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蓼莪(诗经蓼莪翻译)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瓶之罄矣,维罍之耻。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出则衔恤,入则靡至。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南山烈烈,飘风发发。民莫不穀,我独何害!南山律律,飘风弗弗。民莫不穀,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瓶之罄矣,维罍之耻。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出则衔恤,入则靡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南山烈烈,飘风发发。民莫不穀,我独何害!南山律律,飘风弗弗。民莫不穀,我独不卒!”诗经《蓼峩》

初衣解诗:今天初衣解读的是诗经的《蓼莪》。由于漫长的文字演变,许多人对于《诗经》望而生畏,那像谜语一样的简单的字句,究竟蕴含怎样的秘密?

“蓼”是茂盛的意思。这首诗的主体在于“莪”。

那么“莪”是怎样的一种草呢?“莪”就是“莪蒿”。这是一种长在江边水泽的野生植物,它们抱根丛生,在荒凉的地方安家,无论是草的形态,还是它们开花的样子,都是抱团的,仿佛母亲带着孩子,在荒野的地方安家。那开出的小黄花,一团团一簇簇,像极了荒寒中的笑脸。

所以“莪蒿”又叫做“抱母蒿”。中国是一个传统的以家庭作为社会细胞的国家,繁荣意味着每个家庭的兴旺。而平凡的家庭,像“莪蒿”一样,父母是主干,团结着子女,付出着的最朴素的爱和温馨。在当代的家庭,虽然由于子女的成长,往往在现实中和父母分开,但精神上的依恋贯穿了始终。所谓一日有父母,心灵有家园。

远方的游子心里牵挂的是父母,父母同样牵挂孩子。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这是游子在江边看到了野草,却回忆起莪蒿。我看见江边的野草,想象着那繁茂的莪蒿,我思念我那父母,我悲伤他养我一生的辛劳。

再连续两段的感叹后,诗文转折到自己现实的处境。

“瓶之罄矣,维罍之耻。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没有父母在身边,就像那没有了水的瓶子,那瓶子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呢?一个人孤独的生存,如同死了一样。没有父母,就像是失去了抱母蒿的孤草,含悲茫然,四处漂泊。真是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转下来写到现实中回忆父母,情绪达到了顶点。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父亲生下了我,母亲你喂养我,抚育我,疼爱我,看我成长,照顾我,出门回家把我抱在怀里。想要报答你们的恩德,可是老天不容许。

而作者又从回忆转到了现实。

“南山律律,飘风弗弗。民莫不穀,我独不卒!”

我现在南山的崇山峻岭里,狂风凛冽。大家都有父母,为什么我不能在你的身边?

这首诗有强烈的感情震撼。写的是游子离开父母,不能赡养终老自己的亲人,感情的浓烈,真切而悲怆。那么为什么子女会不在身边呢?古代和当代一样,因为生存,因为各种不得不的原因,父母和子女并不能团圆。而这种不能团圆,尤其以父母老迈病死,而自己不能在旁,尤为牵心。

有父母在或者陪伴在父母旁边,如同莪蒿平凡繁茂,抱母而生,享受天伦之乐,在中国,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就是大团圆,在团圆的气氛中,感受着血脉延续,亲情温馨,家庭兴旺的正能量。有很多人说讨厌一些传统剧本式的大团圆,那是没有经过生活磨砺的孩子。只有经过了生活的苦难,才知道团圆对于中国人意味着什么。

那是短暂的休憩,身心获得完整的能量,那是回顾与延续,那是信心与未来。

之所以在这样一个节点上解读这样的一首诗,是因为很多人并不清楚,在这一次武汉的战疫中,有多少父母面临着生命的枯竭,又有多少儿女们面临失去父母的沉痛。有多少子女奔赴一线,有多少父母牵心守望。

愿意小离别,换取每家的大团圆。愿意每家的父母都得救,对于每一个家庭在劫难以后,依然如同抱母蒿一样繁荣兴旺!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