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在晒谷子心情随笔

临近九月,豫东南便进入了繁忙的秋收时节。  孩子们还有一周便要开学了,开学前先去花生地里劳作几日,再去学校便肯踏踏实实认真读

临近九月,豫东南便进入了繁忙的秋收时节。

  孩子们还有一周便要开学了,开学前先去花生地里劳作几日,再去学校便肯踏踏实实认真读书了。

  我的老家在豫东南,这个时节的白日里还是十分的酷热,秋蝉漫山遍野的嘶鸣,只听得人心焦焦忙慌起来。

  葱茏了一个春夏的花生叶开始苍老,白日里深度暴晒,夜晚温度骤降,花生叶子渐渐由黄转枯,再来一场秋风夹杂着秋季,叶子变开始脱落了。

  父亲晨起或者傍晚无事,田间地头l溜达一圈,各个地块薅上三五棵,看看花生结的果实多不多,再看看果实的颗粒是否足够饱满,沿路再掰些鲜甜多汁的玉米棒子,挖几颗甜糯可口的大红薯。嗯,是时候秋收了。

  母亲将这些新鲜的花生、玉米和红薯一锅蒸了,小院立马飘满了五谷丰登的香味。花生、玉米和红薯,各有各的清甜,各有各的味道。这是大地对勤劳的人儿最好的犒赏。

  吃过这一顿秋味,也是时候忙碌了。

  父亲拾掇出冬日里便打好的稻草舀子(注解:绳子,用来捆绑花生)和千担(注解:两头尖,又肩膀挑重物的木棍)。母亲找出大大小小的竹筐,再拎起一大壶的夏枯草凉开水,召集上我们兄妹四人,便浩浩荡荡下地了。

  邻居们也开始忙活起来,田间地头热热闹闹的。下河滩是沙窝地,花生枯得快,大家都先收拾这里的花生。

  左边是本家大妈的地,右边是邻居婶婶家的地,都种着花生,都有人在忙活。大家热络的打着招呼,相互探问花生的收获情况。

  经过一夏的歇息,我们这些精力旺盛的孩子也迫不及待的扎进地里。母亲干活急,速度最快,在最前面。然后是父亲,她性子温厚,做事也有讲究。接着是大姐、二姐、哥和我。乡下的孩子自打会走路便跟着父母下地,熟知这里的一切。

  弯腰、低头、伸手、薅起一棵、码放整齐、捡起遗落在地里的花生;再弯腰、再低头、再伸手、再薅起一棵、再码放整齐、再捡花生……如此三番五次,千次百次,很快便把我的热情耗尽了。

  抬头一看,无边无际花生海洋,真不知何时才能结束。天气很热,满脸满背的汗,用手背抹一抹,马上变成了大花脸。

  沙河滩除了花生地还是花生地,好远的地埂河沿儿上才会有几棵可以乘凉歇脚的大树。母亲嘱咐我们在地头歇歇,再喝点水。我们便精疲力竭的走到地头,一屁股摊在草窝里。大家轮番“咕咚咕咚……”灌起了水,那感觉简直太满足了。

  歇息一会,哥哥姐姐们便又加入到了父母的队伍。我因为小,可以格外多歇息会。

  临近中午,这块一亩多地的花生便收拾得七七八八。沙窝地好拔,不似黄土地,拔棵花生要使出吃奶的劲儿;黄土地的土瓷实又黏,花生极容易随着泥土脱落,所以收拾起来格外费劲。

  父亲母亲把码放整齐的花生用稻草舀子捆在一起,一捆有两个成年人的腰身那么粗,四五十斤肯定是有的。父亲再用千担挑起,一捆一捆放上人力架子车。母亲把它们码放整齐,再用绳子把整车的花生捆个结结实实。终于,可以收工了!

  我早早得令去牵来家里那头老黄牛,父亲驾上车,轻轻扬鞭,“哈、哈、哈……”吆喝几声,老牛识途,载着满满一车花生回了家。

秋收,记忆里丰收的味道

  母亲也跟着牛车,车子爬坡的时候要合力推上几把。花生卸在院子里,简单吃过午饭,下午又马不停蹄去地里收拾剩下的花生。

  晚饭后,大月亮下,每个人两张椅子,一张用来坐,一张用来脱花生。举起三五棵花生,捏紧秧子,把花生大力的在椅子的横梁上摔打,直到花生一粒粒全部脱离花生秧。

  一家六人,高高低低的敲击声此起彼伏,前远后远村子里远远近近也都是敲花生的声音,寂静的夜晚变得格外的热闹。

  往往是夜深了,才打着哈欠洗洗睡下。这疲惫的一天,让人睡得格外沉,沉得连梦都来不及做。

  在我们那里,家家户户都是要种花生的,十几亩几十亩的种,一棵一棵的手,在机械化没有普及的年代,靠的全部是一把力气,挣得确实是极辛苦的钱。

  花生全部收回来后,要晒足三两个毒日头,摇一摇,哗啦啦作响,剥一颗嘎嘣脆,才能收进粮仓,然后在瞅准价码理想的时机驾车到集市上卖掉。

  当这一切都忙完的时候已是深秋,水稻沉甸甸的等着你去收割。水稻收割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学好一阵了。下午放学后天色尚早,回来后便直奔稻场,好多家共用一个很大很大的稻场,大家都在碾稻穗,整个秋日的黄昏,干燥的空气里,到处都是稻杆清新的气息,只闻得人心里美滋滋的舒坦。

  在我那个年纪孩童尤其的多,十来个总是有的,女孩没有女孩子的样子,在大石滚碾过的松软的稻草上打几个滚,然后三下两下爬上新搭的大草垛,不管不顾的开心。女孩子心灵手巧,会用新鲜的稻草拧跳绳,这种天然的跳绳,几乎陪伴了我们整个童年。

  当这一切都忙得差不多时,已是霜降时节。红薯秧子、棉花秧子、辣椒秧子、茄子秧子被霜一冻,立即碾了。

  经过霜冻的红薯糖分凝结,特别的甜又特别的脆。是时候收获了。

  家家户户是必定会种上一亩三分地的红薯,除了人吃,主要是为了给家里养的猪们准备吃食。父母去挖红薯,交代我和姐姐去摘棉花摘辣椒这些轻省的活。

  小时候总觉有干不完的农活,每一样都不轻省。父亲心疼我们,总叮嘱我们兄妹好好读书,这一辈子他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但他决心已定在要改变孩子们命运。

  当稻子进仓、红薯下窖后,秋收才算真的结束。而此时已是冬日,忙碌了整个秋季的爸妈终于有机会喘口气儿了。

  这么多年,我的工作和生活即便有不如意,也会乐观以待;偶尔在人困马乏时,尚揣着一颗真心去兢兢业业生活。

  这一切,应该要感谢我的父母,他们不仅给了我好身板,也给了我吃苦耐劳的好品格和积极向上的乐观心态。#感谢头条我要上热门##原创随笔#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