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宗室的诗句(将进酒唐李贺诗词精选以及译文)

从古至今,酒都是交际的必需品。曾经有一个段子,一女生去应聘,面试官问有什么特长,回答说:能喝三斤白酒。于是顺利入职。虽然是段子,但是也说明喝酒在现代交际中的重要性。说起古人喝酒,有两个人最为著名。一个是刘伶,一个是李白。不过刘伶与李白的特点不同,

从古至今,酒都是交际的必需品。曾经有一个段子,一女生去应聘,面试官问有什么特长,回答说:能喝三斤白酒。于是顺利入职。虽然是段子,但是也说明喝酒在现代交际中的重要性。说起古人喝酒,有两个人最为著名。一个是刘伶,一个是李白。不过刘伶与李白的特点不同,刘伶以嗜酒闻名,李白以豪饮著称。据《晋书》记载,刘伶经常乘鹿车外出,漫无目的,车上装着酒,让人扛着锄头跟在后面,说:“死便埋我”。就是走哪儿算哪儿,喝死了就地掩埋。这可能是最嚣张的酒驾了。

李白的豪饮主要体现在他的诗中,尤其是著名的《将进酒》。李白自己喝起酒来不计代价,劝起别人来也是毫不客气:“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这可能是最理直气壮的喝酒败家了。

《将进酒》是乐府古题,其实就是劝酒词的意思。同样是唐代颇享盛誉的积极浪漫主义诗人,李贺劝起酒来就温和多了:

将进酒

【唐】李贺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

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绣幕围香风。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李贺劝酒的理由和李白差不多,都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不过李白的乐很单纯,就是喝酒,什么“钟鼓馔玉”“五花马,千金裘”,统统不放在眼里。李贺喝酒的仪式感就强多了,你看他“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钟,是古代一种盛酒的器皿。琉璃钟,说白了就是玻璃杯。你可别小瞧玻璃杯,在古代玻璃的冶炼技术尚不成熟,玻璃杯那可是奢华的象征。琥珀浓,这是形容酒的色泽。槽酒,是古代酿酒的器皿。真珠红,是一种珍贵的红酒。真珠,即珍珠。我们可以想象,李贺像极了我们今天喝红酒的样子。桌上放着醒酒器,斟一杯红酒,手持玻璃杯摇晃着,观赏着那柔润莹洁的色泽,是不是马上自我感觉有一种高级感油然而生?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李白喝酒有牛羊肉就很满足了。李贺则不然,人家李贺吃的是“烹龙炮凤”,这可是上等的野味,简直比广东人还会吃。酒好菜好,吃饭的环境自然也不能差,那是“罗帏绣幕”。“玉脂泣”“围香风”,隔着千年的岁月我们都能感受到滋滋冒油的佳肴,香味扑鼻。如此盛大的场面,声乐歌舞自然少不了。吹的那可是绣着龙纹的玉笛,敲的那可是扬子鳄皮做成的大鼓。“皓齿歌,细腰舞”,唱歌跳舞的也全部是一等一的绝色美女。这样一场五彩缤纷、欢乐沉醉、兴会淋漓的宴席,声、色、香、味俱全,怎能不令人神往?

接着李贺笔调一转,说道时令马上就会是暮春,桃花如雨点般纷纷落下。人生苦短啊,我劝你们还是整天喝得酩酊大醉的好,如果等到像刘伶一样死了进入坟墓,可就喝不到这样的美酒,更享受不到这样美好的时光了。

李贺这首诗前面极写人间乐事,后面猛作翻转,出现“桃花乱落”“坟上土”的惨淡意象,这个乐极生悲、龙身蛇尾式的奇突结构,十分生动而真实地将诗人内心深处所隐藏的死既可悲而生亦无聊的最大的矛盾和苦闷揭示出来了。这种矛盾和苦闷,源于李贺悲催的身世。

李贺远祖是唐高祖李渊的叔父李亮,属于大唐宗室的远支,武则天执政时大量杀戮高祖子孙,到李贺父亲李晋肃时,早已世远名微,家道中落,隐沦昌谷。不过,李贺倒是很看重自己有李唐宗室高贵血统这一身份,就跟刘备逢人就讲“我乃中山靖王之后”一样,李贺也常常自称“唐诸王孙李长吉”“宗孙”“皇孙”等等。但实际上,他这个“宗室王孙”的身份没有给他带来一点儿好处,反而因为老爹的名字落得个终身不能考取进士的下场。

李贺是天才式的人物。他长相很有特点,体形细瘦,通眉长爪,就像一个女人。而且自幼才思聪颖,七岁能诗,又擅长“疾书”。相传李贺七岁时,韩愈、皇甫湜造访,李贺提笔立即写了一首诗《高轩过》,韩愈与皇甫湜大吃一惊,李贺从此扬名。有句话叫比你有才的人偏偏比你更努力。李贺就是这样。李商隐作《小传》说,李贺每天一大早就出门,骑着一头大驴,背着一个大口袋,只要想到好的诗句,就马上记下来,扔到口袋里。到天黑了才回来,打开口袋慢慢地整理。有一次,李贺的母亲看见从口袋里倒出那么多诗句,心疼地说:这孩子恐怕非得把自己的心呕出来才肯罢休。可见李贺作诗的刻苦程度。

李贺自称皇亲宗室,写一首《将进酒》,奢华排场比李白高级一万倍

李贺又聪明又努力,按理说考取功名就是分分钟的事。但是这孩子的命运太悲催了。先是“年未弱冠”,即遭父丧。也就是还没有成年,父亲就死了。唐代规定,参加科举必须服满三年丧期。这样就白白地耽误了几年。直到元和五年(810),李贺守丧已满,韩愈给李贺写信劝他考取进士。21岁的李贺先是在河南参加了由韩愈参与组织的河南府试,作《河南府试十二月乐词并闰月》,并一举获隽。获隽,就是可以乘坐公家车马到京城参加考试。此时的李贺可以说是春风得意,风光无限。

可是到了长安李贺却傻了眼。嫉妒他的人流言生事说,李贺的父亲名叫“李晋肃”,“晋”与进士的“进”犯“嫌名”,李贺应当避讳,不能参加进士考试,否则就是大不孝。尽管韩愈引经据典给李贺辩护,但是李贺最终还是没能应试,抱恨离开长安。考取进士,是进入仕途的唯一途径。这就相当于你明知道自己有实力,可以轻松地通过高考改变命运,但是却莫名其妙地永远失去了资格和机会。这一刻,就像命运跟李贺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似李贺这样自视甚高又才华卓绝的人,他心里的悲苦和愤懑可想而知。

所以,李贺的诗中常常充满惊人之语。除了在《将进酒》中要“烹龙炮凤”,在《苦昼短》一诗中,甚至极端地表示“吾将斩龙足,嚼龙肉”,大骂“刘彻茂陵多滞骨,嬴政梓棺费鲍鱼”。弄权者叫他“避讳”,他干脆什么都不避讳了,直呼皇帝的姓名,刘彻就是汉武帝,嬴政就是秦始皇。在封建时代,读书人讲究为尊者讳。一般都不直呼皇帝姓名,李贺偏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可见长安应试失败对他的打击多么大。此后不到五六年,李贺郁郁而终,年仅27岁。

唐代两大浪漫主义诗人,李白和李贺,都因为家庭背景,而被堵上了科举取士的大门。李白只好选择“干谒”的道路,而李贺生活的年代,已是中唐,“干谒”的道路也走不通了。所以李贺的诗中多是激愤之语,他诗中的浪漫意象,虽然精彩奇特,但是不像李白那样的光明乐观,而略显阴暗,也难怪乎被后人誉为“诗鬼”了。

@颜亭月诗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