指点,确认了真的有几个女子在池塘里洗澡,又找到了那件红色纱衣(应该算是外衣),随即马上找地方躲起来,侧着耳朵听着湖里的动静,何曾像个色情狂一般“偷窥”?恐怕是小人之心的揣度吧,看到一群美女洗澡趁机一饱眼福?那是你,不是牛郎。

当听到织女着急地找衣服,牛郎马上手捧衣服出来,告诉她,在我这里呢。这又何尝是偷呢?

有人要说,织女从水里出来,也许赤身露体吧?这里课文没有交代,此处省略一千字,我不好去脑补。起码,课文的表述两人见面是从容的,气氛是平静的,内心是干净的。

随后,织女整理好穿戴,一边梳理着长长的头发,一边坐下来和牛郎聊起了家常,发现彼此都是受苦的可怜人,也就萌生了爱意。

牛郎织女小古文(牛郎织女小古文翻译及注释)-2

这其实也是一般民间故事的套路,素不相识的青年男女用点小技巧,找机会接近、交谈,彼此熟悉。现代社会不也是如此么?何必就要用“搭讪”“博得”这样明显贬义的词汇去评价呢?

不仅在中国,在世界各国民间故事里都有类似的“桥段”。比如《一千零一夜》里“巴索拉银匠哈桑的故事”中,也有银匠哈桑爱上仙女瑟诺玉后,偷走她的羽毛衣服最后让她嫁给自己的情节。此处“省掉一万字”,无碍表达故事的整体美好意境,跟直白地点出偷窥、裸身等字眼并加以揣测,给人的观感判若天壤。

严文为了表现出历史考证文章的“严谨”,很费了一番功夫,追溯了“牛郎织女”这一民间故事文本的前世今生,以此说明这个故事流传过程中被歪曲了,变得弱智和猥亵了,以致于亵渎了语文教科书。事实真是如此么?

在严文列举的东晋《荆楚岁时记》、唐代传奇小说、明代小说等各种版本里,情节有所差异,但牛郎织女都是天界人物,故事也与人间无涉。的确也没有“洗澡偷走衣服”的场景。

其后,到了晚近时期,民间传说的版本才把牛郎织女故事的地点下到了“凡间”,多了很多人世间有烟火气的桥段。

我认为这并不是什么歪曲原作,恰恰正是民间文学这种文体应有的特点,口口相传的过程中,故事情节越来越世俗化、人性化,老百姓在故事中能看到自己。

何为忠实原作呢?牛郎、织女本身就是子虚乌有,是两个相隔几亿光年毫不相干的两个星座而已,一切传说故事都是后世“层累的”创造。

严文提到,在民国时期的一些戏曲舞台上、三流电影中,为了迎合一些观众们的色情品味,曾经着力渲染仙女洗澡这个场景,“采取打诨凑趣的态度,迎合城市小市民的落后趣味,……还有色情台词,等等。有的甚至放映仙女沐浴的电影……”。

这种行为确有其事,也受到当时不少正直文人的谴责。这也正是旧社会腐朽文化土壤中,滋生出来的糟粕东西,理应受到彻底摒弃。但严文接着说“及至1950年代,这些情节被当成“古代神话”,又写进了语文教科书”,这就太过武断,暴露了作者对历史的无知。

这几天,网络上还流传着另一篇不太为人关注的文章《性别冲突与话语权力——论建国前后牛郎织女传说的嬗变》,作者为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漆凌云副教授,原文刊登于《民俗研究》2014年第5期,值得推荐有兴趣的朋友去看看。

这篇学术性文章,很好地复原了这个历史真相:即叶圣陶先生在1955年重新改编创作了《牛郎织女》这篇故事,绝对不是沿袭民国版本那些“香艳情节”,恰恰是在新时代对于一个古老文本的全新诠释:

“改编的牛郎织女传说从结构上依然保留原有的天鹅处女、两兄弟型故事形式和角色体系,主要在思想内容上作了很大改动。”“改编的《牛郎织女》中赋予牛郎和织女劳动人民的代言人身份,他们热爱劳动、心地善良、勇于反抗、主动追求爱情,应该说改编本中牛郎和织女不是古代劳动人民而是具有现代意义的“民”,是利用传统民间文学样式塑造出的“新”民。

“叶圣陶的改编本能够被大众接受,既满足了民众长期以来内心潜藏的仙女凡夫梦,又符合民众在建国后地位的变化。就此而言,20世纪1950年代新政权对牛郎织女传说,实施借助满足爱情愿望来传递新意识形态的改编是成功的。

这篇由叶老创作的《牛郎织女》,首次选入了1956年人教社出版的中学《文学》课本。这也是这个民间传说第一次进入官方正面渠道。

之后几十年里,这篇文章长期保留在各种版本的中小学语文教材中,一直到现在的统编本语文教材。此后各种民间传说读物中,选入的牛郎织女传说大多也是以叶老改编版为底本。几代中国人也都接受了这样一个“牛郎织女”的爱情形象。

牛郎织女小古文(牛郎织女小古文翻译及注释)-3牛郎织女小古文(牛郎织女小古文翻译及注释)-4

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改编版本有着新社会倡导的健康的思想内容,直到今天也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再有一个原因则是它的语言很地道、流畅、亲切,创造出来的文学意境是美好积极的。相信每一位认真读过这篇文字的人,都会从牛郎和织女每一次对话中,感受到他们的真诚、善良、明亮和纯净,何曾有过半点“猥琐”的感觉?

严文为了说明,历史上曾经有学生和家长对这篇课文“不健康”的猥琐情节进行了所谓抗议,引用了一段1968年前后的“史料”:

“一天吃晚饭时听家长聊天,说有个中学生反映初中语文课本里《牛郎织女》一文说牛郎偷看女人洗澡,并用偷衣服的办法迫使织女嫁给他是流氓行为。古文《爱莲说》宣扬士大夫清高。果然,第二年的语文课本里删去了这两篇文章。”

这段史料从何而来呢?作者很负责地提供了尾注:赵淮海,《一个老红卫兵的回忆》。结合1968年这个特殊年份,我们不难质疑这份史料的真实性、可靠性。那个极左思潮泛滥、“无所不用其极”的狂热年代,又有几篇经典课文经得起“革命小将们”的深文周纳、上纲上线呢?

后来删去的岂止是《牛郎织女》《爱莲说》这两篇文章,干脆所有的人教版中小学课本全部停用了十来年,因为它们都被斥为 “封资修大毒草”,获准在中小学课堂中使用的语文课本甚至就只有《毛主席语录》。作为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我实在不知道严文拿出这条“史料”来,是想说明什么?

尽管退休多年,但我一直还比较关心语文教育的各种消息,包括现在全国使用的最新统编语文教材。我也认为,它肯定不够完美,因为毕竟也是肉身凡胎的人编出来的。所以,出版社的主编们也要允许师生、家长和社会各界发出各种批评声音,帮助它更加完善。

但是批评也得实事求是,不能由着性子胡来。不能用现代思维去“穿越式”的评判古人,不能为了解构而对经典文章进行“水煮”式戏说和上纲上线式的批判。

比如,有人说朱自清《背影》中父亲翻爬铁路桥,会教唆孩子们违反交规,这就近乎无稽之谈了。这就好比,非要说《红楼梦》里十四五岁的贾宝玉、林黛玉产生爱情是在鼓励中学生早恋;孟姜女哭倒了长城是在唆使孩子破坏文物;《林冲血洗山神庙》是在鼓励学生暴力报私仇,不尊重法治精神……。

如果非要这样去看问题,就是不尊重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就是不想对自己和社会负责了,那就是哗众取宠了。

转载自公众号:畅享语文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设计:王璐瑶(实习)

编辑:周 丹

主编:吴海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