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娥冤故事以及现代翻译

文/慕容梓君

《窦娥冤》是元代剧作家关汉卿创作的杂剧,剧中所写的是窦娥从小因家境贫困,而被父亲卖给人家做童养媳的悲剧人生。

而关汉卿这个故事,是出自《烈女传》里面东海孝妇的故事,剧情和《窦娥冤》基本上都差不多的。天不藏奸,地不容凶,万物皆有因果,最终都是恶人受到了严惩,窦娥的冤情得到了伸张。

当窦娥被押赴刑场要执行时,临刑之前她发了三重誓愿,一是血溅白练,二是六月飞雪,三是大旱三年。前两个誓愿我们还能理解,只是最后一个,大多数人难以理解,为什么要发第三个誓愿来使百姓遭殃呢?

窦娥死后,果然三年大旱,颗粒无收,几年后,她的父亲窦天章金榜题名,高官回乡,因此来重审女儿窦娥一案,窦娥的冤屈得到了伸张。

有些人对窦娥的父亲说道:大家都知道窦娥是冤枉的,但我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位居贪官的权势,我们怎么敢去为你女儿伸冤屈呢?她凭什么要让我们承受三年干旱之苦呢?

窦娥的父亲说:其实窦娥想用三年大旱来证明她的冤屈,本意并非要伤害老百姓,久旱不雨必定会引起官府的高度注意,大家明知道她是被冤枉的,但都不敢说句公道话。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窦娥被冤,她万箭穿心,痛不欲生,也仅仅是她一弱女子自己的事情,别人也许会同情,但也无能为力,所以窦娥便祈祷上天,天降灾祸,来惩治不仁不义之徒。

不过再仔细地分析一下这窦天章,为了考取功名求荣华富贵,竟然把女儿卖给人家做童养媳,这当爹的,用现在的话来说,他也真不靠谱,自己的愿望实现了,可女儿却没命了。

下面的故事,就是出自关汉卿的杂剧《窦娥冤》,翻译时稍微有些改动。

元朝年间,楚州有个穷秀才叫窦天章,父母去世的早,他娶妻刘氏,这刘氏也是贫家女儿,她贤惠善良,虽然日子过的苦了一些,夫妻俩也很恩爱,谁知刘氏生下女儿端云不久,便患病病死了。

窦娥冤故事以及现代翻译

窦天章家境贫困,而且又不善言辞,整天只会拿着书苦读,但他命运不济,连年科考落第,但他心不甘,便向同乡放高利贷的蔡婆婆借银两度日,转眼之间女儿端云七岁了。

这年,窦天章再次前往京城参加科举考试,家中早已经没有了银两,无奈,只好又向蔡婆婆借钱做盘缠。

蔡婆婆的丈夫去世早,给她留下了很多的财产,于是她就用这些钱转借别人,以此来获取利息,日子过得倒也舒服。

蔡婆婆只有一个儿子,儿子和小端云的年龄相仿,看窦天章又过来向她借银两做进京城的费用,她便有些犹豫,本来窦天章还欠她二十两银子没有还上,这会又开口借十两银子。

蔡婆婆于是给窦天章算了一笔账,说他到时候连本带息得还给她四十两银子,怕他将来无力偿还债务,所以不想再借给他。

窦天章急于去考取功名,就将年幼的女儿送给蔡婆婆做童养媳,蔡婆婆虽然不高兴窦天章再向她借钱,但又觉得他的确有真实才学,不像是浪荡公子,说不定将来科举高中。

于是蔡婆婆对他说:我其实也很喜欢小端云,既然你舍得把女儿给我家做童养媳,我也不会亏待她。之前你所借的银两和现在借的银两都一笔勾销,你将来做了大官,可不能忘记了我们啊。

窦天章便不加思索地答应下来,小端云紧紧拽着父亲的衣䄂不肯放手,哭得是惊天动地。

窦天章便蹲下身子安慰着女儿,给女儿擦着眼泪,谁知小端云哭得更厉害了,好像与父亲生死离别似的,父亲一再向女儿承诺,待自己取得功名之后,一定回来接她享受荣华富贵,但小端云仍然哭喊着不要荣华富贵。

窦天章只是蹲下来拥抱女儿一下,然后便狠心地撇下哭泣的女儿,头也不回地进京赶考去了。

端云来到蔡婆婆家之后,日夜哭泣不吃不喝,蔡婆婆便耐心哄着小端云,她的儿子也拿来自己好吃的送给小端云并安慰着她,蔡婆婆对待她像亲生女儿一样,并把端云的名子改叫窦娥。

蔡婆婆说窦娥这名字叫着亲切,小端云好长时间没有适应她的新名字,幸亏在蔡婆婆家没有受罪,不仅吃得比自家好,而且蔡婆婆对她爱护有加,但一想起父亲,仍然犹如万箭穿心地疼。

窦娥长大成人之后,便与蔡婆婆的儿子成了亲,这时窦娥又想起父亲,她情不自禁地伤感起来,但却也无可奈何,何况婆婆对自己疼爱有加,丈夫亦是淳厚之人,夫妇二人感情其好,所以也不好意思向婆婆和丈夫说想念父亲。

天不亮,窦娥成亲两年后,丈夫因偶然风寒咳嗽不止,最终病死了。婆媳俩都哭得撕心裂肺,犹如塌了天似的,一时间婆媳都成了寡妇。俩人守着空旷的大宅院,显得非常的冷静,没有生机,从此以后,窦娥更加孝顺婆婆。

窦娥冤故事以及现代翻译

这时候窦娥才二十出头,不仅年轻,而且生得端庄优雅,再加上蔡婆婆家境富裕,不少人过来提亲,要娶窦娥为妻。

蔡婆婆也不强迫窦娥和她一样守寡,也不阻止儿媳妇再嫁,但窦娥品质坚贞,坚决不肯改嫁。自从丈夫去世之后,她只想好好地服侍婆婆,心中一直盼望着父亲归来,也就是说,她不想与任何人有瓜葛。

这天,蔡婆婆出门向一位姓卢的郎中讨债,卢郎中的药铺就在城南门中,这卢郎中不仅医术差劲,草菅人命,而且还是有名的无赖。

卢郎中见蔡婆婆来向他要债 ,心里就半烦,他也不是还不起,就是不想还。心想这蔡婆婆是一妇道人家软弱可欺,于是他眼珠子一转,便打起了坏主意。

卢郎中让蔡婆婆同他一起到亲戚家去拿银两,然后把她引诱到荒郊野外,拿出早准备好的绳子要勒死她。蔡婆婆便拚命地反抗,并大声呼救着。

这时,正好过来一对姓张的父子俩,儿子叫张驴儿,父子俩立即奔了过来,卢郎中吓得立即抛下蔡婆婆逃跑了。张翁看蔡婆婆的穿戴便知她是富婆,于是询问她怎么会在这荒郊野外遭受这郎中的迫害。

蔡婆婆说:我也是住在这城里面的,刚才那卢郎中因借钱非但不还我,而且设计想勒死我,可怜我守寡多年,差点死在那卢郎中的手中,让我抛下也守寡的媳妇离去,这是欺负我们寡母寡妇,他也不怕遭天谴。

其实这张驴儿父子俩也不是好人,张翁的妻子去世多年,因为家境贫寒,儿子张驴儿还没有娶妻。他们听完蔡婆婆的诉说后,父子俩便不怀好意地对视一笑。

这张驴儿人品不端,凶狡无赖,终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一肚子坏心眼,父子两人心里都产生了邪恶的念头。

张翁说:我们父子俩救了你的性命,这也是你与我们有缘,正好我妻子去世多年,咱俩的年龄也相仿,儿子也没有娶妻,正和你守寡的媳妇般配,不如借天意让我们两家合成一家人,好在我们父子俩也不嫌弃你们婆媳都是寡妇。

蔡婆婆拒绝说:我一定会用重金感谢你们父子俩的,我年轻时候都没有改嫁,老了再嫁恐怕会遭人讥笑,媳妇虽然贤惠善良,但她是一个坚贞的女子,她绝对不会改嫁的。

张驴儿心想:一看这蔡婆婆就是有钱人,如果我们父子俩能娶了婆媳妇俩,她们家的钱财也就成了我的钱财,如果要她那一点的报酬才是傻子呢。

张驴儿查看四周无人,于是拿起卢郎中丢弃的绳子,恶狠狠地威胁蔡婆婆说:你再墨迹着不肯答应,我现在立马勒死你,赶快带我们去家,看看你那漂亮的儿媳妇吧。

蔡婆婆自然不敢反抗,只好先把张驴儿父子俩带回家中。

窦娥看婆婆带着两个狡诈的陌生人,于是便心生不祥的预感,赶紧询问婆婆这两个男人的来历。婆婆就把她差点被卢郎中所害,以及被张驴儿父子俩所救,又如何被胁迫的事情告诉媳妇窦娥。

窦娥听了非常生气,劝婆婆多给这父子俩一些银两,赶紧把他们赶出家门。窦娥的态度也很明确,坚决不嫁那张驴儿。

但张驴儿父子俩根本不在乎窦娥说的这番话,而且张驴儿看窦娥生得艳丽,说死说活就是不走了,父子俩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住了下来。蔡婆婆无奈,便劝窦娥不如答应下来,但窦娥意志坚定,并说婆婆一把年纪了不该说这话。

蔡婆婆说服不了媳妇,又赶不走张驴儿这无赖父子,一时便被气病了。窦娥也理解婆婆的心,于是便日夜照顾她,婆婆拉肚子拉到床上,她也不嫌脏不嫌烦,并及时清洗干净,细心照顾开导着婆婆。

尽管张驴儿父子俩赖着不走,但窦娥始终不答应改嫁,张驴儿看那躺在病床上的蔡婆婆,便又生一毒计。

于是他对窦娥说:你咋这么不孝顺呢?你的婆婆眼看是身子虚弱,应该去买些羊肚给她炖汤补补,这样她才会好得更快一些。窦娥虽然懒得搭理这张驴儿,但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于是赶紧出去买羊肚。

窦娥刚走,张驴儿便跑到城南,威胁卢郎中给他一些毒药,否则,就把他企图杀害蔡婆婆的事情告到官府,卢郎中明知他没有干好事,但他的把柄被捏在人家手里,也只好将药交给了他,吓得连钱都没有敢要。

窦娥将羊肚汤刚炖好,一转身的功夫,张驴儿便把毒药掺进汤内,不知情的窦娥将羊肚汤送到婆婆的房间。

但有病的婆婆一闻到羊肚汤的气味时,立刻呕吐起来,张老翁并不知实情,当他闻到香气四溢的羊肚汤时,立刻过去端起碗说:你不喝我就喝了,然后把汤一口气给喝完了。

张老翁刚放下饭碗,突然口吐白沫,一头栽倒在地,很快就断了气。

张驴儿见父亲被毒死了,不仅没有任何愧疚之心,反而恶人先告状,说:你们婆媳两联合起来害死了我父亲,这行为就是恩将仇报,倘若不想让我追究此事,就赶紧把窦娥嫁给我,不然的话,我马上去官府告发你们。

蔡婆婆无奈,只好对窦娥说:孩儿,你就顺他了吧,不然的话,我们婆媳两都会被处死的。

窦娥生气地说道:明明是他想害死婆婆你的,没有想到被他的父亲抢着喝了,他这是害人害已,我们又没有错,干嘛害怕这无赖呢?

张驴儿听了恼羞成怒,便到官府告了官,窦娥和婆婆都被拘捕到大堂审讯,负责断案的县令根本就不听窦娥喊冤,首先下令拷打窦娥。

窦娥被打得血肉模糊,她哭喊着冤枉,并哭诉说道:我一弱女子,从哪里能买来毒药呢?分明是他张驴儿害我婆婆,却意外害死了他的父亲,张驴儿才是凶手。

县令看窦娥死活不肯招供,于是就下令拷打蔡婆婆。

蔡婆婆年老体衰,而且又有病,刚打了几板子,就哭号起来,窦娥看婆婆被打于心不忍,于是就违心地承认是自己毒死了那张老翁,这事情与婆婆无关。

见窦娥招了供,县令便判她斩首示众,并把蔡婆婆放回家中。

窦娥冤故事以及现代翻译

窦娥在被押往法场的路上,她请求囚车绕过前街自己门前,害怕被婆婆见到伤心地受不了,但前往法场的路早已经定好,不可能听她的,婆媳两人相见后,都哭得死去活来的。

可怜的窦娥就这样被推上了断头台,她穿着灰色的囚服,脸色苍白,台下看热闹的人对她指指点点。

窦娥满腹委屈无处可说,但她自己心里明白,对得起死去的丈夫,对得起婆婆,即将死去,无愧于天与地,她咬紧嘴忍着不哭泣。

就在窦娥被问斩时,她对行刑官说有一事相求,监斩官便让她说出最后的心愿。

于是,窦娥便与天地立誓:如果我窦娥是被冤枉的,请在我死后实现三个愿望。

第一:在我死后,要我的血全部溅在上空的白练上,绝不在尘土上落下半点。

第二:现在正是酷暑六月,倘若我是冤枉的,要降下满天飞雪,以此来遮盖我的身躯。

第三:楚州一直风调雨顺,雨水充足,倘若我是冤枉的,就让楚州从此大旱三年。

话音刚落,刽子手就行了刑,窦娥的鲜血全部喷洒在了那高高的白练上,当时围观的百姓暗自称奇。

突然阴云密布,狂风大作,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转眼间便覆盖了大地,大家惊恐不已,都争先恐后地逃离法场。

接下来,楚州果然遇到了三年的大旱,这时,正好窦天章考取功名做了大官,被派往楚州巡视,这也是他盼望的事情。

窦天章回到家乡后,首先寻找女儿端云的消息,还没有来得及查询,突然听到有关窦娥的事情,以及她所发的三大誓言,他立刻回官府查询此事。

窦天章查询后得知,原来这窦娥就是他的女儿小端云,此时他心疼得要死,本想这次回来与女儿团圆的,哪料想女儿已经含冤死去。

窦天章根本就不相信女儿会害人,于是便翻开卷宗查找疑点,首先女儿究竟去哪家药铺买的毒药,是谁让她买的,一个女子怎可能有这么大的胆量。

为了弄清楚女儿是否冤枉,窦天章重新开庭审查这桩案子,并让差役把蔡婆婆和张驴儿拘捕到衙门询问。

窦天章审问道:你们两谁知道哪家药铺有毒药?

蔡婆婆抢先说:普通药铺不售卖毒药的,只有城南卢郎中所开的药铺买有毒药。这时,张驴儿吓得像筛糠一样身子抖个不停,一会的功夫便瘫倒在地上。

窦天章立即让公差把卢郎中拘捕过来,卢郎中也不敢隐瞒实情,于是就把张驴儿那天威胁他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张驴儿也不等用刑,便招供说他当初本是想害死蔡婆婆的,没有想到意外毒死了父亲,以为用这事可以要挟窦娥并嫁给她,谁知窦娥宁死不从,所以才把罪责陷害到窦娥的头上。

窦天章终于还了女儿的清白,而当年审案的县令,因为不作为,去年已经被朝廷遣返家乡,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