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泪恋曲  猪头真疯了

原创作家网软文频道开通了

梦媛听到粗暴男人的声音后,神情紧张地把手机摔在地面上,仿佛她受到什么强烈的刺激。他可怜的手机,就这样被她摔成粉身碎骨,从他身边紧紧地离开了。

梦媛听到粗暴男人的声音后,神情紧张地把手机摔在地面上,仿佛她受到什么强烈的刺激。他可怜的手机,就这样被她摔成粉身碎骨,从他身边紧紧地离开了。

他瘦小的脸被小丫头气的发绿,充满火药味的房间被她身上的体香掩盖住,但还是压制不住他的怒气。“梦媛,你疯了吗?你真的疯了。”

她傻呆地坐在床上,毫不在意刚才发生的事情,像是从来没这回事似的,津津有味地看着无聊的电视相亲节目。

小妹祥凤看了看地面上摔得粉碎手机零件,脸颊露出几分遗憾的神情。突然,她睁大眼睛看着地板上那块黑色电池,嘴角弯起一抹占便宜般的笑意。“呵呵,哥,你别生气。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改天让嫂子帮你挑选部新手机。再说你这破手机用了三四年了,早该换了。”

祥凤那张满是肥肉的四方脸,露出了一副诡异的脸庞,眼睛伴着她的笑容弯成了月牙。然后,她匆忙地捡起白色地板上那完好无损的黑色手机电池,笑眯眯地说;“这块手机电池正适合我的手机。呵呵,嫂子做的真对。哥,记得把另一块电池拿来给我哦。省的浪费国家资源。”这是什么逻辑,难道学心理的大学生,思考与社会人与众不同,都比较有特色,带着白痴的味道。

“祥凤,你真的疯了。你和你嫂子一样都是疯子。不可理喻!气死我了,我才懒得理你们两个神经病。”

这部杂牌手机已经有三年的历史,一直形影不离的跟着他。今天突然离他而去,他真的有些不适应。这胖丫头惊人的话语,使他悲喜交加。她一点都没变,还是喜欢占便宜。莫非女人都喜欢占小便宜?看来占小便宜成了女人特性。

祥龙看着被摔碎的手机,心痛不已。他不是心痛手机,而是心疼手机的意义。那是他十九岁那年,梦云送他的生日礼物。也是梦云送给他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从此她消失在他世界里,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看到摔碎的手机,过去的往事频频在脑海闪动,像记忆芯片般永远储存在心中抹不掉的伤疤。

下课后,梦云坐在他身边,露出一张神秘兮兮的模样。然后,她那红晕满满地圆脸蛋贴上一抹欣慰的微笑,娇滴滴的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亲爱的,你猜今天是什么日子?”她的问题他没有心思回答,他专心在文学事业上,写校园青年杯的初赛稿和一些网络杂志社的约稿。

“我没心思猜这无聊的问题。你快说,别打扰我写作。”

“哦,今天是你的十九岁生日。亲爱的,难道你忘记了吗?”

“你还有其他事情吗?我现在很忙,还要赶稿。啊—啊,你脸好苍白,是不是生病了?”

“没没有。你闭上眼,我送你一样东西。我的好老公,你肯定喜欢。”

看着梦云那天真可爱的模样和带着几分霸道的表情,使他慢慢地停下手中的素笔,按照她的吩咐,他缓缓地闭上双眸,感觉一个东西飞在脸上,暖暖地甜甜地感觉。

当他睁开眼睛时,课桌上一部粉红色的手机。看到这部手机,让他欣喜万千,于是他关掉了录音功能,紧紧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有了它,他可以把文字贴在网上;有了它,他可以在网站上浏览很多文学作品;有了它,不久他的文学梦就会实现。

后来,听同桌彬说,梦云送给他一个吻和一部粉红色手机。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她,校花绯闻报永远停留在她吻他的黑白照片上,再也没有她任何新消息,仿佛突然在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连说一声谢谢的机会她都没有给他。一种传闻说,她和飞龙的事情纠缠不清,被迫她转学了;另一种传闻说,她考试那天遇到了车祸,从此她离开了。

往事在时间面前变成了过去,过去失去的不会再来,也不会再拥有,所以要珍惜眼前拥有的一切。

忽然,他感觉胳膊隐隐作痛,原来这刁蛮公主在他胸前画满了手机。弯弯扭扭地手机图片,上面写着丑陋不堪的黑色字迹“还你手机。”这多可笑的字,还有这刁蛮公主行为使他更加可笑。

“老公,这些手机够吗?如果你还要,我免费多送你几部。”这调皮丫头拿着黑色碳素笔,争着嚷着要再送他几部手机。

那胖丫头祥凤在床上捂着肚子呵呵大笑,反而让他感觉到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他也被梦媛小丫头逗得哭笑不得,他拍了拍胸口,终于止住了那一抹遗憾的微笑。“不要了。真的不要了。老婆,别再闹了。再闹我真要生气了。”

他在笑泪之间紧紧地抱着梦媛,眼睛里几滴深藏很久的泪珠,顺着尴尬的脸颊落下。

调皮丫头离开他的怀抱,从地上捡起粉色手机壳,露出一抹遗憾万千的表情,笑嘻嘻地安慰他。“老公,你别生气了。你看,手机内存卡还能用。呵呵,你现在也用不着,以后这个卡我用了。”

“手机都被你摔碎了,留着内存卡还有什么用。反正留在我身边也用武之地。你就用吧!里面有我写的文章,千万别它格式化了。”

他从梦媛手中拿过手机壳卸下移动手机卡,勉强露出一抹浅浅地笑,双眸看着眼前这刁蛮万分的公主,缓缓地他从嘴边蹦出几句话。“内存卡归你,移动卡我留着。可能有人给我打电话哦。”

“废话,只要手机开机肯定会有人打电话。哼哼,下次我再听到别的女人的声音。祥龙,你完了。”小丫头露出九阴白骨爪向他展示。这小家伙除了用指甲掐他和挠他痒痒肉,恐怕她没有什么厉害的绝招。也许她的绝招正在开发中,目前对他还没起到致命的威胁。

突然,他感觉到有些困倦,小家伙硬要让他陪着她到美丽的县城逛街。他始终没有答应她无理取闹的要求。

只见,梦媛把红红的樱桃小嘴撅的高高地。她和他又一次发动了大规模的冷战。摔了手机,换了是谁都会生气。

他也没再搭理她,趁着睡意的袭来,大步流星的走向新屋。

小丫头低着头,缓缓地跟在他后面,和他一同走进满是粉色的新屋。她坐在床前,慢慢地低着头,像是犯错的小孩沉默着。

突然,小丫头的双眸恶狠狠地转向他,恨不得把他生吞吃掉,他躺在旁边无视她那调皮的威胁。

他的困意越来越浓,像满天密布的乌云,瞬间遮住了眼睛使他迅速进入朦胧的梦境之中。

“和你在一起一点都不快乐,你什么都没有。以后我们的日子该怎么过。我讨厌这种一无所有的生活。祥龙,我们还是分手吧!”

“分手绝对不行。你不开心,我尽我所能哄你开心。是我一无所有,但我还有你,还有我的梦想。只要我们安心工作,以后的日子会慢慢会好的。”

“你很可笑耶!慢慢会好的。哈哈……你让我等到什么时候?我走了。再见。”

“不要走,不要……”

他被噩梦就这样惊醒了,看着眼前这得意洋洋的小丫头。他猜她准没好事,肯定又想出骚主意在他身体上乱折腾。

“哈哈……老公,你又做恶梦对吗?”

“恩!今天你特别奇怪。呵呵,你是不是捡到一毛钱。我做噩梦你开心吗?傻丫头,还笑……”

“哈哈……做噩梦——活该!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连周公都不会放过你。”

日有所思,日有此梦。的确,梦境的场景是他和阿玉分手的画面。这些不是他害怕的,他害怕梦媛有一天像阿玉一样,因他一无所有而离开。他真的害怕这一天,更不敢想象没有小天使的日子,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是笑泪交加,还是……

还好是一场噩梦,他的脸颊莫名其妙地疼痛,像是什么东西划在脸上似地。看着小家伙脸上的怒气已消,他那张遗憾的脸上露出几丝惊异的表情。

这是第一次,她向他主动撤销冷战。第一次,在冷战中小丫头露出诡异的面容。他很纳闷,往常她每次生气时,他都要用花言巧语来哄她开心,甚至不惜尊严爬在地板上装狗叫,来博得她幸福的微笑。可是,今天却全变了。

感谢这场噩梦,帮他博得梦媛的难的一笑。也感谢这场噩梦,使他明白珍惜的重要性。错过将不会再拥有,要学会珍惜所拥有的比什么都重要,别等到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那必将后悔终生。这丫头看到他的脸颊,总是笑个不停,像她捡到三毛钱那样兴奋。

她开心,他也会跟着开心;她难过,他也会跟着她难过。

突然,梦媛满脸带着兴奋,背着手蹦蹦跳跳地跑进父母的房间。他跟在她的后面,静静地思考着她异常的举动。

祥凤在床上躺着看无聊的电视节目。当她看到祥龙以后,第一反应是和梦媛一样,在床上捂着肚子咧着大嘴哈哈大笑。“哥,你来啦!你的造型真的好搞笑耶。比周润发还要酷,是不是我嫂子的杰作,猪头。”

疯了,她们疯了。无缘无故他成了小妹心中的猪头,感觉他好像他是她们的开心果,又好像他是被她们愚弄的玩偶。总之,她们真的疯了。“恩!你嫂子给我剪得头发,手艺技术还不错吧!”

“挺好的。头发长点会更酷。原来哥这么帅,很像我的偶像刘德华,怪不得在学校没有女孩子追。”这句话小妹不知是夸他还是损他。她还是老样子抓住把柄会把他一损到底。这让他想起曾经的同桌彬,曾经为他打水喝、听他唱歌的内向男孩。不知道他现在的生活好吗?有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生活在发生变化,人却在慢慢改变。

他幸福地坐在梦媛的旁边,可是眼角的余影发现镜子里面,有位脸上画着猪头的脸庞,那是对面被梦媛画着猪头的名人挂历。

无意间,他走到镜子前面,祥端那丑陋的脸庞时,才明白两个疯子傻笑的真正含义。他心中的一团怒火像遇到火药一样爆炸了。“梦媛,你……”气的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坏丫头梦媛脸上那一抹甜甜地微笑,像瀑布般把他心中的怒火浇灭。“猪头,你什么你。哈哈……再看!把你这个猪头一口吃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原创作家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ycwriters.com/ychnews/xlsodl.html.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商务合作

微信:zhiyunyusong

广告位合作

QQ:653145651

email 侵权投诉

邮箱:ycwriters@163.com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