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心情随笔女神(有关于借茶写女孩漂亮的散文

文/林深女子如茶1、白月这女子不像花却像茶。茶是什么,干叶子。干叶子一样的白月没有多少花枝俏,不是月移花影动,更不是疑是玉人来。但白月不是干叶子,是茶,是好茶

文/林深

女子如茶

1、白月这女子不像花却像茶。茶是什么,干叶子。干叶子一样的白月没有多少花枝俏,不是月移花影动,更不是疑是玉人来。但白月不是干叶子,是茶,是好茶,是明前春。茶是需要品味的。半生来,我品白月有如好茶愈品愈有味。好花不常开,好茶可长品。好茶比好花好。好男在质,好女在味。白月就是比花还好的很有味道的女子了。

我第一眼就有好茶的感觉。那时我只是挺粗野的一个穷家的孩子,只读了小学就退学。我自小渴了只是大瓢灌凉水,从没喝过茶,更没有品茶的品位。但我天然玉质心有灵犀,可以感觉到白月这女子脱凡超俗的品位,知道这女子特有味道。那时我觉得这女子是块糖果越咂摸越甜。后来我有了品位,才愈觉白月如茶,如好茶。

我十七岁时,我的工人家庭迁到新建的工人新村白石村。白白石村建在小城西南郊白花岭半坡上。白花岭没有白花却有着遍岭的绿树。绿树间盖起一幢幢红房子,挺扎眼,挺好看。我家就在绿树红房子间。后来,我才知道白花岭得名于岭间一眼白花泉。据说这泉一刻不停地窜泡,那泡窜出来就成了一片白花花。这泉夏天是凉的,冬天却是温的,挺奇特。我天性好奇,就找这泉。泉水能开白花花?哼,人也不信!我就四处去找,不想就找到了白月。

那天是个星期天,那天真好。太阳很温情,白云很妩媚,蓝天很潇洒,向日葵很辉煌,像一万个小天阳。鸟儿吱啾叫得很好,像一百个漂亮的姑娘吹着漂亮的口哨。树儿婆娑起舞,像一百个壮美的小伙子做着好看的体操。风儿像初恋的情人在说悄悄话、悄然地吹。小溪像热爱的恋人在追逐撒欢地跑。我心境很好,像出水芙蓉,人似入林的鸟儿,飞呀飞呀去找白花泉。当我找渴了更渴望找到百花泉时,已找到那白花岭的主峰白花峰下。一出树林,我眼前豁然开朗。白花峰下好大一块开阔地,于四边皆山也间形成一块小盆地,茵茵绿草茂满铺着,中间有一个大花圈。不,是大花坛。由于都是白花,所以看上去像个大花圈。大花圈是纸扎的,很凄白的。这大花坛的白花却是自然长得,开得热烈,像挤在台上大合唱的少女们,很有朝气、很蓬勃,很有灵性。不知怎么我就想起《聊斋志异》中那些美好的精灵。我不由心头打个颤。我紧张又好奇,颤颤摸向大花坛。我看清,大花坛外面一层是硕大的丁香树,丁香花开得正好,婆婆娑娑像一串串小葡萄,香味浓得像打不开的雾,深得似扎不透的水,郁得让人晕晕糊糊的。钻过丁香树,是一层欲开的白芍药,像一群欲笑又羞的少女羞答答得真好看。再一层是白牡丹,欲开还早。再再一层就是白蔷薇了,它们开得正盛呢,像一群盛装婚纱举行集婚礼的新嫁娘。我这才惊奇地发现,呀,什么大花坛,这是个大花园哩!那月式院门楣上果然有二个大字--“白园” 。

我踅进门去,顺着花间幽径向纵深里走。白园中间花簇着一座庙宇一似的屋子,青瓦红墙,还有一个大亭子。这像电影里看得大官或王府的后花园了。我不敢到人家的屋子去,就去大亭子。大亭子迎面悬着一块老老的匾。我依稀认得是“听花令” 三个字。我一时想不明白,花是看的嗅的,怎是听得呢?“听花” 两个字我想了多年,直到我有了相当层次,达听花境界,才愈觉这“听花”意境的玄妙。这有如品味好茶一样的白月。老老匾下两旁石柱上的联子意境也深:

听花看泉感风觉月悟茶惮理想国事家事

抚琴弄箫读书舞剑归朴返真做圣人凡人

只念了三年小学的我根本不明白这些劳什子,更不耐烦这些情调,就走进亭子。这亭里挺大,摆了七八张白石头桌子。却是红木头的太师椅子,挺老调子的。以后我才明白那白石头桌子是汉白玉雕成的。每张桌上有四只厚厚的带盖的玻璃杯,盖上盘龙,杯上翔凤。我只当是工艺精良的玻璃杯,后来才知道这是水晶雕刻的龙凤杯,乃文物精品,无价之宝。我又向连接着听花令亭的那大屋子看去,透过敞开的花格月窗,看到两架竹制的花格书架,一架是旧旧的书,另一架是文物似的黑罐罐。我哪知道,这是博古茶架。那一架黑罐罐是业已失传多代的黑陶艺术品,是专一用以储茶的黑陶茶容,储茶竟是万日不变味。我更没注意这中堂有一幅联:

书馨茶謦花木尤馨德馨传家博学为贵

人清泉清心地更清品清子孙寻常是宝

横披;馨清庐。

这竟是大清皇帝光绪赐齐东名士白太白的匾。我当时哪知这些道。白太白是白月的曾祖父。白太白是大清王朝一代鸿儒,同治元年恩科榜眼,放任不赴并多次拒官不做而书剑林下,却将在黄海打捞上得一沉船珠宝献于朝庭建北洋水师。光绪皇帝赐匾褒奖他清高品行,一时成为朝野佳话。

馨清庐里还有一弦琴,一轴画,一根箫,一鞘剑,还有一只斗笠。尤见当年名士清雅之风。馨清庐的主人已是白话林。白话林乃白太白之孙白月之父。他曾是齐鲁大学校长,乃开山左海右白话文教学设西洋课程先驱,又是一代大学问家。这些当然我更不知道了。我当时只直觉这馨清庐有点像电影里赶考秀才的书房哩。我心中不知怎的有了一阵温馨如故的感觉。我就生出一种要进去看看的渴意。我看到两眼花格月窗中间的四扇屏风一般的花格门。我向前走去,却又看到花格门旁一行白石砌成的茶灶,灶台两只灶眼,灶火正红旺,燎着两只白亮的大肚米勤一般的银壶,粗重喘息一般直冒气儿,好像大肚佛祖活了,看上去不像灶台却像莲台。这时我就听到了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很渴的我就急忙顺声去找。我就找到了白花泉。白花泉就在白石茶灶旁,花格月窗下,听花令亭角:白石砌就的八卦型泉台圆月式泉囗,泉水翻腾成一朵白大的水花溢满泉口并泛着爽爽的凉气。泉台上还竖着一块白色太湖石,那石形像一枝花,看上去是一朵怒放的白莲,又像泉口冒出的一朵白大水花,与泉囗水花形成并蒂白莲,煞是入景。那石上刻着“白花沥泉” 四个大字并挂着一只竹筒长勺,我无赏泉之意境,又是干渴难捺,便爽直摘下竹筒长勺,舀来泉水便豪饮下去。泉好凉,又是一气直饮下去,只激得我后脑勺生生地痛,两边的太阳穴也别别地跳得要炸裂。我不由呀地一声痛快地叫,爽得似一条驴。我又意犹不尽地再舀上一筒水,举至唇边正要牛饮,听得背后一声轻轻叫:哎,请不要喝生水!

我回头一看,心头就得地一跳,一位女子穿着一身纤长的绿丝连衣裙由花丛中纤纤走来。她形态好似柳拂花枝一般好看青鸟穿云一般动人 。走近,我才看清晰这女子:她身体好修长好纤柔,像一枝风中文竹雨里芭蕉。她的胸那样俏,腰那样纤,臀那样秀,有如一支小夜曲,深情而感人。她秀发好柔好长,有如一帘幽梦,发根结着一只白色蝴蝶结,像幽梦中的情结。她身段是一流的,面孔似乎不怎流,但是洁白得无比高贵。这就形成了她的精美绝伦造就了她的非凡气质,使她像罗马公主又像印度王妃。有品位的人说她是雅典娜,老百姓说她是七仙女。我直觉得她是一轮明月,高贵得不能接近。她袅袅前来,伸出细柳一般的纤手,拿过我手中的竹筒长勺,泼掉筒中的水,花影移动一般走到了茶灶前,从大肚子银壶倒出一筒水,又丢手绢似的来到白花泉口,蹲下来,将竹筒放进泉中浸凉。这一蹲间,绿丝长裙紧裹她的身体,那好看的臀部突出地好看了,像一只无比甜美无比水灵的绿果子,无比地动人。她站起来,将浸凉的水递给我,漾动着水一样的眼波,说:不应该喝生水,要养成喝开水的良好习惯。

我心里喊:谁耐烦喝劳什子开水!还是喝凉水痛快!但我却大张着嘴巴什么也说不上来,像中了什么麻醉枪。那女子好像全然知道我要说什么,微笑道:高贵人是不喝生水的。

我立感一种天地之间的差别,一阵无地自容,掉头钻进花丛逃开去。

2、这一天晚上我感觉真好,那夜天好温柔,那星星好多情。夜色浓郁似酒,感觉真醉人。不一会儿又下起了轻轻的雨拂起柔柔的风。窗前花木微微摇动,好像白花泉那动人的女子。人挺奇怪的,越是渴念着的人,有时越记不起其模样了。我恁地使劲也想不起那女子的面容了,但却入心她那美轮美奂的轮廓了。这就够了,想不起思念才深刻,轮廓更让你无尽遐思。我在那绝美的轮廓中如痴如醉不知甚时入睡。梦中我也与那轮廓爱得绝美。我梦遗了,呀,那滋味让人要哭。我什么都没有看清她就井喷了!我就又使劲去回忆那梦境,凭地努力也只是一个轮廓。我急得哭了。哦,少年爱滋味哟!

我病了,恹恹倦倦,似一棵招虫儿了的小树。父母就知道了儿子的心思。母亲心急得不行,忙劝慰儿子:小子,你不就看上老白家的闺女么?妈去给你提亲。

我愁愁地说:妈,人家有那大的房子,那大的花园,亭子都比咱们的屋子大,能跟咱么?

母亲嗤一下鼻:她家帽子也大,她岁数也大,还守着寡呢!我不嫌她就足够了。不是你鬼迷心窍,我才不要她当媳妇哩!

母亲是白石籿街道委员会主任,工人家属,感觉良好,那时代工人阶级领导一切都感觉良好。在一片万主任的称呼声中,母亲在白石村有君临一切的豪迈。她做街道主任,又跟白话林的续弦夫人--白月的母亲丹宁上过妇女扫盲班,了解白家的情况。白话林是民主斗士,解放后任省教育厅副厅长兼省政协副主席。反右时打成大右派。前几年才甄别,现在地区行政专署教育局任一闲职主要在家著书。夫人丹宁是进步学生,白话林前夫人在领导学潮于游行中被国民党杀害后,她嫁给她无比祟敬的校长,生下了女儿白月和儿子白星。解放后丹宁一直在中学教书,曾几次抽调出来为街道妇女扫盲,教过万主任学文化,算是有着师生之谊吧。白月读过高中,不知为什么没上大学,在绣花厂工作。白月读的高中是二中。小城有一首歌谣唱:

一等女子在二中

二等女子绣花工

三等女子种苹果

四等女子剥花生

这是小城女性等级的写照。小城的绣品出口西欧,小城的苹果天下有名,小城的花生世界名牌。白月这女子真可以,读书是冠军女子,工作又占季军。今年二十岁。十九岁嫁给厂里最年轻的绣品设计师,去年丈夫出国考察飞机失事身亡。白月孀居娘家。万主任打心里不愿意儿子找个寡妇。但她是个开通妇女开明母亲,又总随儿子心意,见儿子爱得要死要活,心里说:这小子,自行车画眼镜,对眼虫是龙。洋柿子当灯笼,可心鸟也凤!大三岁哩,二锅头你也迷爱!你不管找什么人,妈才不管哩!就是找个小妈也尽你!

万主任就登门白家为儿子提亲。她觉得自己是工人家庭,儿子漂亮还年纪小,找白家结亲是一种恩赐,就钦差大臣一般走进白园。

街道万主任驾临,慌得白夫人丹宁老师急忙迎驾,请万主任馨清庐中落座,吩咐女儿去调茶。白月亭亭要去,万主任一把挡住:哎,我耐不得喝茶的穷讲究!还是来瓢凉水痛快!说着,她自个咚咚奔到白花泉台,取下竹筒长勺,舀筒泉水回来,一边把筒喝着水,一边说话儿。

白月惊惊地,却没敢说高贵的人不喝生水。白夫人丹宁暗暗皱一下眉,好像犯了心口疼。

万主任喝下半竹筒水,说:今儿俺来给俺小子提亲!

白家母女一凛,直感万主任就是个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刀砍人做人肉馒头的孙二娘,一时竟不知恁地应对了。

丹宁终究是大家女眷,很快就镇定下来。这位南国女子用南曲一般好听的南方普通话笑问:万主任,不知您是给哪个提亲哟?

万主任不欢喜了,沉下脸来:我不是说了嘛,俺小子!你没听清呀?自然是我儿子小深和你女儿白月啦!

丹宁打了个怔,旋即又笑了:哟,万主任,你们是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家庭,我们家……我们家哪能配得上呀!

哎,万主任马上用领导一切的姿态说话,我们本着重在表现的原则,小白到我们家好好改造就是了。

白月差点要哭。

丹宁急忙说:小月呢,思想是可以改造的。可是,她的岁数是不能改造的呀!她二十啦,比你们小浑大 三岁呢!

女大三抱金砖!大三岁也不关紧!

可是……小月是个……

是个寡妇是不?万主任看白月一眼,笑道,就是个白骨精,儿子看中了不是?

丹宁苦笑了:万主任,我是说,小月才守寡不久,你儿子才十七岁,还没就业,等等小月过过这段情绪,小深有了工作大一大再说不好么?

万主任郑重斟酌一阵儿,似首长思索国家大事。她想想扫盲班老师虽有些推脱之嫌,但说得却也在情在理,自己一时也不好说什么,便严肃地点点头,说:好吧,我批准你的意见,就这么办吧!

丹宁立刻眉开眼笑:好的好的似

白月顿时松口气儿。

万主任饮完竹筒的水,起驾了。

3、凭什么人也能听出,白家母女本是一种推脱,但万主任却认为儿子比女家哪方面都好,白家不敢“乱说乱动”,没有不同意的道理,便棒槌当针了。老人家兴冲冲打道回府给儿子报喜:小子,等着当老白家的驸马爷吧!

我立刻惊喜得和个亮了的电灯泡似的:真的应啦?

万主任大笑:哈哈,妈出马,她不应?!

我差点一下子把母亲扔上天:哎呀妈,你太能耐了!

万主任咯咯笑得像放飞的鸽子:妈是谁?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员了!

我顿时像架上足了弦的电唱机,立刻满地转着依依呀呀唱起来: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哟……我这率直未失的昧昧童子,感到白月升上了我的天空,想到大一大就和心爱的白月“敖包相会”。我觉得自己马上成了一只幸福的大苍蝇,倾刻掉进了蜂蜜里,在那甜甜腻腻软软稠稠香香粘粘的感觉里爬不出挣不脱飞不起。我愿那蜂蜜变成一团树脂,把自己做成永久的琥珀,琥珀上还要刻上白月,让自己永久地封闭在这种美好的感觉里万年不变。我就亢奋了,白天干活不停地唱歌,晚上一个劲地偷着乐睡不着觉。我就满街不停地走走走啊走啊走,一夜一夜地走。见了人就打招呼:嗨,你好!

啊啊……你好。人家给搞得很愣怔,以为我是神经病。

亢奋稍平,我有了些想法:既然和白月有了婚约,就该想办法和白家来往亲近,应该学电影上那样,送点定情物给白月。可是,送什么呢?我反复想了好半天,突然想起,呀,送她一支手枪!我多年的心愿渴望有一支这样的手枪,那是塑料做的,和真枪一样,装上电池,一打还哒哒冒火。我做梦都想买一支这样的手枪,领导全籿的孩子们“打战争”,手枪一举当司令官。但是,这手枪比一双胶鞋还贵好多呢!嗨,我舍不得买。我认定,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就是这手枪!我重大决定买一把送白月。她拿着就像个地下工作者了。我就省攒了二个月的零花钱,买了枪还装了电池,神圣庄严虔诚献宝洗礼一般送给白月。白月吞地笑了,什么也没说,顺手把枪给了弟弟--—中学生白星。

我高兴得不行:呀,她接受了枪还笑得那样好!

姐姐把枪给了弟弟,我立刻重视起白星,立刻和这中学生成了好朋友,当时我们就玩得很好。以后,我有空就领白星去玩,有了一付大哥的柔肠。我领白星去远山套鸟儿打兔子,上近海洗澡挖蛤蜊……还让白星参加全籿孩子们的“打战争”,而且总让白星当八路军政委不当鬼子汉奸国民党。孩子们就总不满意 ,抗议 为什么白星总当八路军?而且是政委!

我大一些 ,总是当八路军司令官 ,对这,孩子们总没异议 。我就用司令官的威严说:白星有枪可以当政委,你们有枪么?

孩子们没有枪,自然就没有话。后来,有个孩子当解放军营长的爸爸给他弄到一支没有撞针的真枪,我也没让他当政委而是副政委。白星很感动,打起仗来就很勇敢,大刀拼命地向鬼子们头上砍去。终于把一个孩子砍得头破血流。那孩子的家长领孩子到白园来找。

白月终于沉下了脸,让白星去把我叫来。

我商女不知亡国恨、旱猫子不识隔潮鱼,听说白月叫,美得我孙猴子翻筋斗一般蹦到白园。白月洁白高贵的面孔板得像大理石 。她什么都不说 ,只请我到听花令亭里汉白玉桌前坐,自己舞蹈一般飘来飘去:取过那汉白玉桌上的最精致的一只水晶雕刻的龙凤杯,到馨清庐茶架取来黑陶茶容里的茶,摘下一片白牡丹花瓣并茶一起放到水晶杯里,再到茶灶前,提大肚子银壶冲茶。随着哗哗的水声,我立刻嗅着一阵飘适的清香,不由抽抽鼻。

白月将沏好的茶轻轻放到我面前,轻轻说:我真诚请求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弟弟了。

我怔一下,这才理会到:敢情这是不让我领白星玩啦?

白月轻轻揭开水晶杯盖,轻轻说:我曾用这杯、用这茶、用这花瓣,调茶接待过郭老。希望你答应我的请求。

我却怔怔问一句:郭老是谁?

水是女儿身 茶是女儿心 (散文)——三八节献给天下女神

郭沫若!

郭沫若是什么人?

白月似乎愣了一下,又似乎笑了一下。她什么也没说,转身袅袅走了。她心里说道:真是个唐诘诃德!

我冲她背影喊:哎,郭沫若到底是什么人!

白月回头一笑,:你喝茶吧。

她好像终于放下什么突然轻松了。

我就突然有了一种感觉。我推杯站起,忿忿走了。

我一定要知道郭沫若!我坚定地想。

4、万主任却觉得工人阶级被挑衅。她直捅捅去找白家,见面就开火:老白家的,俺小子也就业了,该论计论计和你闺女的事儿了吧?

白夫人丹宁同志却朗诵了一首诗: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两者皆可抛

接着她说:革命青年,还是叫他们先革命吧!

万主任想想这话没反动、无可驳,一时给憋回去。

憋回来,她尤自恼恼,说儿子:行子,你好好干,老白家不是高看郭什么沫若么?

郭沫若。

对,你也要干成那么个东西!

我为了白月,什么都敢应:我坚决干成郭沫若!

对,干成了,咱不稀要那个破肟子白月!万主任壮志凌云,哦,郭沫若是谁?她又问儿子,他是个干什么的人?

不知道。我两眼虽亮却一派茫然。

万主任终于火了:不知道就去弄清楚!

5、不久我就知道郭沫若了。我就业一年,就随单位到四川参加大三线建设 。我们在郭沫若先生的故乡乐山一带施工。乐山小城古嘉州,天下景色第一流。自古名士多如鲫,风光绮丽美如釉:依依青依江,壮壮大渡河,清清岷江水,千里长情流到这里来相会,生下这片诗化的土地。这两江一河统称三水。这三水在这相会处各捧出一块定情碧玉。那就是凌云山、乌尤山、龟城山。这三山组成一尊浮卧于三水汇囗水面上的卧佛,并依山雕出一座大佛,乌尤山乌尤寺里还有一尊济公活佛。便谓之三山佛宝、三水佛光。是人间一甲一的宝地。

美好的山水造就了美好的城市。乐山小城就美好得和盆景似的,有如那天上街市:幽径如溪,高落低流。小巷似柳,弯细悠深,好像一首深情的歌。小桥若弓,拱如新月。更有一城绿荫,似碧水漫流一街清凉。还有满城鲜花如霞似霓绣着小城的锦绣……乐山就像一盏玲珑剔透的葡萄美酒夜光杯,陶醉天下观光客,千杯万盏也不醉……

我一进乐山,就好像一头扑进少女那美香怀中,进入一个醉透香透的万分妙美的梦中……

中国东部,道盛于佛,佛寺较稀少。我这是第一次见到佛,而且是这大的佛。我立在妙相庄严的“乐山大佛”脚下,立感天地之广大,人类之渺小,发古之悠幽,怆然而泣下。那大慈,那大悲,那大肃穆那大意境大感悟……好多大什么,一齐涌上心头。我由然唏嘘哽咽,人生许多委屈一下子涌上喉头,只觉得与这从未谋面的大佛早相识千百年承欢于膝下,不知是那一天辞慈而去,迷失几世几朝今天又回来了。我一下子清灵起来,立刻想起出生时那来历不凡,难道,就应在这里?我真的是佛前拨灯鼠?拨灯鼠是什么呢?我愣愣地望着大佛想不明白。

后来,我去峨嵋山,一进“保国寺”也有这种感觉。别人进佛殿,都有恐惧空寂阴森感,独我觉得亲慈无比,恍惚非常熟识这里,好像很久很久前来过。不,是几百几千年就在这里,根在这里,老家在这里。我不过到出生的地方走了一趟,现在又回来了,回到自己世世代代所在的地方,像海外游子又回到家门。我不知自己怎会有这种感觉。自己真的是来历不凡?是与佛有缘?我正年轻,华灯初上,又是工人阶级天骄之子,顿时就牛皮:哄哄不知该当总理还是当将军好。我上峨嵋山,在入山牌坊看到了郭沫若的题字。

佛光普照妙觉里,我萌生了自己的人生之梦:我立志做郭沫若那样的人,从此,他就发奋图强,昼夜苦读,昼夜苦写。乐山的毓秀清华山水灵光,像观音大士净瓶中的净水,净化着洗礼着陶醉着他的心与灵,加上我本就心有菩提树,稍点就开光,便进步惊人。很快他就在成都重庆等地的刊物报纸上发表了不少作品。当他三年师满回胶东探亲时,已脱胎换骨玉树归风秀竹挺云俨然一翩跹书生风流文士了。我觉得可以去找白月了。

白月家却遭过灭顶之灾。文化大革命一开始,白话林夫妇就双双投海。我觉得更应该去找白月。

外面世情轰轰烈烈,这里却平静如诗如水,白花依旧,白园依旧,白泉依旧,白月依旧,一切依旧,好像失落在洞天世外的梦。似乎没受什么冲击。

我的突现,白月似乎没有多少惊讶,好像在意料之中又好像早在等我。她平静有如一首无声的歌,默默地把我让进馨清庐里,默默调上一杯当年的茶,轻放在我面前。她轻坐在她对面,似无声的白玉。

已有相当水平并已相当善语的我用心斟酌着,努力把话说好:白月,文化大革命史无前例轰轰烈烈愈来愈烈,七八年再来一次,你这家况,还是改变一下子的好。

白月波光一动,无言地看他一眼,分明在以神传语:怎样改变呢?

我三思而慎言:女人有二次投胎,你尽可选择。

白月无声地一笑,垂下花瓣一般的眼皮,微思而后站起,袅然飘到花丛中,由花根处挖取一团泥巴放到毕远俢面前,又取下手上金戒指扔进窗垃圾箱里。说:泥巴放哪里也是泥巴,黄金扔在哪里也是黄金。环境代表不了潜质!

我一笑站起,踱步窗前,看看窗外垃圾箱,又踱步茶架旁,摸摸架上黑陶茶容,一笑而言:黄金扔在垃圾里可能就成了垃圾。泥巴同样可以制做成无上高贵的黑陶!我拍拍黑陶茶容,它当年只是黑泥巴嘛!

白月似乎微微怔了一下,良久才说:那我等看你的黑陶!

你可拭目以待!我推杯而去。

6、十年又是花开时,我由乐山归来,是较有名气的作家了,这时,一切复兴,文学也复兴。但白月依旧白月,依旧闭月羞花在水一方,虽窈窕淑女,却是君子难求。

不久,到了文学低谷冷落文人清贫寂寞的时代,绣花厂破产,白月下岗。月淡星稀,景况相等。再无月高泉低花艳草俗之分了。我觉得真应该去找白月品当年之茶了。

白花虽然如旧,白园虽然如旧,白泉虽然如旧,但景况却已非当年。听花令亭已辟为茶座坐满茶客,依稀依如当年的白月飘然在茶客之间,调茶、续水、洗钱、涮杯……忙得风车儿一般转。她忙里偷空,依然一杯当年之茶奉待故人。

我长叹一声:嗨,你也搞活了!

白月一笑而对:昨日黄花尤未老,醉翁之意不在酒。无所事事,调茶解寂而已。

我想想无可挑剔,只无言以对。他久久望着白月,心中涌出无尽感慨:她黄金更为闪烁,我却黑陶无成!我叹息一声,推杯默去。

7、又是十年磨剑功,毕远修几部作品力挺,步入名家行列,成为省刊主编。该是黑陶镶金时了!他充满张力去找白月,信心百倍欲回当年茶。

白月调茶轻语:相如题词志已逐,文君依是当垆人。你黑陶已成,我黄金失色。怎可重弹《凤求凰》?

我默然,含泪却杯,怆凉而去。

飘花落雪又数年,我从主编位子退下来。当年刘郎再度来。我又去寻白月。茶座已关,白园寂落,白月秀发已白秋水已凉,当年丽质一如落花。他呔叹不已:嗨,日月如驹,空余白云悠悠……

白月含笑取来一只瓷质茶盏,摘来一片白花,为我调上茶,软软言道:当年,我不该为你调那杯茶……

我捧过茶盏,深叹:没有当年那杯茶,哪有今日这杯茶?白月,我真得很感谢你!”我郑重地囗呷茶,顿时怔了良久:这哪是心中千思万想的那味儿啊!我不由落下泪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