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王孙李重元(李重元忆王孙秋词赏析)

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

沉李浮瓜冰雪凉

竹方床,针线慵拈午梦长

——李重元《忆王孙·夏词》

忆王孙李重元(李重元忆王孙秋词赏析)-1

又是一天的雨,这个夏季,似乎总有下不完的雨和倾诉不完的心事。不知池中的莲荷,是何等姿容,是莲叶无穷碧还是随那浣溪女下渔舟?

莲荷是人间洁净之物,源于佛前,又途经忘川,抵达人间。是红尘与灵山圣境的接引圣物,佛通过它入世渡人,凡人则在心底栽种一池莲荷,净化心灵,抵达佛国。

莲荷也是菜肴,一碗红枣莲子汤,足以清凉一夏,同时它又是济世的良药。莲子、根茎、藕节、荷叶、花及种子的胚芽皆可入药。有健脾止泻,益肾固精,养心安神,涩精止血等功效。

为景,可令人心情愉悦,眼里生花;为食,可充饥安饱,免去饥饿,增加精力;为药,可益肾固精,养心安神,去人间疾苦,世上疮痍。它把一切奉献给世人,只求灿烂的开谢,染过淤泥依然高洁,涉过凡尘仍具灵性。每年夏初开放,入秋辞别,如约而至,从未有过缺席。倒是凡尘的你我,因为一些琐事,延误佳期,抛掷誓言。

忆王孙李重元(李重元忆王孙秋词赏析)-2

李重元,生平作四首《忆王孙》,分别为春雨梨花、夏日荷花、秋夜荻花和冬雪梅花。以春雨梨花流传最广。一句“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让人联想起多雨的江南,淅淅沥沥的梅雨,散落一地的梨花和湿润深锁的院门。女子紧闭门扉轻抚琴弦,弹起声声幽怨,将远去的归人等待。也让每个人的心底殷勤期盼,深锁的院门尽快响起,思念的故人早日归来!

这首夏日荷花,则略显逊色,没有思念的冗长和雨打梨花深闭门的高深意境。而说起写莲的诗词,李重元亦算不得出色。汉乐府的“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南朝的“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以及杨万里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皆技高一筹,完胜于他。

忆王孙李重元(李重元忆王孙秋词赏析)-3

而我喜爱的是那荷苑清凉的井水,冰镇的瓜果,摇曳的竹椅,和午后那漫无边际的梦,而非仅仅轻描淡写的荷花。

其实,小城的夏天不算热,清晨和夜晚较凉,入睡时常要盖被子,以免着凉,感染风寒。正午至午后则是漫长的阳光,紫外线强,小城一些老街皆被梧桐遮蔽,树下随处可见倚靠竹椅午睡和乘凉的街访。也有老人,携一把弯嘴壶,坐在竹椅上,翘着二郎腿,喝着茶哼着古曲,不时用手指在膝盖上敲着节拍,松散惬意,及至黄昏,壶里的茶仍旧余温犹存。

李重元笔下描绘的正是这样一副悠闲自在的意境。只是时间,他是在遥远的宋朝,地点,一个在莲荷盛开的池旁荷苑,一个在老旧的梧桐树下。井水冰镇的果子成了壶里新煮的茶,午后长廊的梦一样的悠闲美妙。针线,更是谁也懒得去碰。梦里李重元寻到了在江南庭院里抚琴等她的女子,老人拉着老伴儿的手,对她说:“我这辈子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在一起。”

忆王孙李重元(李重元忆王孙秋词赏析)-4

细数曾经流逝的夏天,除了童年捕蝉,下河钓鱼戏水的时光记忆犹新外,余下的多是被匆匆的脚步掩盖,午后梦里的光阴越来越短,来不及入睡就已黄昏,便要急着赶下班的地铁。

小城的夏是清凉的,却难以觅得莲荷的踪迹,所以每年为了赶赴一场莲荷的盛事,我皆要背上行囊,赴约江南。除了荷,江南还有太多牵挂我的山水和事物,至于情缘,再次踏足的时候,我已不再希冀,能够遇见那身着旗袍的女子。能够得见与我一同在佛前结缘的莲荷,已是心满意足。

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窗外的雨刚刚停歇,我想见的莲荷,仍旧要到江南才有。阳光还未穿破云层洒落窗前,桌前的茶却已凉却。

而午后的梦,一直未来得及入梦。

忆王孙李重元(李重元忆王孙秋词赏析)-5

想来,即便将来老了,我也做不了那摇椅哼曲的老者,我要于桌前写字,于书里筑梦,于江南庭院梦回大唐,于宋朝时光顺流高山禅寺,做个云水禅心的僧者,不因情移,不以物转。

作者:闲花

简介: 一个平凡至简的男子,喜爱文字,迷恋诗词。深信,人到一定年岁,走过闹市荒林,有些事自会清明如镜。所以,相遇不问缘由,相逢不问因果,各自安好。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