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散文随笔(文地理旅游乡土怀旧散文随笔)

故乡的那一片白桦林湖北随州人文地理旅游乡土怀旧散文随笔在新疆布尔津在额尔齐斯河白桦林露营野餐美得让人心醉!有歌手唱过白桦林,很忧伤,很意味深长,我觉得配着口琴,悠扬略微尖锐才能表现青春呼啸而过的感伤。人总会莫名其妙的感伤,少年有时候是阴郁的,阴郁是苏童笔下的枫杨树乡、苏州城的苏州河,忧郁是少年张爱玲被反锁在黑暗的老屋子,生着病,看着四下的虚空。忧郁、阴郁是一种气质

故乡的那一片白桦林 湖北随州人文地理旅游乡土怀旧散文随笔

在新疆布尔津 在额尔齐斯河白桦林露营野餐 美得让人心醉!

有歌手唱过白桦林,很忧伤,很意味深长,我觉得配着口琴,悠扬略微尖锐才能表现青春呼啸而过的感伤。人总会莫名其妙的感伤,少年有时候是阴郁的,阴郁是苏童笔下的枫杨树乡、苏州城的苏州河,忧郁是少年张爱玲被反锁在黑暗的老屋子,生着病,看着四下的虚空。

忧郁、阴郁是一种气质,加上地域、敏感、多病可以成就一种作家,作家有很多种,作家也是缓慢发育生长,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符号和密码,决定一个作家成长重要的年代在于童年,弗洛伊德如是以为。

英国作家萧伯纳消瘦,据说作家神经纤细,瘦弱者成为作家的可能更大,我少年瘦弱、多病且敏感,时常看着老宅子前的白桦树,那是一片白桦林。旧居早已经不存在了,这个厂矿早就破败,在城北一个高地上,虚度荒废了许多年,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高档花园楼盘。因为绿化、花园、林木建设好,开发商省了许多力气。

若干年前,我用相机拍摄故乡、故居的照片,杂乱无章,但是内心唏嘘、感慨万千。每个人都有乡愁,都怀念故乡。有人说,当你混得不好,不如意时候,才会想到故乡。我觉得或许是岁月见长,是日子积累,当你到了一定年岁,觉得人生虚空、虚无的时候,就有了一种寄托,故乡是根茎,是云彩,挥之不去。

古人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时候,是一种浩然之气,荡气回肠。我们因何写作,为何写作,不同时候有不同答案,人生许多时候,许多问题,没有答案,没有意义,是谁出的题目这么的难,到处都是正确答案,答案其实在于你觉得正确,意义在于你自己赋予,认为正确,并且坚持。

故乡湖北随州故居,有一片白桦林,叶子婆娑,风从树叶上吹过,沙沙作响,我少年离乡,走遍了中国南南北北,而今到了早生华发的年纪,俞发思念故乡。苏轼在黄州时候,面对一江东流水,唱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一樽还酹了江月,一切流年似水,一切锦瑟年华,都是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苏轼是感伤的,苏轼也是洒脱的。苏轼的寂寞中年在文字里开出花来,最终潇洒成光辉万代的不朽华章。

当华发成就了华章,苏轼的人生是圆满和通融,文章千古事,社稷一戎衣,著书立说,传诸后世,藏之名山。苏轼超越了,苏轼解脱了,苏轼可以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苏轼可以不管黄州密州瞻州,因为他已经不朽、不灭。

故乡有一片白桦林,春天的时候,云彩从树梢上流动,故乡的云走了几十年,现在应该还停在白桦林,云来云去,云卷云舒,欧阳修谈到随州的时候说,随州为下州之地,几百年未出一士,是僻陋之地。作为4岁到22岁生活在随州的人,庐陵欧阳修如此的差评很让人诧异。随州为历史文化名城,随枣平原膏腴之地,除了缺水,并没那么不堪。作为北宋文学领袖,欧阳修或许是故作惊人之语,也许是表达自己成功,颇有点,昨日我以故乡为荣,今日故乡为我骄傲的意思。作为北宋超级大V,欧阳修可以任性,当欧阳修在李氏东园借藏书苦读,在地上用树枝写字学习的时候,一个苦读、勤奋、努力、励志的欧阳修神话诞生了,当欧阳修在滁州的醉翁亭,环滁皆山也,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山水之间时,他超越了,他自己变成了一朵云,中年欧阳修在山水饮乐间陶然、飘然,自得其乐。

故乡的那一片白桦林 湖北随州人文地理旅游乡土怀旧散文随笔

每个人都有故乡,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白桦林,白桦林的树皮看上去像眼睛,像星星,白桦林的叶子婆娑作响,白桦林挺拔修长,富有诗意,婀娜多姿。我喜欢白桦树,喜欢白桦林,有部电影镜头里,主人公们在白桦林里穿行,到了那个著名的园子,他们说,能烧的都烧了,只剩下了大石头。

岁月带走了一切,带不走回忆。日子带走了一切,带不去理想和追求。在虚无和存在之间,我想到故乡的白桦林,它高高在天上,它那么模糊,它那么清晰。我路过了许多白桦林,看过了许多白桦林,最好的白桦林还是故乡、旧居的白桦林,带着回忆,带着乡情,带着最美最纯的回忆。其次,是在新疆布尔津,额尔齐斯河,那里的河流碧蓝如海,那里秋天如醇酒让人迷醉,那里的牛羊、草原都是油画,那里的白桦林带着异国情调,如同阿尔卑斯山,如同瑞士风光。在新疆布尔津额尔齐斯河的白桦林露营,野餐,吃着羊排、羊肉,风景美得让人心疼,让人醉。

那里是中国的最西北角,跋涉前行不易,需要坐三个小时飞机,7天7夜的汽车,所以很可能你一生就抵达一次。因为难得,所以珍惜,因为难以到达,所有觉得迷醉,更因为远,异乡异国情调,所以觉得迷醉。什么是风景,风景就是容易飘逝,抓不住的,远方,因为远,回不去,到不了。故乡的白桦林为什么美,因为包含童年、少年的许多记忆、故事,被岁月酝酿成了诗、酒,所以它美,它迷醉,美得让我们感伤甚至迷惘、忧郁。

人,活在大地需要诗意的栖息,需要和世界保持距离,既不要太远,也不要太近。有时候,我们和人群、世界、时间应该疏离、遥远一点,心远才能地自偏,有时候我们需要苏轼那样的面对大江东去的一樽怀酹江月的颓唐和洒脱,有时候我们需要欧阳修那样背离了故乡,距离故乡远远的距离,在一个亭子里喝酒,看看周围的山。他们的心里,其实都有一片白桦林,白桦林一直都在,生根发芽,慢慢长大。

那就去旅行吧,去远方吧,去看山山水水,去看一片片白桦林,去让自己醉,去让自己和他们一起美,去看白桦林在夕阳下,去看新疆布尔津的喀纳斯河,去看那里的白桦林,那里的白桦林秋天到了,金黄一片,把日子染成了一缸酒,把岁月醉成了一首诗。

就让我们心中有一处白桦林,安放我们的如花似玉的青春,就让我们心中有一处白桦林,安放我们回不去的故乡。然后,让我们背起行囊出发,因为前方还有更远的远方,风雨兼程!

文|苏白传媒 邹剑川

其他:部分图片供模拟想象,不代表文字特指。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