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 范仲淹中揭示主题的诗句(苏幕遮范仲淹主题思想)

我们都知道辛弃疾是宋朝了不得的人物,提笔诗词歌赋,上马行军打仗,在词牌史上龙行虎步,赫赫有名。其实在北宋,同样有这么一号人物,那就是范仲淹。西夏克星《岳阳楼记》的作者范仲淹不但是欧阳修的前辈,主导了诗文风气的归正,一扫

我们都知道辛弃疾是宋朝了不得的人物,提笔诗词歌赋,上马行军打仗,在词牌史上龙行虎步,赫赫有名。其实在北宋,同样有这么一号人物,那就是范仲淹。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苏幕遮》为何能成为千古绝唱?

西夏克星

《岳阳楼记》的作者范仲淹不但是欧阳修的前辈,主导了诗文风气的归正,一扫晚唐体、西昆体的弊病;政治上九州游仕,官声清正,还主导了“庆历新政”,虽然一年多即失败,却为王安石等后起之秀做出了改革的试探和实验;而在军事上,得益于北宋文臣带兵的制度,范仲淹在西北把建国的李元昊打得臣服宋仁宗,即使到了晚年,只要他还在边关,那是关清野宁,绝无战事。

西夏的小孩,估计听到范仲淹的名号也是要害怕的。

就是这样一个厉害人物写的《苏幕遮·怀旧》。这首词好在哪?何以成为千古绝唱: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苏幕遮,词牌名,又名“古调歌”“云雾敛”“鬓云松”“鬓云松令”等。以范仲淹《苏幕遮·怀旧》为正体,双调六十二字,前后段各七句、四仄韵。无变体。

这个词牌起于唐乐府,音乐来自龟兹国,属于西域音乐,应该是散佚了。至于词牌的平仄,因为是固定的,没有变化,所以我们这里不讨论了。而且一首诗词成为绝唱,绝对不会是平仄的缘故,我们重点来看内容。

苏幕遮

我们知道词的发展,在北宋初承续的还是南唐二主的路子,这个时候词牌已经脱离了歌女代言体,而是词作者自身感情的抒发,但是词牌的创作内容还是囿于闺阁怨念,离情别恋,羁旅乡情这些比较婉约、悲伤的题材。所以,这个时期的词牌还是上不了台面的,士大夫作诗和词是分场合的,大事情写诗,小情怀写词。

只不过随着大量文人的参与,词牌的风格也多样化起来。这个时期最重要的人物就是柳永。柳永对长调的创立以及他的词风我们有文章专门讨论过,这里就不再复述。我们只要知道一点,柳永在晚年还是当了个小官,并且死在了任上。他怎么当的官呢?是范仲淹的关照。

范仲淹不但和柳永同时代,关系还不错,至少他对柳永是欣赏的。但是范仲淹对词牌发展的关键性是远不如柳永、苏轼、周邦彦这三巨头的。所以,他的词是跳不出当时的大环境,顶多就是带有了自己文风清正的特色。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苏幕遮》为何能成为千古绝唱?

黄叶地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上片写景,下片抒情。这正是典型的双调写法。写的内容是什么?还是羁旅情思,也没有题材上的突破。但是文风上就和柳永的大不一样了。我们看柳永怎么写秋天的离别: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这么一对比,就很明显了。柳永的词哀伤凄切,字词婉转,而范仲淹的词颜色明亮,字词直白。和柳永的词比起来,讲究清正的范词走的是中唐韩愈的散文路子,他的用词描写更像是唐朝时白居易的句子“日出江花红胜火”,简单,直白,色彩明亮。

写秋高气爽,谁还能胜过“碧云天,黄叶地”?而正是这种明丽的写法打动了后人,在王实甫《西厢记》《长亭送别》一折,直接使用这首词的起首两句,衍为曲子: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而作为戏文,传唱度自然要远高于范仲淹音乐已经散佚的词牌。这首词能成为千古绝唱,王实甫的《西厢记》功劳绝对是有的。

碧云天

当然了,还要自身过硬。若只是“碧云天,黄花地”两句火了,别人再来看其他内容,如果不是才华横溢,还是撑不起“千古绝唱”这四个字的。

上片写景

秋高气爽,天空湛蓝,云飞万里,黄叶满地。无边的秋色在江波上延绵伸展,连成一片。水上寒雾乍起,如碧玉生烟。青山辉映着斜阳,水面无边无际。而那些无情的芳草,成片成片地伸展到阳光都照不到的地方去了。

这是一种很明显的由近及远的写景方法。从眼前的云天、黄叶伸展目光到江波,再到远山,最后到了斜阳外。同样,这也是一种感情在暗暗积累的过程。“芳草”常暗指故乡,而范仲淹却写道“芳草无情”,因此这两句有感叹故乡遥远之意,也完成了从写景到抒情的铺垫。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下片直接抒情

“黯乡魂,追旅思。”两句承接“芳草无情”,点明标题中的“怀旧”其实就是写思乡。“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每天晚上都这样啊,除非是有美梦相陪。哪里能够天天做美梦呢?所以大部分时间还是“明月楼高休独倚。”月上高楼,夜不能寐,就不要一个人凭栏悲伤了,不如喝酒吧。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苏幕遮》为何能成为千古绝唱?

平林漠漠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结拍两句,就是千古名句了。酒一入愁肠,却都化作了相思之泪,欲遣相思反而更增相思之苦了。

这两句,抒情深刻,造语新奇而又自然。写到这里,郁积的乡思旅愁也达到最高潮,词至此黯然而止。

当然我们平时使用这两句有很多场合,不再仅限于乡愁羁旅。甚至在当今社会下,空间远隔这种问题早就不存在了。这个句子更多的使用在爱情、生活、压力、愁怨方面,不过好的句子就是这样,超越了自身的局限,在世间恒久流传。

范公高古,文思清正,意味黯然,再加上《西厢记》的推波助澜,这首词遂成千古绝唱。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句子本身的精彩。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酒入愁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