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十四回读后感 王熙凤铁腕协理宁国府

第十四回讲的是王熙凤接管宁国府后的具体管家措施,曹公大笔墨描绘宾客来往的热闹,为落败时的凄凉埋下伏线。在送灵柩去铁槛寺途中,宝玉结识了北静王水溶。

葬礼上提到的众多宾客中,在贾府被抄家时没少添油加醋,唯有西平王和北静王王拉了贾家一把。这是后话了。

正如俗言所云:爬的有多高,跌的就有多惨。王熙凤在这场盛大的家礼中风光无限,贾府当时的地位有铺张的资本,凤姐也有秀自己的实力。

我们一起来看看凤姐治家不弱男儿的具体表现吧。

红楼梦第十四回读后感 王熙凤铁腕协理宁国府

 

01 铁血手腕,多管齐下,裙钗齐家不输男儿治国

贾府世代在朝中为官,有世袭的爵位,也有元妃得宠后势力的加持。这样一个大家庭,管家奶奶除了需要管理家中下人,还有外交的关系需要维护。关系网里的婚丧嫁娶、日常往来的社交活动,全靠管家奶奶的筹划。

男主外,女主内。男女合心,家族方可长盛不衰。

宁国府的宁国公与荣国府的荣国公是一母同胞兄弟,宁国公贾演是哥哥,死后他的儿子贾代化袭了他的爵位;贾代化死后他的儿子贾敬袭了爵位。

贾敬痴迷长生不老,出家炼丹,家务事一并交由儿子贾珍(妻:尤氏)管理。

荣国公贾源是弟弟,死后他的儿子贾代善袭了他的爵位,贾代善的夫人就是贾母,史太君。贾母跟贾政一房居住,荣国府中管家的是贾政(妻:王夫人)这一支。王熙凤和贾琏结婚后,王夫人把他们夫妻从贾赦那一房借过来,协助管家。

也就是说,宁国府中家务事的最高实权者是贾珍,尤氏协管。荣国府最高实权者是贾母,具体执行人是王熙凤夫妻。

秦可卿病逝,尤氏犯旧疾病,于是贾珍求援王夫人,把王熙凤借过去用几天。

从第七回“焦大酔骂”这一细节上,可以看出尤氏和王熙凤的管家能力不在一个水平上。我们来看看这两个管家奶奶对下人辱上是如何应对的:

(得知送客的人安排的是焦大)尤氏、秦氏都道:“偏要派他作什么!放着这些小子们,那一个派不得,偏又惹他去。”

焦大是宁府元老,因对贾府中子孙后来的贪图享受不满,喝醉了乱骂,这不是一次两次了。尤氏等人心怀善心,念及当年就旧宁国公有功,不与其计较。只当贾府做善事养了一个老人。

凤姐道:“我成日家说你太软弱了,纵的家里人这样,还了得了!”

凤姐道:“我何尝不知这焦大!倒是你们没主意,有这样,何不打发他远远的庄子上去就完了。”

王熙凤从小见惯了官场运作的手段,对于这种于家无利的人,绝不手软。凤姐心狠手辣,行事风风火火,对于管理内务游刃有余。焦大酔骂凤姐的态度,为后来协理宁国府埋下伏线。

由于平时的用心,凤姐对宁国府管理上的漏洞早有察觉,得到贾珍的授权后,就大刀阔斧的干起来了。通过五个举措,确立了临时管家责任体系。

其一,命彩明订造薄册,熟悉宁府人员配置和个人所长

其二,将具体事务分派到个人,确保事事有人人管

其三,立奖惩规矩,明示众人

其四,强调时间观念,恩威并重

其五,杀鸡儆猴,落实奖惩

宁府下人按凤姐的安排做事,第二天宁府一改之前之乱象。凤姐见自己威重令行,心中十分得意。凤姐单独在抱夏内进食,天天于卯正二刻就过来点卯理事,独在抱厦内起坐,不与众妯娌合群,便有堂客来往,也不迎会。

有凤姐坐镇,宁府上下井井有条,忙而不乱。脂砚斋评语,协理宁国府“写凤姐之珍贵。写凤姐之英气。写凤姐之声势。写凤姐之心机。写凤姐之骄大。

经此一事,凤姐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也让贾府上下见识了她的能力。

红楼梦第十四回读后感 王熙凤铁腕协理宁国府

 

02 大包大揽,众女眷中独占鳌头

王熙凤除了协理宁国府,荣国府本身的家务事也没落下。白天在宁国府办公,晚上回荣国府休息。

发丧日期将近,凤姐预先将任务细分逐一下发。遇上贾府关系网中的缮国公、西安郡王妃、镇国公等贵族有应酬,胞兄王仁回南、迎春染疾等内亲需要照应。又兼发引在迩,因此忙的凤姐茶饭也无工夫吃得,坐卧不能清净。

刚到了荣府,宁府的人又跟到荣府。既回到宁府,荣府的人又找到宁府。凤姐见如此,心中倒十分欢喜,并不偷安推托,恐落人褒贬,因此日夜不暇,筹画得十分的整肃,于是合族上下无不称叹者。

凤姐在荣国府受贾母偏爱,飞扬跋扈。如今协理宁国府,更让宁府的下人们心服口服。加上平时自大傲娇,跟妯娌们并没有更多交际。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如此耀眼的王熙凤,在妯娌中如鹤立鸡群,不信请看原文:

合族中虽有许多妯娌,但或有羞口的,或有羞脚的,或有不惯见人的,或有惧贵怯官的,种种之类,俱不如凤姐举止舒徐,言语慷慨,珍贵宽大,因此也不把众人放在眼内,挥霍指示,任其所为,目若无人。

凤姐繁忙,好在贾琏送林黛玉回苏州葬父并不在身边,不然也无暇顾及他。这贾琏,凤姐不在身边一刻,就要寻事。从凤姐协管宁国府也可以看出,她的对管家身份的执着,已经远超一个普通媳妇的身份。

靠着祖上的公德和元春在宫里被皇上宠爱,贾府的盘子越摊越大。官场的争斗波及家眷,争着跟贾府攀关系的人络绎不绝。从贾府身上扒点灰,都可以让普通人衣食无忧。无利不起早,这些外围人物,在贾府落败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凤姐抓住了贾府繁盛的好时机,放高利贷,受贿,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也偷攒了不少私房钱。这些不义之财,成为了后来贾赦这一支犯法的一大罪证。

红楼梦第十四回读后感 王熙凤铁腕协理宁国府

 

03细节见真情,女强人身后也有细腻之处

凤姐时间精力有限,管好贾府上中下三层人,实属不易。贾琏本身并不坏,只是好色而已。可以说贾琏喜欢在外拈花惹草与凤姐的繁忙不无关系。

林如海病逝,贾母钦点了贾琏护送林黛玉回去葬父,可见贾母对贾琏的信任。除了丧事,也有遗产的问题需要处理,需要有个强有力的娘家人陪着黛玉。

林如海在扬州病逝,葬在苏州。贾琏协助黛玉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后,又将她带回了贾府。这期间,王熙凤忙着协理宁国府。贾琏在外,凤姐非常牵挂。得知贾琏送信回来,想要细问,却困在宁府走不开。脂砚斋有云:

书一纸千金重,勾引难防嘱下人。任你无双肝胆烈,多情念起自眉颦。

可见,这阶段的贾琏夫妻,感情还是很深的。等晚上回荣府,细细追问送信的召儿,并和平儿一起亲自收拾了贾琏交代的要带的物品。她深知贾琏一天都离不了女人,嘱咐召儿要仔细照料,不然回来有他好受的。

原文是这么说的:

又细细吩咐昭儿:“在外好生小心服侍,不要惹你二爷生气。时时劝他少吃酒,别勾引他认得混帐老婆,果然有这些事,回来打折你的腿”

赶乱完了,天已四更将尽,纵睡下又走了困,不觉又是天明鸡唱,忙梳洗过宁府中来。此为病源伏线。凤姐心机深,又常年辛苦持家,古人千金之躯多病弱,即使在小产期间也劳心劳力,凤姐的身体就这样垮了。

凤姐对钱财和权势的追逐,远超过对贾琏的关注。长久下来,贾琏心生不满,尤二姐的死成为两人决裂的导火索。冰冻一池非一日之寒。最辛苦的人,受伤最深。让人唏嘘。

红楼梦第十四回读后感 王熙凤铁腕协理宁国府

 

04 豪华宾客阵营,暗含末路玄机

秦可卿的丧事风光又豪华,送殡的官客有六国公、郡王、侯爷、大将军等王孙公子,不可枚数。堂客算来亦共有十来顶大轿,三四十小轿,连家下大小轿车辆不下百余十乘,连前面各色执事、陈设、百耍,浩浩荡荡,一带摆三四里远。

还有四大王爷在路旁设了路祭。北静王更是下早朝后亲自前来。足见贾府当时的影响之大。

贾府的命运跟元妃息息相关,也跟这些王爷有莫大的关系。元妃莫名去世后,贾府走下坡路,被抄家时,昔日这些关公贵族,不往上踩一脚已经很不错了。贾府被抄早有征兆,衰落也已开始,子孙一代不如一代后继无人。

元妃去世,在朝中无靠山,加上贾珍、贾赦以及一些仗势欺人的家仆作恶无数,被人举报了。很多看贾府不顺眼的势力在收到抄家的圣旨后,摩拳擦掌,想捞一笔。唯有西平王和北静王挺身而出,竭力保住了贾政。

宁国府无人庇护,加上罪证俱全,贾赦也是,还有王熙凤放高利贷的罪证。经过这次抄家,宁府被洗劫一空,而荣府元气大伤。

贾政是封建社会的捍卫者,是朝廷命官,也是贾府唯一有一些主见和正统的官员。留下贾政,意味着封建社会中还尚存一丝正义。末路难走,留下的人,还是会随着潮流奔波。

后来贾政复职,宝玉和贾兰科举中举,也是对这正义最好的回报。

(欲知后事如何,请待下回分解。我们一起重读经典,一百二十回,看透封建大家族起起落落背后的深意。)

红楼梦第十四回读后感 王熙凤铁腕协理宁国府

 

(本文参考资料: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曹雪芹、脂砚斋《脂砚斋批评本 红楼梦》)

作者简介:日月婆娑,一枚安静的小树洞。闲时读经典,忙时讨生活。与您一起分享书与生活中的悲欢离合。原创公众号“日月婆娑”,持续更新,欢迎点赞、关注。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