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终岁尾心情随笔(冬日遐想作家随笔)

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射在我的头上、脸上、手臂上,整个身子软绵绵的。这是冬天,天气却变得像十月小阳春似的温暖。在这热烘烘的房间里,我安享这份明媚的阳光,天然的安暖,本身就是一份惬意。桌子上泡了杯茶,一股茶香慢慢从鼻端沁到咽喉,四肢百骸是说不出的轻松快慰,茶烟缭绕,升腾起一缕缕曲线,打着传儿,依依恋恋地飘着,像绸带飘舞,缠绕在房间的角角

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射在我的头上、脸上、手臂上,整个身子软绵绵的。这是冬天,天气却变得像十月小阳春似的温暖。在这热烘烘的房间里,我安享这份明媚的阳光,天然的安暖,本身就是一份惬意。

桌子上泡了杯茶,一股茶香慢慢从鼻端沁到咽喉,四肢百骸是说不出的轻松快慰,茶烟缭绕,升腾起一缕缕曲线,打着传儿,依依恋恋地飘着,像绸带飘舞,缠绕在房间的角角落落,这世界仿佛是在幻觉中。手棒书,刚看了几页,便觉得懒洋洋了,有些困顿,却又舍不得这暖洋洋的时光。

窗外,树枝上的叶子几乎掉光了,绿化带冬青树是绿的,平时显现不出来的绿倒显得这灰突突的冬景里有了生机。草丛里尽是些七零八落的枯叶,阴冷的地方,还覆盖着薄薄一层冻雪。这场雪是前些天夜里下的,雪不大,只因是第一场雪,看到雪,不管是哪里的雪,我都会觉得有些珍贵。

公路上的小汽车南来北往,东奔西跑,一辆辆,不知疲倦地穿梭,只有车轮知道主人的心声。天空没有云,洁净的似一泓清水。无风的冬天搭配上暖暖的阳光,最好选择在正午时分,若此时,无论是在房间里,最好在窗台,还是走在路上,最好选择一块遮挡不住阳光的地方,那份清凉与温煦混合在一起,说冷也不冷,说热也不热,那才叫绝配,那份感觉简直是找不出一个词来形容了。

以前我是不喜欢冬天的,如果没有点雪,这个冬天就算一点指望也没了。人在任何一个阶段,最怕的就是没有期望,没有憧憬,没有梦想,这样,就如同失去了方向感,身躯如同 付空架,生活的意义就少了情趣。

冬日遐想(随笔)

北方的冬天最突显的一个特点就是冷,做什么事情缩手缩脚,不过,倒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可去可不去的地方省了。北风呼呼地刮着,它不管你在做什么,从来都不留一点情面,无孔不入,防不胜防受到侵袭。鼻子和耳朵是最倒霉的,尽管人们也想了好多保护措施,还是一脸的苦相,可谁让它最突出呢?它觉得委屈,可谁能为它主持这个公道呢?手、脚、嘴巴、眼睛,它们也还有一肚子话想说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冬天也蛮可爱的,除了等雪、盼雪、赏雪、踏雪、融雪外,冬天还有暖暖的阳光,暖暖的被窝,有围炉夜话,有梅花,有芦苇荡,有镀了一层金色的朝霞晚夕,有长长的夜,白天要忙的事情太多,到了晚上,就有了大把的时间自由挥霍,这不失为一种情调。

冬天到处光秃秃的,视野宽广空旷,给人一种一望无际的感觉,其它季节望不到的地方,冬天便一览无余了。我现在每天平静之时都在想,得与失,失与得,在得得失失之间,究竟怎样在这根平衡木上行走,怎样来平复时隐时现的烦恼与忧愁,生活告诉我一个古老而又朴实的道理:上天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错过一趟列车,只要你愿意等待,下一趟列车一定会向你缓缓开来。

这是自我安慰也好,还是自我嘲弄也罢,雪花的美丽在漫天飞舞的片刻,在枝头的绽放,在融入大地的瞬间。阳光的美是朝霞,是晚照,是拨云见日的那一道道闪闪金光。风的妙处不在冷暖,而在渐渐地变化。生命的美不在长度,而在价值的体现。风景不在某一个点位,而在一路风光无限。

一抬头,日照西斜,温煦的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头上、脸上、手臂上和整个身子慢慢地移到了房间的另一个地方,没有风,没有日照,暖意仍然。窗外的小汽车还在不知疲倦地穿梭。我站起身,伸直双臂,长长叹了口气,软绵绵、懒洋洋的身子顿然有了力量。这一天,在这个岁末的冬日里多少有了交待。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