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庄菩萨蛮是什么?菩萨蛮韦庄赏析主旨

我们在谈温庭筠的词时,曾说过温庭筠是花间派的鼻祖,与韦庄号称“温韦”,可见韦庄在词坛的地位,比照金庸的武侠小说,那就是“北乔峰,南慕容”。而韦庄与温庭筠写词的路子完全不一样,虽然韦庄认真学习过温庭筠写词的方式,但韦庄又有自己的创见。温庭筠的词走的是富贵一路,仿佛一位浓妆艳抹的贵妇,充满富贵之气。温庭筠的词朦胧跳跃,好像是诗中之李商隐,温庭筠写词的态度完全不同于写诗,他总是在诗中表达他的忧国忧民、怀才不遇的痛苦,但在词中,他只表现女子的痛苦,正所谓替女人代言,是典型的“男子作闺音”,没有自己的情感寄托在内。

韦庄菩萨蛮-1

而韦庄的词清新淡雅脉络清楚,好似一个素面朝天“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小姑娘,他的词通俗易懂浅显自然,好似诗中之白居易。

韦庄写词,不像温庭筠那样朦胧暗示跳跃,他是用白描的手法直抒胸臆,无论是爱情中的离愁别绪,还是飘落天涯的羁旅之愁,韦庄都不隐藏情感,在词中蕴含了丰富的个人情感。可以说,温庭筠是替歌女代言,而韦庄是讲自己的人生故事,是为自己代言。自韦庄开始,词已经不再仅仅是为歌唱而填写的歌词了,而是成为“我手写我心”的抒情达意的工具了,韦庄提高了词的地位。

韦庄最具代表性的是一组《菩萨蛮》。这五首词可能在不同时期不同地点写成,应是他入蜀以后的作品,但连起来就是他人生的一曲悲歌。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

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
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

劝我早还家,绿窗人似花。

这首词应当是韦庄对年轻时与情人别离的回忆。红楼之夜与佳人别离,心情难掩惆怅。残月时分,佳人含着眼泪与我告别,佳人“琵琶弦上说相思”,愿我早日归家,因为“绿窗人似花”。多么感人的情人话别之景。韦庄将归家之情巧妙地寄寓于佳人的别离之情之中,将故园之恋与佳人之恋融合在一起,所以隐藏得很深,其实,“归乡”才是韦庄词的主题。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韦庄菩萨蛮-2

别人都说江南好,还说最好能够在江南安心养老,江南好在哪里呢?江南是景美人也美。你看,“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还有那婀娜多情的江南女子,“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江南的那些女孩子们,个个都是游子心中的“白月光”。“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纵然江南有千般美好,纵然江南女子有万种风情,当我老了的时候,还是要回到故乡,否则那就是肝肠寸断啊。这里韦庄更强化了他的归乡之思。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

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

前两首说江南好,我也要回到自己的故乡,而这首词的态度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说什么“白头誓不归”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在这首词中,韦庄首先回忆起自己的青春,骑着马倚着小桥,既风流又潇洒,那满楼的女子都给我递秋波为我倾倒。你看这韦庄还挺自恋的。

“当时年少春衫薄”,把青春年少写得极为美妙。这是一个白衣飘飘的年代,是白衣胜雪的年代,韦庄就是那个白马少年郎。古今中外的女孩子,都喜欢骑着白马的少年,你要是骑着一头黑骡子,那你肯定不是白马王子,而是骡马贩子。

而把青春写得同样美妙的,还有李商隐。李商隐说“庾郎最年少,芳草妒春袍”,说芳草都嫉妒那个一袭春衫的少年,简直是帅呆了。正是因为当年“骑马倚斜桥”,才引来“满楼红袖招”之浪漫情事,而如今青春已不再,早已经不是白马王子,而是白头老翁了。那满楼的红袖早已经容颜逝去了,如今的我还是偎红倚翠醉眠花丛好了。青春不再、爱情已逝,大唐帝国也已经烟消云散了,既然无家可归,那就“白头誓不归”吧。如此决绝浅近,这正是韦庄词的特色。

劝君今夜须沉醉,尊前莫话明朝事。

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
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韦庄菩萨蛮-3

主人劝酒说,你不要去想明天的事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吧,明天之事不可预料,还是干了这一杯吧。客人则说,是啊,人生短暂不如多喝点酒,勉强乐一下吧。韦庄好像陷入了对人生的失望,对归乡的绝望之中,时光似箭,一切都无可奈何,那么为何不在醉乡之中寻找快乐呢?明天并不确定,确定的是今晚我要把自己喝醉。所以“遇酒且呵呵”,因为“人生能几何。”

“呵呵”现在都是一个网红词了。而韦庄的这个“呵呵”,不同于现在的没话找话懒得搭理人的意思,而是笑的意思。但这个笑又不是兴高采烈地笑,而是无可奈何地勉强一笑,可见呵呵之中蕴含着难言的苦痛。韦庄很喜欢用“呵呵”,比如说他在另外一首词中说,“笑呵呵,常道人生能几何”。人到暮年的韦庄,越发感到时光之无情,既然时光留不住还是在醉乡当中留意下一点快乐吧。

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

柳暗魏王堤,此时心转迷。
桃花春水渌,水上鸳鸯浴。

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

韦庄回忆起自己在洛阳的美好时光。纵然是洛阳春光无限好,但令人沉痛的是,“洛阳才子他乡老”。古人一般都很谦虚,韦庄不大会说自己是洛阳才子,这个洛阳才子很可能是与他心有戚戚焉的诗圣杜甫。不管是韦庄本人,还是杜甫,最终都未能回到家乡。“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这一句尤为沉痛。远处残阳如血,残阳其实正代表着末世的帝国,代表着暮年的自我。

纵观这五首词,在意象上,红楼美人、香灯残月;春花秋草,宴中樽前,这都是美丽的画面,但在这美丽的意象背后,却是离愁别恨与故园之思。韦庄的这五首词中,既有时移世易得之慨,也有国破家亡之感;既有仕途坎坷之叹,又有思念家乡之愁;既有漂泊流离之苦。更有壮志未酬之悲。

这五首《菩萨蛮》,就是韦庄的心灵编年史。

韦庄菩萨蛮-4

文学史上说,同为花间词派的词人,韦庄与温庭筠有着明显的不同。如果说温庭筠的词风代表着花间词派的主基调的话,那么韦庄的词就是花间词派的别调。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韦庄词的整个风格就是清简秀雅。与温庭筠的满眼富贵堂皇的浓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韦庄的词不但善于运用清淡自然的语言,明秀如画的形象刻画出那种婉转的离愁别怨,而且能用电影镜头一般的白描的手法直抒胸臆,语言如民歌一般质朴,情感如山盟海誓一般决绝。比如说他的《思帝乡》: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这首词用白描的手法描写了一个天真烂漫大胆追求爱情的少女,为了选择自己的真命天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即使将来遭到抛弃也无怨无悔的女孩子的形象,这也是韦庄为了追求“平生志业匡尧舜”的理想不达目的绝不撒手的形象的体现。这个女子的形象清新而又果敢,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在古代很少见,而韦庄的这首词,可以说是在古代文人写女子当中的一汪清泉,他告诉我们,追求爱情,古代女子也有狠人!

韦庄对词的贡献是巨大的。花间词创始于温庭筠而繁盛于韦庄。他的清丽俊逸温婉可人的词风,不但影响了当时很多蜀中的花间派词人,而且开了南唐李煜冯延巳等词人的先声,甚至北宋婉约派大师晏几道、秦观等人,都深受他的影响,遥拜他为婉约派的大宗师。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