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感悟心情随笔(真爱不老五年时光生活感悟心情随笔)

李姨是我老家的远方亲戚,也是我儿时的偶像。年轻时她是一个出色的舞蹈演员。那优美曼妙的舞姿,让我儿时的记忆倍添

李姨是我老家的远方亲戚,也是我儿时的偶像。年轻时她是一个出色的舞蹈演员。那优美曼妙的舞姿,让我儿时的记忆倍添光彩。

去年春节回家,亲人相聚,话题不由谈到了她。得知她现在住的地方离我们小区不远,便决定抽空去看望她。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捧着一束红色的康乃馨来到了她的小区。可当我的手就要摁响她家的门铃时,我忽然有几分犹豫。不知怎地,头脑里忽然冒出一句歌词:没有不老的红颜。是啊,隔着20年的云烟,面对岁月的风沙,李姨那姣好的面容和优美的身姿是否依稀当年?

我最终还是摁响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位两鬓染上秋霜的老太太。无情的时光俨然已在她的脸上写满沧桑,但从她风韵犹存的面部轮廓里,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李姨热情地招呼我落座,又是端茶又是递水果。说话间,得知李姨的老伴几年前已经去世,两个孩子都在外地工作,偌大的房子只剩下他一个人守着。对孤独的晚年感慨唏嘘之余,李姨居然向我倾诉了一个藏了几十年的秘密,她年轻时曾暗恋过单位里一个颇有才气但被打成右派的小伙子。而且颇让人扼腕的是,前不久她从一个老姐妹那里得知,当年那个小伙子也深爱着她,只是因为成分不好,害怕影响她的前程,不敢向她表白。而且因为心里始终放不下她,几段感情都未修成正果,至今仍孑然一身。

也许是时代使然,也许是造化弄人,一对有情人竟然被一张窗户纸搁在咫尺天涯。说起这段尘封了近50年的陈年爱情,李姨竟然像个小姑娘一样泪湿衣襟。我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想促成这对有情人成眷属。便问她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她有些矜持地点了点头。

几天后,我陪李姨去了住在城西的那位老先生的家。

随笔 ‖ 真爱不老

摁响门铃后,我退到一旁,让李姨面对他。开门的是一位鹤发童颜、儒雅慈善的长者。戏剧性的一幕很快出现在我眼前:

久别重逢,四目相对,我看到有一道亮光从老先生的眼中划过。再侧脸看李姨,发现她的眼里居然闪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泪光。

老人热情地让座,敬茶。简单地寒暄后,两人谈起了各自的近况和晚年生活

半小时后,老先生带我们到他的书房看他多年来相依为命的宝贝——书法作品。

步入书房,一股墨香氤氲扑鼻。书房正面墙上挂着一幅取用陆游《沈园二首》之一写就的书法作品: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好漂亮的字啊。”我不由脱口而出。然后专注地认真品赏起他的作品来。这幅作品整体来讲,一气贯注,随势幻化。横竖较直,有刚劲之美;圆转外拓的曲笔,仍不乏遒劲之美。用墨巧妙自然,墨色有枯有荣,妩媚秀丽又有俊朗洒脱。

“字如其人。”品赏完毕,我兀自发表评论。

可老先生一时没有回应我,我回头,只见李姨的目光聚焦在茶色的书桌上他刚刚新鲜出炉的一幅作品上,只见上面写着:

老来闲情何所寄,初莺早燕相思。青梅竹马忆当时,飘零心事,残叶落花知之。

昨夜依稀曾有约,分明又见曹溪。一钩新月几星稀,香消梦醒,窗白一声啼。

老先生在一旁屏住呼吸,凝神静默,仿佛等待命运中的某种宣判。

这时,李姨将头缓缓转向他,我从两位老人眼神中看到的是比炉火还要灼热的光亮。

我悄悄退出时,他俩居然都没有察觉。不由在心里默念:真爱不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月8日 03:55
下一篇 2022年1月8日 04:41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