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泪恋曲》第009章 养一条小狗

“嘟嘟……”对方匆匆忙忙地挂掉了电话,让他再一次对这天真可爱的天使产生了怀疑。他不该怀疑他们的爱情,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可能是他太在乎,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他害怕有一天将失去她。

这陌生的电话号码是第二次出现在梦媛的手机屏幕上,这男人与她有什么关系?据他多年恋爱经验得知,这陌生电话极有可能是她的初恋男友。可是她从未谈过恋爱,难道她在欺骗他?还是他得了疑心病。可事实他是她的正宗初恋情人,为什么他不能相信她。这到底是为什么?

太阳刚刚露出甜美的笑脸,给充满绿色气息的大地戴上了金手套。淡黄色的光芒透过淡粉色纱窗照到房间内,让室内增添了许多别致的色彩。天啊,这调皮的公主竟然骑在他身上,她那泼辣行为真让他难以置信。原来传说中的色女这般模样,她嘴唇慢慢地向他接近,那窒息的感觉简直要掉他的生命。

《笑泪恋曲》第006章    花心惹的祸

小天使向他露出妖媚的脸颊时,不忘向他抛了个媚眼,然后双腿夹住他那冰冷的身体。突然,她从背后拿起明晃晃的匕首,猛然的向他头部刺去。他疯狂的呼喊着救命,可是他眼前一片沙白,什么也没有,恶女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她正在拿着白毛巾给他擦汗。

“老公,你又在做恶梦?哈哈,看你满脸红晕,准没好事。”

“恩!那有的事。我刚才梦到你,你……”

“梦到我什么?别在这里卖关子了。你到底说啊!自己老婆有啥害羞的,早知道你这样我才不跟你呢。”这调皮丫头的行为,总让他百般无奈,也让他有些担惊受怕,也许这就是生活

“我梦到你给我做了一顿板面。那味道好香啊!以至于我大汗淋漓。”现在才发现他比周公还要厉害,可以改变自己那可怕的梦境。

“呵呵,小馋猫。对了,老公,我想养一条小狗。”

他看着梦媛那可爱又调皮的脸,对她露出一抹虚伪的微笑。“行。正好舅妈家有一只小狗,没人喂养。我们可以牵来喂养。喂狗?我们不回饭店吗?我的工作怎么办?”

“行。恩。不回去了。这里多好。老公我们现在就去吧!工作嘛,我们可以在这里找一份。”这小天使拽着他的胳膊,争着嚷着要去舅妈家。最后,连早餐都没让他吃,让他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去舅妈家。

这小天使看来是要待在新家不走,在这陌生而又无奈的地方,好好享受一下两人浪漫的世界。爸妈也不想让他们走,最主要的原因是妈妈怕三万块钱打水漂了,这也是他最内疚的事。他暗心发誓,等以后有钱要加倍偿还爸妈。可是金钱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亲情无价,这个是多么可耻的想法。

梦媛在车上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腰,脸颊轻轻地贴在他那结实的后背,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不知道这种幸福生活内能维持多久,前两天师傅宁打来电话说,让他帮他摆平几个社会混混。这是委婉的说法,说白了就是让他和他一起打架。现在的他再也不是以前不分青红皂白的校园狠手了。

“狠手”是他在校园的代号,正如师傅的代号—不死邪神。听同学说他已经加入了黑社会,而同桌乐在一家酒吧做打手。他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不做正牌生意?而现在他们天天却要靠拳头吃饭,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老公,臭老公,你又不理我是吗?你在想什么?”她和往常一样用指甲掐着他的胳膊,把他呼唤到残酷的现实。

“我哪敢。我的公主,我什么都没有想。真的什么都没想。啊!别再闹了,在掐我胳膊把你扔掉。”

他口袋的手机再一次震动,梦媛霎时从他口袋里拿出手机接通电话。“喂!你找谁?”

“我找祥龙”这无趣的电话对白,让他感觉浑身不自在。那男人的声音好熟悉,他猜极有可能是梦媛手机出现的那个男人,只有那男人会有这么愚蠢的对白。

“还在这里傻愣着干什么?快接电话。”

他把自行车停到一边,看着纯情盎然的大地,缓缓地从梦媛手中接过手机。“喂!你是谁?”

“靠,你连师父的声音都不认得吗?你小子,最近死哪去了。怎么不和师傅联系?是不是把师傅忘了。”

“我刚从承德回来。我哪敢呀。师傅,找我有事吗?”

“承德?不可能吧!我在承德做生意。你听说过海杰吗?我在他身边做事。”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不在焉的回答这无聊的问题“哦。哪里的富商吗?他在承德名声很大。你小子,前途无量。”

突然,梦媛的话也掺杂进来,用很吃惊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她很关心海杰这个名字。“海杰。祥龙,你怎么认识海杰?”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射出一束惊异的目光看着她。

“不认识就好,不认识就好……”

他没太在意她的话,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师傅那里。“有时间我们在酒吧碰碰面。不说啦,我挂掉了。”

“靠,这才是我们校霸狠手的庐山真面目。想当年在学校听到你校霸狠手的名声,那个同学不害怕?现在…”师傅的话戛然而止,好像是他想起了什么似的,总感觉他对他失望至极。

“好汉不提当年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注意形象,别再提它了。好啦,挂了。”

三月,万物刚刚复苏,大地披上了绿绿装,尤其是那生机勃勃地小麦随着风姑娘的步伐,轻轻地在田地里翩翩起舞,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绿油油的小麦如同海浪般向他慢慢地走来,看着它那笑盈盈的绿色脸庞,听着它那踟蹰地脚步声,仿佛心灵在欢呼青春,让他陷于无限遐想之中。

春光明媚的街道,两旁站满了莘莘学子,他们像黑压压的蚂蚁般守护着它们的猎物。身穿黑皮夹克和淡黑色牛仔裤的男人是高三校霸飞龙狠声喝道;“兄弟们给我上!”

红毛小子在一旁,一脸难堪,对着祥龙厉声喝道:“祥龙,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

“知道啦,师傅。”

几十名男人围住了他和师傅。“祥龙,擒贼先擒王。你明白的。”

只见,他一把掐着皮夹克男子的脖子,眼神里充满了仇恨的目光和一丝校霸的风采。此时,飞龙不再像社会中人那样嚣张,放下霸主地位向那些男人厉声喝道:“快给我退下。没看见我在他们手上吗?”

……

曾经那霸王角色,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他成熟了,不再是非不分的校园混混。

梦媛站在他面前,拍了拍他瘦弱的肩膀,对他露出一抹史无前例的微笑,轻轻地翘起樱桃小嘴说:“祥龙,你在想什么?”

他顿时从虚拟而又遗憾的回忆中回到残酷无比的现实中,仓促而又无奈地回答:“也没什么。只是想起以前在学校的事情。”

……

看着来来往往的公共汽车和黑色轿车,嗅着充满汽油味的空气,他和梦媛来到了舅妈家。舅妈有一个二十三岁的儿子,叫做李玮。他留有非常流行的长毛寸,像花儿乐队主唱那种。一米八九的个子,跟刘翔差不多。凶悍的肌肉,黑胖脸,后脑勺上有一处刀疤。这样的身材注定了他的命运——杀手。不错,他是不误正业的社会流氓,但并非是非不分。

现在,舅舅勉强能下床走路,听他妈说,舅舅腰部受伤最为严重,险些致命。

他和梦媛来的时候,舅舅拄着拐棍,看到他们露出一抹暗淡地微笑。“听李玮说今天你们要来,没想到这么快。你们屋里坐。祥龙记得给你媳妇倒杯水。”

“恩,知道啦。怎么没有看到舅妈?她去哪里啦?”

“她去工作了。李玮,别再给狗煮饭了,快去招呼你哥去。”……

舅舅曾经是一名军人,带过兵,打过仗。在一次模拟训练中,炸弹炸折了右胳膊被迫专业了,离开军队转为农民,这也是他今生最遗憾的事。他性格比较暴躁,动不动要用武力解决问题,祥龙和李玮深受其害,也最害怕他。

李玮从小被舅舅宠惯了,以至于他误入歧途加入了黑社会。这也许与他相关,要不是祥龙把他推荐给师傅,可能现在他是良好社会公民,这是他最内疚的事情,总觉得亏欠他弟弟太多。

舅舅被打住院,也是因李玮这档子事。听妈说,他得罪了社会中人,因此引火烧身连累了家人。爸爸曾经私下对他说过,他舅舅跟着李玮迟早会出事,你千万别学你弟。尽量和他少来往。

其实,他高中时和李玮一样,是校园小混混,高三校霸飞龙给他起了个绰号——狠手。就因为他砍了飞龙胸膛一刀,把矮个神童打成重伤住院。以至于他狠手的绰号名声四起,一夜之间校园无人不知校园狠手祥龙。

在校园的混混都有一个代号,双节棍李玮—冷冰火焰,足球小子宁—不死邪神,校园才子祥龙—狠手,快刀手飞龙—吹不灭的风。他们是一个可悲的组合——校园四大金刚。李玮和师傅宁加入了黑社会,听说飞龙在一家黑企业做杀手。而他只是一个穷光蛋,靠力气工作基本没有发展前途,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他舅舅缓缓地撩起浅绿色门帘,慢慢地住着光滑木头的拐杖,气喘吁吁地走到他面前,依然对他露出一副严肃的面容。“听李玮说,你们要养条狗?我这就让李玮去给你们捉狗。”

“没事,现在不急。舅舅你的伤好些了吗?”舅舅没有回答他的话,他也敢再追问下去,他知道再问舅舅肯定会生气,因为舅舅是一个不愿意多说一句废话的人,可往往说的都是废话。

他给坐在沙发上的梦媛倒了一杯茶叶水后,出去找李玮了。

现在,李玮用一口锅在做饭—粉条菜。午饭是谈了些,锅里泛出刷锅水般的气味,没想到他依然过着如此艰苦生活。这样的午饭实在难以下咽,即使把饭菜送给街上的乞丐,也不见得愿意吃。

“你小子,学会做饭啦。最近混混地怎样?”

“还行,我帮海杰办事。对了,我和你师傅是海杰的左右护法。”

不知梦媛啥时候,悄悄地站到他们身后,焦急的插嘴道:“海杰,你认识海杰?”

他看着她那诡异而又惊讶的目光,仿佛她认识海杰。

她露出一张乳白色的脸孔,眨了眨玻璃球双眼,接着对他含情微笑。“不不认识,我只是听说过,听说过。不过,海杰是我们那里的首富,他爸是政府官员,她妈是教育局的。他的势力范围搏击很广。”他惊叹她对他说的这席话,更惊叹海杰身边的左右护法。

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如今变身成为海杰身边的左右护法,不知是悲是喜。

“你小子,这回总算有出息了。好好工作。你比哥混的好。哥自愧不如。”

“李玮,你还是离开海杰吧!这对你和你哥都好处。”好有深意的一句话,仿佛梦媛和海杰扯上了关系,他真叹服这经历如此复杂的丫头。

“嫂子,你这是什么话?哥都赞成我跟随海杰。为首富办事有什么不好的。”

祥龙看到梦媛苍白的脸颊,心里不由的担心起来。“梦媛,你的脸好苍白,是不是生病了?”

“没事。李玮,你听嫂子的话,肯定有益无害。以后你们会知道的”梦媛听到海杰的名字形态变的非常慌张,眼角泛出一丝苦涩的泪花。海杰为什么雇佣打手作为左右护法?听话海杰的挑选保镖很严格,最起码是无父无母,心狠手辣之人,并且要经过重重刷选,要求更为严厉,心与海杰相同。刚刚踏入社会的愣头小子成为海杰的贴身保镖,令人难以置信。

他真不明白师傅和李玮当初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加入黑社会?难道只是为一时风光吗?还是为了肮脏可恶的金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许就是这个道理。金钱真是诱人的东西,又是可怕的东西。他总是不明白梦媛为什么听到海杰的名字,脸颊会变的苍白如雪。难道她和海杰有秘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