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心情随笔全文(自闭症谱系父亲的心灵随笔)

手机的编辑屏幕打开了半天,却没憋出半个字来,才发现日子这是无声无息地过了双十一。一个仪式感十足好多人狂欢的日子,却与我没半毛关系,那些头部网红动辄十几亿的带货,我从没贡献过半分半厘。虽说是因为“穷”,其实更多是因为深入骨髓的生活方式与习惯,思维思想与信念,固守着属于自己的那方“仪式感”,知道自己即便是腰缠万贯,对这些也毫无兴趣。这样的我,面对着现在这个处处充斥着大众化“仪式感”的世界,只能

手机的编辑屏幕打开了半天,却没憋出半个字来,才发现日子这是无声无息地过了双十一。一个仪式感十足好多人狂欢的日子,却与我没半毛关系,那些头部网红动辄十几亿的带货,我从没贡献过半分半厘。虽说是因为“穷”,其实更多是因为深入骨髓的生活方式与习惯,思维思想与信念,固守着属于自己的那方“仪式感”,知道自己即便是腰缠万贯,对这些也毫无兴趣。

这样的我,面对着现在这个处处充斥着大众化“仪式感”的世界,只能倍感孤独。在这个后新冠时代,我从没有人类胜利的喜悦感,在我彻底接受了闺女和自己的命运之后,就再也无法去享受那些“自我安慰自欺欺人”。面前是朝夕相处的心大到无忧无虑毫不设防的最纯真朴实的闺女,身处的却是只能接受赞歌正能量的“人间天堂”。我不愿把自己那极其有限的生命和精力去用于恭维、场面和包装,只能拼尽全力地去抵挡,来守住闺女纯真的脸庞,还好她仍然是生命初来世界时的那个可爱的模样,没有徒剩下一张在大众眼里尽是嫌弃的“自闭症”的躯壳。

这样的我无人可以理解,与社会现实的冲突就无法避免。只想多陪着闺女一分一秒,只想用这有限的余生来守护这样的她,守住我和她的小世界,却难以抵挡来自这面对新冠如惊弓之鸟的人类世界的党同伐异口诛笔伐,所谓至高的大局面前个人就应该微不足道麽?这样的人类真的是地球的主宰麽?肯定不是,是我们被口罩被绿码被新冠被手机支配着吧?呵呵。

那天和闺女买了一购物车菜来到车站,闺女毫不顾忌地挤到俩老大爷中间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嘟囔着除了我谁都听不懂的咒语,开心得很。

旁边的老大爷有些困惑地端详了半天问我,“几岁了?”,“你看她像几岁?”,我没正面回答,老大爷转头望着闺女,闺女一脸天真开心地对老大爷说,“九岁啦!”,“几岁?”,老大爷怀疑自己没听清,“九周岁啦!”……

闺女很少如此反应积极地回答陌生人的这个问题,“好孩纸真棒真会回答”,我马上本能地表扬,“对,她九岁了,看不出吧?”,我转头对老大爷说,“你上几年级了?”,“三年级!”,闺女今年新开学以后总会吹牛自己上三年级,这个问题倒会总是回答的很快,“学习怎么样?”,“三年级!”,“学习第几名啊?”……“大落(la)子”,我知道闺女不会回答,“不能不能,当爹的不能这么说”,闺女才不在乎这些呢我心想……

命运如此凄惨但我并不悲伤,一位自闭症谱系父亲的心灵随笔

又几个问题后,我还是说出了“她是自闭症孩子,我的孩子是自闭症。”,在至少六年时光里我已经和数不清的陌生人说过这样的话了,“什么症?”,“自闭症”,这仨字对我和她来说再平常不过了,“自闭症是怎么回事?”,来自旁边另一位老大爷的灵魂拷问。我脑子瞬间转了无数圈,选择了这一种解释,“她现在实际年龄是九周岁了,但从行为上从外表来说她好像三周岁,她就是这种孩子,自闭症就是发育上很迟缓吧。”,“哦,大大就好了。”,在陌生人嘴里这种善意的定论很常见,“不是,好是好不了,但她现在就挺好。”,这话说出口自己也觉得真是让人很难理解……

在听我否定了一系列通常标准下的“美好”后,老大爷也多少明白了,“老师儿,她现在是九岁像三岁,到六十可能就会是四十岁……”,别说,老大爷的说法还真是我一直以来关于自闭症关于闺女的脑洞呢,闺女在我的心目中的发展是从没有天花板的,而她也的确是如此的,只是我们身处的这个急功近利的世界从不会给她成长的机会,更多的却只有阻碍。

当然,我也知道这是老大爷在绞尽脑汁试图来安慰我,这样的善意我能感受得清清楚楚,但现在的我却无法清楚地表达自己心中的感谢,只能写下来给这段文字一个光明些的结尾吧。

“命运虽如此凄惨,但我并没有一点儿悲伤,一点儿也不值得悲伤。”——印度歌曲《拉兹之歌》


【一位孤独症儿童的父亲,孤独地看世界,也许是最独特的视角,坚持用文字感染大家,请关注我,请喜欢我的文章的人们评论转发扩散,请做我们能做的,请尊重自闭症谱系的生活,谢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