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湖面散文随笔(有关雪与湖的随笔)

早晨刚醒,风儿便溜进窗隙,送来一缕灵动的清寒。一阵久违的感觉拂过心头,下雪了吗?抬眼望去,窗上已覆上一层浓浓的雾气。屋旁的青松每一根枝条都落满了厚厚的雪——我很少看见“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景象,更多的时候,老松将雪当成迷路的雀鸟,温柔地举着双臂让她们小憩,从不舍得将她们弹开。我望着窗外的雪花,一些思绪也渐渐纷纷扬扬了起来……雪是最懂得生命的意义的。从天空到地面这短暂的时间里,她尽情地

早晨刚醒,风儿便溜进窗隙,送来一缕灵动的清寒。一阵久违的感觉拂过心头,下雪了吗?

抬眼望去,窗上已覆上一层浓浓的雾气。屋旁的青松每一根枝条都落满了厚厚的雪——我很少看见“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景象,更多的时候,老松将雪当成迷路的雀鸟,温柔地举着双臂让她们小憩,从不舍得将她们弹开。

我望着窗外的雪花,一些思绪也渐渐纷纷扬扬了起来……

雪是最懂得生命的意义的。从天空到地面这短暂的时间里,她尽情地旋转着,飞舞着,翻腾着,她想唱遍所有的音符,她要用笔勾绘所有的修辞。这转瞬即过的风中充溢着她自由奔放的欢乐,让人的呼吸也为之一停。所有的毛孔仿佛在一瞬间打开,一阵强烈的悸动,把心脏狠狠地攥紧。这就是对过程的最美丽的追求啊!史铁生曾把生命分为三个部分,开头和结尾都已经注定,就像这天空和地面,不会更改分毫。只有我们生命的过程才是我们唯一可以追求的部分,也是我们生命的意义得以存在并依托的载体。

就像这一粒粒渺小却极具生命美学的雪花吧,纵情地高歌,整个世界都是她的舞台,把生命的每一个转角都转遍,把每一处风景都看过。把低音垂到地底,所有的根系相互攥紧,夯实生命的底蕴与基石;把高音飙到穹顶,和太阳握手,去寻找希望与光芒。对过程的追求,这是雪最美的姿态。

雪是最懂得生活的道理的。大雪落下,所有的一切都被覆盖。伤痕累累的田野,不堪回首的泥泞,全都被这一片大雪埋葬。一年四季,冬为末。呵护着辛勤了一整年的土地入眠,把所有枯萎的故事发酵,埋进记忆的深处,这是来年的春天最好的肥料。湖水凝固成一滴晶莹的泪,收藏下对昨日最后的缅怀。往往我们都会被黎明时残存的梦魇纠缠,昨日的忧伤与抑郁翻越了高墙,总想钻到新的一天去兴风作浪,这时,便在心里下一场雪吧。用最洁白的颜色作为它们最后的结局。当金色的朝阳睁开眼睛,积雪带着尘封的往事渗入土壤,所有的一切都在今天焕然一新。

雪也是有情感的。在林清玄的《煮雪》中有这样一段话,“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地烤来听……遇到谈情说爱的时候,回家就要仔细酿造当时的气氛,先用情诗情词裁冰,把它切成细细的碎片,加上一点酒来煮,那么,煮出来的话便能使人微醉;倘若情浓,则不可以用炉火,要用烛火再加一杯咖啡,才不会醉得太厉害,还能维持一丝清醒;遇到不喜欢的人不喜欢的话就好办了,把结成的冰随意弃置就可以了。爱听的话则可以煮一半,留一半她日细细品味,住在北极的人真是太幸福了。”这是一个极其浪漫的世界。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把蝴蝶一般美丽的话带回家,用温柔的掌纹轻轻摩挲,细细把玩,而把恶犬般凶戾的话封进冰里,丢弃在无人问津的荒野,不把它们带回心灵的小屋,玷污冬日里温暖的烛光。雪知道生活最美的存在形态,便是如同雪后的世界一般,安宁与祥和。她用她的一生热爱着,并执着地追求着它。

长风卷流云,雪花还带来了被时间吹走的童年的记忆。那一个个在滑雪场上飞翔的身影,踩着溜冰鞋跑过冰封的湖面,拾起一串串沉落在湖底的欢声笑语,团成一个个圆润的雪球,向着彼此用力扔去,相互砸成一个个雪人,累得瘫坐在地上,只剩一个笑容在嘴角忘乎所以地盛开着。那时候的快乐像雪花一样简单而又淳朴,没有原因,也不求意义,遵循着本性的呼唤,把最天真烂漫的时光,绽放成一朵雪花的模样。

我打开门,投身入雪的怀抱。一阵最清爽的愉悦将我包围。我闭上眼,任凭一朵朵雪花落在我的身上,任凭一片片美丽的洁白,飘入我的生命,融化在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cwriters@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