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孟浩然之广陵 送孟浩然之广陵古诗原文翻译

李白的诗歌中,有大量的分别之作。前一晚大家还在喝酒,第二天就要各自西东,李白要赋诗一首;前一天好朋友还在纵情山水,第二天大家就要再次上路 ,为仕途奔波,李白仍要赋诗一首。李白写给朋友的送别诗,有伤感之作,有慨叹之声,但在诗人壮游的大部分时期里,积极乐观的赠别还是占了主流,尤其是这首人们耳熟能详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唐玄宗开元十五年(727年),李白东游归来,到了湖北的安陆,这一年,李白二十七岁,风华正茂。他可能连自己都不会想到,在安陆一呆,就是十年,这十年间,他以安陆为中心,遍游湖北,以诗会友,以酒娱情,结识了许多诗人朋友,他自嘲说是“酒隐安陆,蹉跎十年”,其实,这十年安陆的游历生活,不仅开阔了他的视野,更让他找到了许多生命的知音,这其中,孟浩然就是一位。

送孟浩然之广陵-1

作为山水田园诗的代表,孟浩然比李白年长十二岁,大了整整一轮,但这并不妨碍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莫逆之交。一直隐居湖北襄阳的孟浩然与旅居在安陆的李白相距不远,两人经常一起游山玩水,约酒赋诗。 在李白眼里,孟浩然就是一个在山水之间自得其乐的像陶渊明一样的人物,所以李白在《赠孟浩然》一诗中上来就说:“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此时的孟浩然刚过四十岁,被李白叫了一声“孟夫子”,既是出于尊敬,又是开个玩笑,轻松的意味尽在字里行间;当然孟浩然对这位比自己小十二岁的放旷才子也是相见恨晚,他请李白在自己襄阳的家里一住就是十多天,天天都是畅饮达旦,不醉不休。

时间走到开元十八年(730年)三月,这一天,李白听说孟浩然要去广陵(今江苏扬州)游历,就托人带信,约孟浩然在江夏(今武汉市武昌区)相会。几天后,孟浩然乘船而下,与李白会于黄鹤楼,这座充满了传奇色彩的高楼,据说曾有仙人在此飞升,而在这一天,它迎来了一对仙人般诗文互答的挚友,更重要的是,在一场推杯换盏的送别宴后,黄鹤楼收获了一首足可“镇楼”的诗歌——《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送孟浩然之广陵-2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你瞧,透过李白的这首离别诗,我们丝毫看不到那种悲悲戚戚的伤感情绪,而是充满了旷达的诗意和生命的豪情。两位诗人分别的时代,是大唐最鼎盛的黄金时代,相约的地点,又是可以俯瞰长江的中国名楼,而相约的季节,则是生机盎然姹紫嫣红的阳春三月,当这几个元素一起构成充满诗意的背景,也就注定了李白这首诗阳光明快的基调。尤其是最后两句,“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更让我们看到了李白那颗飞翔的心灵,目送着一张孤帆渐行渐远,我们仿佛看到,李白的心也在随舟东下,与他的好友孟浩然同赴春和景明的扬州,在浩荡的长江天际线中,渐渐消逝。

送孟浩然之广陵-3

事实上,扬州不仅是李白的向往之地,更是李白诗歌灵感的生发之地,李白曾四赴扬州,不仅在扬州写下了大量诗作,更在扬州拥有众多粉丝,据说一个名叫魏万的铁杆粉丝为能见李白一面,曾一路跟随李白的足迹,跟了3000多里,终于在扬州遇到了李白。而今天的我们更愿意将《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看作是李白与扬州结下不解之缘的开始,黄鹤楼那场充满诗意的目送,一送,就是一生,一送,就是千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