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讲真实民间故事 老一辈人讲的民间故事

周大爷已经八十多岁了,除了血压有点高以外,其他方面没什么毛病,身体健康,耳聪目明。他的老伴已去世两年多了,每天他都拿个小板凳在楼下找人聊天。与他认识是很奇妙的事,有一次我帮他扛了两袋大米上楼,他热情地感谢并非得塞我口袋里两盒香烟,我拒绝了表示不抽烟就离开了,自此我们就熟悉起来,每次见面都打招呼。他儿子不在身边,我经常帮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时间久了关系相处得越来越好。

有一次,我在楼下带孩子玩,他拿过来一只黄色的小狗非要送给我,我表示妻子不让,他非让我收下并告诉我说这是有灵性的动物,对主人非常忠心。他还指着脸上的疤痕对我说:“看到了没?这是我当初为了躲避野猪袭击,在逃跑时候留下的疤痕,被一只狼救了,这小玩意就是它的后代。”

“怎么回事?”我向来都对动物的故事很感兴趣,就让周大爷讲起了这段经历。他对我说年轻时候是一个护林员,在两个省交界的地方,说出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地方,告诉我那里有几万公顷的原始森林。我问他位置,他指了指地图中云贵川那一块,又指了指地图上湖北的那一块,然后很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他不识字,不会看地图,接着又非要回家拿工作证给我看。我拉住了他告诉他这并不重要,然后给他倒一杯水,他坐在板凳上拿出烟斗边抽烟边给我讲述年轻时候的故事。

周大爷年轻的时候,在林子生产队的小刘用陷阱捕获一只独狼,众人合力将这只狼捆住吊在树上准备活剥吃肉,周大爷觉得太残忍,就打算劝大家放它一马,可是他也明白自己人轻言微,自己说服不了大家。就想了一个办法,对大家说道自己最近在森林巡查经常看到有狼群,不如将这只狼放在陷阱作为诱饵说不定能吸引更多的狼上钩。即便明天抓不到更多的狼也不亏,反正这只狼也跑不了。有人觉得这个想法好,也有人不同意,认为狼是个狡猾的动物,肯定不会上当。经过商讨,大家最终同意明天再杀掉狼,主要也是由于当时天色已黑,剥皮、炖肉都不方便。

老人讲真实民间故事-1

结果当天夜里,周大爷赶紧趁着机会将狼从陷阱救出来,偷偷地带到森林之中将绳子割断放掉了。他是个不会撒谎的人,第二天向大家如实交代了自己做过的事,因此被大家狠狠地批评一顿,有几个脾气火爆的年轻人伸手推了他几下,周大爷也没有反抗,毕竟自己有错在先。这只被救下的孤狼好像有灵性一样,每次周大爷去林子巡查,总能发现它的踪迹,甚至离他越来越近,似乎知道周大爷就是他的救命恩人,更让周大爷惊奇的是这只狼对周大爷的狗也没有敌意,一来二去,两只动物很快建立起了感情。很快,周大爷的狗生了一窝崽子,长相与那只独狼十分相似。

有一回,周大爷去森林捡地皮菜(雨后的一种藻类,像木耳,可做菜),没有带狗,在森林走了很久,突然听到前方有动物跑过,他抬头一看是几只小野猪。这可把他吓了一跳,这么小的野猪的周围肯定有大野猪在附近,护崽心切的野猪攻击力十足,俗话说一猪二熊三老虎,在野外遇到野猪可是十分危险的一件事情。周大爷拎着篮子就打算赶紧离开这里,可没想到的刚跑没多远就差点撞到身后不远处的母野猪,看样子得四五百斤,异常强壮和暴躁,低着头准备攻击他。

周大爷情急之下,调转方向,看到不远处有一棵树赶紧爬上去,结果野猪冲击力十足,轻易地就将周大爷爬上的这棵树撞得摇摇欲坠,即将倒下。周大爷着急地大喊大叫,希望能吓退野猪,可没想到他越是叫那个野猪就越暴躁,怒吼着使劲拱这棵树。周大爷在树即将倒下的时候,赶紧跳了下来准备逃跑,可刚跳下来的时候,没有站稳脚跟,脸部着地,留下一个伴随至今的疤痕。正当野猪准备冲向他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冲向野猪,接着它们就扭打在一起。

周大爷顾不得疼痛以及身后发生了什么,起身继续逃跑,跑了几百米才看到是曾经救下的那只孤狼与野猪扭打在一起,看得出那只孤狼处于弱势被野猪压在身子底下疯狂的撕咬。都说狼的战斗力强,那是在群体合作的情况下战斗力无可匹敌。在独狼面对如此凶猛野猪的情况下,是毫无胜算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堪一击。撕咬声、哀嚎声混杂在一起,现场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即便是这样,这只孤狼也没有后退,这为周大爷逃跑提供了时机。

周大爷顾不得疲劳,一口气跑到了家里之后便趴在地上立即晕了过去,他实在太累了。当他醒来的时候,一群人围着他,他才把刚发生没多久的经历讲述出来。接着他带了一群人去刚刚遇到野猪的地方,这里已恢复了平静,但狼藉的地上记载了之前发生的一切事情。

老人讲真实民间故事-1

几天之后,周大爷巡山时候,在一个大树底下发现了这只独狼的尸体,它浑身伤痕累累,也许只有它自己能感受到死前是多么痛苦,但它为了报答周大爷的救命之恩从未退缩过。周大爷看了泪流满面,他讲到这里的时候,看了我一眼然后尴尬地笑笑说:“你说它多傻,要是当初在生产队被吃了也没有这等痛苦啊!”

“这只孤狼就这么死了?”我一直重复地问这句话,周大爷确定的点点头。毕竟现实不是小说,没有什么完美的结局,这只孤狼没有活下来,也没有任何奇迹发生。不过好在它有后代,眼前的这个黄狗不知道是它第几代了,或许周大爷也说不清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希望这是一个假故事,我希望你在骗我,狼怎么可能打不过野猪?野猪看到狼一定会跑的。”

周大爷拿出自己的烟斗,点上火之后抽了几口,“你说是假的就假的吧,我也希望是一场梦。”说完他叹口气走了,这只狗我一直养到现在。

前段时间,周大爷在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自此身体状况急转直下,没多久就去世了。他的儿子有一次主动找我聊天,跟我坦诚说我养的狗实际上并不是那只独狼的后代。当初周大爷养了几代之后还剩下一只叫大青的狗的确还是那只独狼的后代,在他来城里生活之后,那只狗就留在老家给再农村生活的弟弟养。后来这个名叫大青的狗死了之后,在城里生活的周大爷并不知道,家人又找来一只狗骗他说是那只大青的后代,周大爷对此深信不疑,他一直觉得那个孤狼的后代是他最珍贵的东西。

周大爷的儿子说到这里很尴尬地看着我,和我说抱歉,然后将一本发黄的护林员工作证递给我说:“我爸说这个能向你证明故事发生的地点,那地方至今仍旧有人记得这事,尽管听起来不可思议。他一直觉得自己留下最大的财产就是那个狼的后代,遗憾的是,这只狗并不是,所以它一文不值!”

我瞄了一眼他放在桌子上的护林员证,对他说:“算了算了,他不需要证明什么,这只狗仍旧很值钱!”说到这里,我忽然泪流满面,说不出为什么!

关注我,明天的故事非常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4)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